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沈瑜庆朝代:清末民国初

人物简介

晚晴簃诗汇·卷一七五
沈瑜庆,字爱苍,号涛园,侯官人。光绪乙酉举人,官至贵州巡抚。谥敬裕。有《涛园集》。
全台诗
沈瑜庆(1858~1918),字志雨,号爱苍,别号涛园。侯官(今福州)人。光绪十一年(1885)举人,十二年(1886)以父沈葆桢功恩赏主事,签分刑部。先后会办、总办江南水师学堂,宜昌加抽川盐厘局,上海吴淞清丈工程局。二十七年(1901)补淮海道。历任护理漕督,湖南按察使,顺天府尹,山西、广东按察使,江西布政使、护理巡抚,贵州、河南布政使等职。宣统三年(1911),调任贵州巡抚。辛亥革命后,贵阳光复,遁迹上海。与陈衍交好,曾出资刊《元诗纪事》。善诗。其诗熟于史事,有感而发,尤以《正阳集》多名篇。另有《涛园集》、《涛园诗集》〖参考:(1)刘德成、周羡颖主编《福建名人辞典》,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1版1刷。(2)《福建通志列传选》,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台湾文献丛刊第195种,卷5。〗。  沈瑜庆光绪初曾来台,〈哀馀皇〉一首痛悼清末海军败坏,以致有割台之役,见连横《台湾诗乘》,今据以移录。(吴福助撰)

 

七言律诗
答冯梦华太守次冯庵原韵(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道宁教裨灶知,忧时未用苦吟诗。一官江海归何日,满目流亡念在兹。

竹木劳人怜我拙,斗钟为德恐君疲。长堤障水无穷利,远迹涂山问导师。


古风
纪朱总兵洪章事(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押屋韵  显示自动注释

每饭意不忘钜鹿,眼前魏尚翻为戮。少年不自惜功勋,垂老对人羡蒲谷。

苍头特色黔中黔,太守益阳与薰沐。颍川骂坐雄万夫,酒失岂真弃心腹。

一为楚将亦冠军,迁地为良敢雌伏。屯兵坚城势欲绌,连营百里气转蹙。

忽惊地道隳垂成,四百儿郎糜血肉。即今丰碑龙脖子,空使诗人叹同谷。

破敌收京谁第一,再接再厉疮痍复。冲锋让前受赏同,公等因人何碌碌。

当时大树耻言功,今夕灞陵还止宿。文吏刀笔错铸铁,幕府文书罪罄竹。

谁知东海又传箭,矍铄据鞍更蹋鞠。不侯枉自矜长臂,再植何堪拟群木。

飘零草疏讼陈汤,鼙鼓闻声思李牧。白首忘年怅较迟,奋笔成诗助张目。

行空甲马如有闻,我有长歌方当哭。


淮北行(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显示自动注释

汉安县官擅煮海,牢盆计臣持国宪。关中豪姓皆素封,强干弱枝谋岂远。

江淮自昔拥盐利,乱后公私叹重困。建瓴蜀船势莫御,齐豫捆输亦殊健。

翳我追维陵替由,商面改票票改贩。长沙经济世无匹,救弊权宜暂相遁。

湘乡戡乱务宽大,一时纲举从谦逊。正阳五河假苗李,反侧羁縻难具论。

承平官吏病因陋,比量淮南更滋蔓。载盐即以船守轮,盐难周转船久顿。

劳则思善逸则淫,盗卖夤缘毋乃溷。积重忍隐戒铤走,剜肉补疮亏巨万。

典鬻俱尽且兔脱,始知水懦为民恨。当时亦有经营议,斤斧未终梗初愿。

美意中隳悔莫追,颓波日靡谁当挽。变迟祸大古有训,民难图始谋方寸。

改张安得尽人意,苟利君民敢辞怨。古者商与国有盟,庸次比耦终无懑。

周卫肇牵重服贾,讵狃积习昧言巽。三占从二弗汝徇,千仓万箱正营建。

通均合作仿彻田,本末相维若徵券。众擎易举始无亟,众志成城畴敢慁。

观成为报老尚书,日影量砖料健饭。众商乐业官课最,明年我亦占肥遁。


雪后过滁州朱虎臣大令邀看丰乐亭醉翁亭并拓碑见赠(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显示自动注释

昔人四十便称翁,今我早衰将毋同。我来作客翁作主,惭无健笔追宗工。

文章偶然作游戏,宾客可欺宁儿童。如何一代论风雅,门生乃尔相推崇。

故人途遇朱公叔,邀我来看西南峰。丰碑屹立恣摹拓,老梅媚妩藏深丛。

群山奔赴雪初霁,涧泉一夜添清潨。亭前置酒当日暮,山僧秉烛头如蓬。

诗人循吏自有在,盛名饮啄皆为功。官长今无醉翁醉,岁事不见丰乐丰。

时晴仆夫促更发,盐官行李殊匆匆。


百花洲楼成赠伯严(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鱼鳞万灶俯蘋洲,突兀人间百尺楼。悬榻有心孰冠冕,撰碑无愧已山丘。

欲东栾伯终吾师,豪举平原岂壮游。赋罢青蝇退无闷,料量诗卷载清秋。


同橘叟江亭看雪兼柬陶庵默园(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显示自动注释

西山寒色侵窗棂,觑眼浩浩重关扃。并载耸肩冲冻出,尖叉冷峭谁当听。

旧题年月暗尘壁,劫后好事如晨星。昨者旌旆照原隰,珠襦玉匣藏神灵。

彤帷雨泪洒阳燠,光景似塞衔悲人。痛定伛偻拨灰话,过市对酌倾空瓶。

二客后至赴盛集,遥想宣劝杯无停。禁体号令严白战,主人拥被君当醒。

当时入地报分寸,关心丰歉烦明廷。梦寐恍惚那忍说,瑞应屏绝还讲经。

高寒天上试回望,玉戏切莫忘江亭。侔色揣称隔梅讯,故乡花事谈伶俜。


大沽舟中闻友人谈都下近事(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押哿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事亦有至难,百为无一可。千钧系一发,狂澜欲转柁。

濯濯少年锐,侧眼自颐朵。出门占同人,立谈侈负荷。

江湖望南斗,中夜重起坐。之子亦可念,世路殊测叵。

痴儿已见几,谓迟恐不果。我倦答痴儿,月固不胜火。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押删韵

灵苗与毒草,辨别几微间。可怜采药人,荷锄入名山。

众中野狐禅,说法亦点顽。白日真飞升,何须论九还。

群生无主宰,天实假神奸。我独念王子,仙骨非等閒。

速化尔何心,辛苦方跻攀。既茹不可吐,哽喉难驻颜。


哀馀皇(清末民国初·沈瑜庆)
  押寘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此诗收于连横《台湾诗乘》。

光绪乙亥,日本搆衅台湾番社,先子奉诏视师,勒兵相持数月,日人就款。言路腾谤,以为纵敌,先子不为动。师旋,遵旨复陈练兵、筹饷、制械、储材、游学、持久六事,请饬各省每年合筹四百万金,分解南、北洋,计日治海军,期以十年成三大枝。彼时游学者亦艺成而归,制船、驾船,不患无人矣。易箦前夕,口授遗疏。先是日本夷琉球为冲绳县,庶子王先谦请伐,廷旨饬议,未及复奏。至是遂言日本自台湾归后,君臣上下,早作夜思,其意安在,不可谓非劲敌。而我之船械军实,无改于前,冒昧一试,后悔方长,愿皇上以安生之质,躬困勉之学,所谓州来在吴犹在楚也。疏入,廷旨促办海军,合肥亦悟。北洋海军权舆于此。而出使大臣李凤苞请废船政,谓制船不如买船,而已私其居间之利。后希中旨者,又挪海军款以办颐和园工程。甲申一挫,甲午再挫,统帅不能军,闽子弟从之死亡殆尽。吴公子光曰:「丧先王之乘舟,岂惟光之罪,众亦有焉。」长歌当哭,遂以〈哀馀皇〉名篇。

城濮之兆报在泌,会稽已作姑苏地。或思或纵势则悬,后事之师宜可记。

昔年东渡主伐谋,严部高垒穷措置。情见势绌不战屈,转以持重腾清议。

铁船横海不敢忘,明耻教战陈六事。军储四百饷南北,并力无功感尽瘁。

宋人告急譬鞭长,白面书生臣请试。欲矫因循病卤莽,易箦谏书今在笥。

蓄艾遗言动九重,因以为功宜可嗣。谁知一举罢珠崖,东败造舟无噍类。

行人之利致连樯,将作大匠成虚位。子弟山河尽国殇,帅也不才以师弃。

即今淮楚尚冰炭,公卿有党终儿戏。水犀谁与张吾军,馀皇未还晨不寐。

州来在吴犹在楚,寝苫勿忘告军吏(吴福助编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