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沈曾植朝代:清末民国初

人物简介

晚晴簃诗汇·卷一七三
沈曾植,字子培,号乙盦,嘉兴人。光绪庚辰进士,历官安徽布政使,署巡抚。

沈曾植集校注

1851-1922,浙江嘉兴人。字子培,号巽斋,别号乙盦,晚号寱叟,晚称巽斋老人、东轩居士,又自号逊斋居士、癯禅、寐翁、姚埭老民、乙龛、余斋、轩、持卿、乙、李乡农、城西睡庵老人、乙僧、乙穸、睡翁、东轩支离叟等。他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以“硕学通儒”蜚振中外,誉称“中国大儒”。

曼陀罗寱词·序

吴兴公以鸿硕广揽,负斯文之寄于贞元绝续之交,延祖宗养士之泽者且十余年。生平著述等身,所为词,手定者凡四,彊村翁既汇而存之矣,复选而录入沧海遗音中。公子慈护以序来属。呜呼!余又何感为公词序也。忆曩客沪上,登海日楼,谒公于燕座。公手一卷词曰:“生平之志与业,具于是,子其为我定诸?”余既退而卒业,乃复于公曰:“古人称意内言外谓之词,夫琼楼玉宇,烟柳斜阳,常语耳,神宗以为忠,而寿皇以为怨。五季割据,韦端已独抱思唐之悲。冯正中身仕偏朝,知时不可为,所谓蝶恋花诸阕,幽咽惝恍,如醉如迷。此皆贤人君子不得志发愤之所为作也。公之词将毋类是?”公笑曰:“有是哉!子之能知吾词也。然而见其表未见其里也。”公自鼎革,龙蟠黄海,复壁柳车,杂宾盈室,宣光纶旅之望,老而益坚。故辛壬以后词,苍凉激楚,又过前编。彼妇之嗟,狡童之痛,如讽九辩,如奏五噫,托兴于一事一物之微,而烛招数计,乃在千里之外。至其不可㕦言者则谲言之,不能法语者则垂涕泗而道之。合骚玄于一冶,喻鹏鲲于一指。陆放翁之掉书袋,元遗山之嗜金头大鹅,又未可一二尽状也。今公往矣,复读公词,犹前日事。呜呼!余又何敢序公之词也。虽然,公之精神,在帝左右,公之词,且如列星二十八宿环北辰而无极。昔谢叠山谒稼轩祠,自昏暮至三更,闻有疾声大呼,若鸣其不平者然。吾又安知夫异日者南泛扶胥之口,北陟医巫闾之巅,不且有大音发于空閒,镗鎝铿鍧,与天风海涛相应和者。余虽不敢序公词,而又何忍以弇陋辞也。因书之以复于慈护,且以谂天下后世之读公词者。
壬申夏五,张尔田。

曼陀罗寱词·自序

九年立宪之诏下,而乾坤之毁一成而不可变,沈子于是更号曰睡翁,不忍见,不能醒也。而所闻于故人,所谓“缓得一分,百姓受一分益”者,晨夕往来于胸臆。又时时念逊荒古训,自号曰逊斋。缓之而不可得,强以所不欲为而不能,太息请解职不遂,而仍不免搥床顿足,扬眉眴目之责,睡与逊两不称矣。清宵白月,平旦高楼,古事今情,国图身遇,茫茫然,惆惆然,瞿瞿盱盱然,若有言,若不敢言。夫其不可正言者,犹将可微言之,不可庄语者,犹将以谲语之,不可以显譬者,犹将隐譬之。微以合,谲以文,隐以辨,莫词若矣。张皋文氏、董晋卿氏之说,沈子所夙习也。心于词,形形色色无非词,有感则书之,书已弃之,不忍更视也。越一岁而世变,飘摇羁旅,久忘之矣。丁巳春,儿子检敝簏得之,写出之,屏诸案几,犹不忍视也。戊午移居,复见之,乃署其端曰僾词,“如彼溯风,亦孔之僾。民有肃心,荓云不逮。”其当日情事耶》次其年,其事可见。然终不忍次,非讳也,悲未儩也。
戊午十一月,谷隐居士。

先君词稿,手定者四种:曰僾词,曰海日楼余音,曰东轩语业,曰曼陀罗寱词。经朱古微丈删定,统题为曼陀罗寱词。既而丈辑沧海遗音,于先君词又稍有所去取。颎从箧中检得僾词序,为先君手迹。虽序仅一种,而先君为词大旨,略具于是。爰重录,并刻卷端。男颎谨记。

词学图录

沈曾植(1850-1922) 字子培,号乙庵,晚号寐叟、巽斋。嘉兴人。光绪六年(1880)进士。授刑部主事,迁郎中。宣统元年(1909)辞官。入民国,在沪为寓公。博学,综览百家,旁及两氏。诗沉博奥邃,为同光体魁杰。人以为词中之卢仝、樊宗师。有《海日楼诗》、《海日楼文集》。词集名《曼陀罗寱词》。

 

共119,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日日(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日阑干望,寥寥节序违。雨林沈鹳井,潮步涨蛙衣。

乐府刘生咏,《春秋》铎氏微。余年更无梦,万事不如归。


芳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芳草萎已尽,王孙归若何。梦天宁有使,槁叶尚怜柯。

水相观浮世,虫声咽挽歌。桥边摇落树,祇是白杨多。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五言律诗 押真韵

闲阶成踯躅,晓坐一嚬申。寒日光明薄,颓波变转新。

参方称幻寄,啸侣得畸人。芋栗秋当熟,阶除鸟省驯。


七言律诗
答若海病起之作(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吹尽东风江上村,刹幡心动不堪论。宵行齐鼠狸难捕,怪事巴蛇象可吞。

憔悴诗人依病榻,微茫《易》意筮归魂。无穷天地长勤客,目断秦东碣石门。


简西岩老人(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海日楼头倚夕阳,春秋直为蟪蛄忙。远人如杌忽移树,深草隐花微度香。

水位星摇占害气,金神气伏避炎方。奇胲刑德非无意,会与闾昭一审详。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麻韵

炎宵无寐梦无家,强倚棂轩待曙霞。病眼观空增矘䁳,文心失侣不雄夸。

飞来白鹄传书简,想见苍龙泼茗花。独乐襟期随地在,吟怀应为晚凉加。


再叠前韵(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寥天一去入寥阳,翻觉云居数劫忙。法乐静时常在耳,鬘花萎后别生香。

仙家上法通三世,月地中庭可一方。晚岁王官无个事,合将诗品更斟详。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断虹下饮川中水,高壁明翻波底霞。散卓笔书毫最适,吉祥车挽稳相夸。

心镫电续光明线,意树诗催顷刻花。今夜月圆谁与望,影池荇藻想交加。


寄上虞山相国师(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上穷愁十日霖,摇摇孤愦结微音。松高独受寒风厄,凤老甘当众鸟侵。

睚眦一夫成世变,是非千载在公心。言妖舌毒纷无纪,吞炭聊为豫子喑。


七言绝句
西湖杂诗(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湖上波光罨雪光,张祠清绝胜刘庄。仙人自爱楼居好,六面山屏晓镜妆。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虞韵

游船平浅泛槎䒀,隔一牛鸣路转纡。消得桑蓬残习否?中流容与数鸥凫。


   其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虞韵

石罅苔花朱不枯,空岩乳水静舂揄。枫林一叶吊霜艳,竹翠万梢矜雪腴。


   其四(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庚韵

江门帆点夕阳明,江上愁心向晚生。我寄悲怀东海若,要回胥种荡蓬瀛。


乙卯五月重至西湖口号(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来趁西湖五月凉,凭阑尽日醉湖光。圣因寺古佛无语,一杵残钟摇夕阳。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先韵

聚散由知有定缘,故人重见各凄然。观河莫话波斯面,已隔风轮五百年。


   其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阳韵

苎萝人作拂菻妆,为借昙云掩泪光。解道夜山元胜昼,不须懞懂怪襄阳。


   其四(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七言绝句 押庚韵

老人济胜已无具,客子登楼还有情。寄语葛仙休怅望,骑牛或恐有来生。


排律
题所居曰海日楼终日盘桓不出一室每诵陶公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之句千载同情有如接席意之所会即事为诗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五言排律   显示自动注释

迎日起何为,长生资沐浴。霏霏流霞润,饮我初生犊。

协气外蒸濡,奇温中馥郁。子珠抱灵根,灿灿金华簇。

裸国薄何嫌,胎儿洗宜育。咸池甘石经,占此新阳复。


还家杂诗 其四(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五言排律   显示自动注释

荒草春茫茫,言寻大夫墓。两海风马牛,魂归自何所。

散民怯公战,矫以鹤轩拒。懿公死社稷,玦矢志先谕。

伤哉空国走,不见舆尸旅。刲腹作黄肠,呼天心独苦。

有臣乃若此,足以知其主。卫国君臣乖,十世余殃注。

亡虏幸偷生,有言皆粪土。苌弘血在蜀,精卫翔漳渚。

神化妙难量,吾言公傥许。


古风
晓禽(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朝气动众禽,檐端语喈喈。我心感明发,起坐与之偕。

万籁战清秋,意车轶埏垓。吁嗟敝老人,蹩躄行何阶。

徙倚就南荣,陈编强差排。古人终已矣,来世诚难裁。

喉舌讵有殊,欣憎邈相乖。近前姑婉娈,视远皆奇侅。

故纸谅难综,故言复何谐。冥冥独归卧,飒飒严霜来。


日入(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入烛代明,轩窗映琉璃。交光罗幻影,镜镜无成亏。

背舍有闇虚,众芳敛暝姿。微风定香过,未见心先知。

视听各有程,晦明亦有宜。喟然念蘧生,过阙停车时。

负杖立广阶,西南望参旗。出门视路人,各有幽求思。

摸象盲女愁,煎膏智者悲。清钟铿寺远,悟了终何之。


寒雨积闷杂书遣怀襞积成篇为石遗居士一笑(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寒云如覆盂,漏天不可补。曜灵避面久,畏客牢键户。

黵江海蒸,襂纚霰霄聚。闭关且何事,卧听檐溜汿。

断续缀残更,啌嘡轹虚釜。失行雁濡翼,噤晓鸡上歫。

水官厉威严,雨师从吕钜。尽收天一气,并作银潢抒。

代云不成马,卫蝀空饮甒。河亡九里润,海溢万家沪。

南朔相倚伏,亢霪不均普。物物固难量,笺天奈何许。

雌风四维来,龙具不能御。了无喁于唱,亦不士囊怒。

翕习惯投隙,披拂仅如缕。俄焉目中䁾,{忄戊}若负尸疰。

老妻颇多智,装棉剂吴楚。藏姏燕赵产,缩朒甚饥鼠。

固知广川谷,实有异寒暑。荆南五月来,炙热剧烹煮。

伏金骨俱烁,秋暴背其腐。商飙一泠汰,暂得宽肠肚。

宁复此愁霖,而兼湿寒茹。不忧灶生蛙,将恐血为蛊。

橘枳改柯实,蜃爵纷介羽。嗟惟人不化,何用适风土。

孤裘故黄黄,掩形不如褚。清川浴垢疥,焉事资章甫。

西园蕃草木,花叶故举举。蜡花实非梅,滇茶讵能苦。

瑳瑳老槠树,占地冻不癙。旁有南烛实,浪称仙饭糈。

名虽疏药录,味不厕菱蒟。鲜鲜若新沐,风槛群媚妩。

兹族畏霜乾,徼幸且濡湑。宁知膏泽赢,蠋蝎益孳乳。

穷阴未肯释,蹙頞唏老圃。陈君泥滑滑,税舆践今雨。

幽室共槃辟,高吟忽扬诩。长舒汲古绠,高彍克敌弩。

相君笔削资,谈笑九流叙。吾思古时人,心斗日迎拒。

程马蜕形骸,杯盘代尊俎。莫随气化运,孰自喙鸣主。

开天启疆域,元和判州部。奇出日恢今,高攀不输古。

韩白柳刘骞,郊岛驾籍仵。四河导昆极,万派播溟渚。

唐余逮宋兴,师说一香炷。勃兴元祐贤,夺嫡西江祖。

寻视薪火传,晰如斜上谱。中州苏黄余,江湖张贾绪。

譬彼鄱阳孙,七世肖王父。中泠一勺泉,味自岷觞取。

沿元虞范唱,涉明李何数。强欲判唐宋,坚城捍楼橹。

咄嗞盛中晚,帜自闽严树。氏昧荀中行,谓句弦偭矩。

持兹不根说,一眇引群瞽。丛棘限墙闱,通涂成岨峿。

谁开人天眼,玉振待君拊。啁嘻寄杨榷,名相递参伍。

零星寒具油,沾渍落毛尘。奈何细字札,衔袖忽持去。

坐令诵苕人,倍文失言诂。郑侯凌江来,高论天尺五。

画地说三关,撰策筹九府。癯颜载火色,烈胆执彫虎。

荡胸万千字,得句故难住。梁鸿瓜庐身,礼殿击鼍鼓。

沧海浩横流,中潬屹砥柱。可怜灌灌口,味肉失腒脯。

那复问尖叉,秋虫振翅股。怀哉海陵生,江草罥柔橹。

痯痯济阳跛,海燕对胥宇。季子踏京华,尺书重圭珇。

太阴沈暮节,病叟局寒女。出户等夜行,焉将燎庭炬。

百忧中缴缭,四望眩方所。赖君排偪侧,冰窟日謰謱。

消此雨森森,蠲彼愁处处。天门开詄荡,曷月日加午。

城隅卓刀泉,中有铁花𪐴。杉栝百千株,夹道俨围篽。

樊口渺东望,松风冷相语。千载漫郎游,招招若呼侣。

东坡眼食地,固是余所伫。郁没老涪皤,赭山畴踵武。

兴来舴艋艇,径欲掠江浒。政恐回帆挝,商羊复跳舞。


廉家荆浩画松峦山水障子樊山作长歌余亦继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画中看画画非画,高堂飒沓风云开。九百年前冥漠人,鸦叉招得精魂来。

建标峰如巨灵擘,直干松自秦时栽。天绅大瀑透空下,彼岂胸臆填风雷。

磥磥磕磕崒中怒,耳鸣恍忽惊涛催。悬知松根攫危石,石下定有龙湫洄。

满盈之动岂无日,骊珠夜窃何为哉。荆浩北人山北性,清秀不与王维侪。

亦掀思训拨昭道,忍将金碧污巅崖。纯全山水大冬气,闭隐道与希夷偕。

汹汹五季人相食,厉有怜王僧话灰。战尘飞不到萧寺,吴笔项墨随涂揩。

真形太行接恒岳,冥寄桃源及天台。风云所通径路绝,若有人兮宅崔嵬。

固知图画意未尽,上方气已通蓬莱。十年江湖困卑湿,董生平远非余怀。

长安岂知日同远,岱宗政恐山其颓。乾坤干戈身老病,青鞋布袜行靡阶。

投林甘寝幻思梦,梦身化作松根苔。


郑所南画兰卷樊山所藏元明题者三十余人末有张文襄题诗樊山自题七言长篇一绝句八皆丁未都中作也(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硾光闇脱由拳纸,小字凋残丁子尾。尖豪破墨不破水,元是孤臣泪铅泚。

昔为王者九畹香,今扫僧残一锥矣。图中两花间九叶,左方长短参差七。

六陵云黯一星移,白雁声催北风急。右方二叶短复短,心在零丁海洋畔。

可知正统远仍存,块肉犹延丙丁算。国香零落天之涯,国殇毅魄怀王知。

南翁傥有南公语,本穴嗟当木坏时。呕血总为天水碧,啼魂常抱冻青枝。

当门翻恨无摧折,祭鬼何妨入炼持。遗事郑陈韩各写,精爽何分在朝墅。

刳心史已瘗承天,代舞灵应依亳社。沧桑几度红羊换,长卷珍留清閟玩。

题诗原是太平年,黄閤紫枢眉寿愿。十年我辈草间存,一老不遗箕尾远。

酒阑坐客重披看,若有人兮泪如霰。呜呼舜禹之事盗蹠章,昔为狄灭今梁亡。

西州华屋渺龙荒,马策余泪秋淋浪。我无桥亭之砚端筴知阴阳,亦无西台竹如意。

朱鸟有噣空彷徨,《春秋》不作《骚》不光。萧艾变化兰无芳,提笔掷笔歌慨慷。

人间谁要埋忧地,一往牢愁天上寄。


仁先自杭归贻龙井泉一瓶(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西施本是臣里女,我与西湖久睽阻。半生长作越流人,想见澹妆浓抹妩。

狗儿年冬勇探陟,始踏冷泉泉畔路。张家祠楼十日留,看尽重湖雪月雨。

当时奢愿游五岳,踏破芒鞋返胥宇。稽留山下挂瓢人,许我烂柯偕赌墅。

岂知乾坤一反覆,孰两东门遽如许。有眼忍见林希碑,有足谁蹠相柳土。

年年谷雨荐新茶,空说石泉槐火煮。陈无已自山中来,贻我龙泓白牛乳。

山里依然竹笕清,世上谁知蓼虫苦。松垆匏尊聊一举,藜藿肠鸣甘尔汝。

老夫啽呓故难醒,五碗通灵空计数。樊侯示我列仙诗,我自幽篁山鬼处。

傥骑赤豹从文狸,梦见冬青不凋树。


题所居曰海日楼终日盘桓不出一室每诵陶公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之句千载同情有如接席意之所会即事为诗(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我性好楼居,东窗著匡床。未明得朝气,出地星煌煌。

坐作岱顶观,海波浩沧凉。真形见旸谷,嘉实餐榑桑。

稽首摩利支,大悲遍诸方。鸾驾先日驭,鬘云摄欃枪。

密语千万周,四施极羝羊。福严普沙界,兵气为慈光。


   其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安期尔何人,得非鲁连徒。却秦入东海,传为列仙儒。

朝与青童游,暮归紫府居。锵锵白凤皇,侍从随仙舆。

辟谷亦何为,食薇不愿余。披发下大荒,冥搜宛委书。

云气閟徐市,岳图付仲舒。谁言齐士怪,正笑田横愚。

南史简不存,长怀一嗟吁。


止盦相国觞同社诸公于敝斋相国与庸盦尚书诗先成曾植继作(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春风骀荡来,朝气在巾屦。川上逝不留,吾生渺焉住。

平生五岳愿,跛者不忘步。屏迹土室中,万象入伛偻。

身是古莽民,甘寝世无曙。群公排闼入,有酒忽成醧。

有俎鸡骛兼,有笾肴核旅。衣冠今四皓,朋辈昔三署。

或拍洪崖肩,恣浮魏王瓠。青冥驰野马,迅辔不容驭。

竹素傥相招,焉能閟情语。录公喟遐想,题目此欣遇。

《字说》一掀髯。析言劳介甫。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逸礼不台记,遗书不师传。逸品画不圣,逸曲琴无弦。

天壤廓无际,逸者象其先。古今邈无朕,逸者游其玄。

坐作鲲溟运,立当鳌极掀。神依少广母,室在昆仑巅。

焉识么虫聚,中有雷阗阗。焉识须罗孔,目有刀轮旋。

埋照不忘照,镜空群动前。吾方耽逸病,放意怀与安。

凿齿人且半,壶邱鲵有潘。新阳感积悴,哀乐环无端。

庶以长者言,将持日车迁。酒阑积绛算,僾唈吾生观。


   其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霁雪照江邑,不能濡海漘。余寒犹渗骨,袭我羊裘人。

秀树回含绿,鸣禽亦怀新。天光延午景,草色晞遥圳。

花事可蜡屐,雨行随垫巾。岂无填海石,噫此无怀民。

夕照散车辙,长烟凌塞氛。还将洛生咏,付与临川论。


还家杂诗(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九服蹙靡骋,我怀良郁陶。憧憧野马尘,送我乘轮飙。

脩{車丸}一超忽,春光满江皋。黄花菜根味,紫花地丁膏。

五色蚕豆花,如鸣茧丝劳。农宗生民始,《击壤》成《咸》《韶》。

谁与饬五材,禾边倚之力。遂使糜烂战,不恤乾坤焦。

吾里绾吴越,风雨忧飘摇。有粟无金汤,慢藏盗之招。

经行揆形要,日暮玄云高。二妃洞庭宅,三姑泖湖居。

娥娥天帝女,应化为㜲姝。秦帝吞八极,游观戾海隅。

东南天子气,刘项先徵欤。如何污长水,株累千囚徒。

二妃风湘山,三姑沈柘湖。波涛秦簿令,𧥄𧥄头为鱼。

吴楚亡国悲,灵威为宣抒。邢系出元公,神实周黎余。

泽国春水生,传芭会吴歈。千秋通肸蚃,三户同喑呜。

我代博士对,用裨枕中书。


   其二(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水竹交蓊蔚,柁移入支泾。春阴澹原隰,遥见孤花明。

蚕候百室静,阡陌希人行。林阴见犬卧,日午闻鸡鸣。

妇智敬无旷,田更勤得生。幸无街弹室,不解闾师争。

淳俗偶存在,儿童乐柴荆。即此是瀼滨,潺潺水乐声。


   其三(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魏塘迤以北,汉塘迤以东。海防来自古,内庳外差隆。

吾郡南江委,谷水蟠其中。津渠交地泐,堤堰争人工。

颇疑马塘筑,实绝分江通。从兹南纪绝,桑郦言皆穷。

燕齐填九河,嬴氏湮三江。所以山海间,处处留秦踪。

毋以仲初记,上揆神禹功。吾将咨海若,一往皆礨空。


   其五(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元季九州沸,吾州独安宁。濮川丛桂枝,雅咏琴清英。

景德录僧卷,金兰有友声。顾徐孙卓陈,卜宅皆宾萌。

山纪贝家宅,溪环仲孚庭。淮张死不怨,谣谚观人情。

地理有变易,径涂入夷庚。战士负羽守,兵家扼吭争。

嵬峨细柳营,月波夜凄清。昔者乐郊语,今兹劫綦征。

鯈乐岂无恋,鹊枝依复惊。愧无孙叔智,甘寝息郢兵。

长为越流人,局顾重行行。


   其六(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汝南鸡初鸣,危栖俯平野。夜气静濛濛,潜阳伏其下。

纤阿西未没,曜灵东将贺。晦朝苟非会,易象安从写。

稽首观世音,将无金母假。阴阳即空有,一异焉存者。

吾老学弇州,文身久当舍。宝华有天女,愿炙昙阳輠。


   其七(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押尤韵

来躅循未遍,去軨展方遒。居家翻若客,儿去翁难留。

顷刻蔷薇花,舒英送行舟。杜鹃如惜别,一雨皆垂头。

后阁待支楹,前园计开畴。贻书慰老友,来月煎茶谋。

即事有增益,随缘共绸缪。吾生托性海,安往非虚舟。


一山过谈(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刚肠薄俗两回潏,天与诗人铅汞牙。坚垒书城剧攻守,撼风大树增盘拿。

争枝俄然坠啅鹊,高枕不闻啼曙鸦。道人心是不灰木,活火与泼阴林茶。



共119,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