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樊增祥朝代:清末民国初

人物简介

全台诗
樊增祥(1846~1931),字嘉父,号云门、樊山,别署天琴老人。湖北恩施人。同治六年(1867)举人,光绪三年(1877)进士。曾任陕西宜川、渭南等县令。后累官至陕西布政使、江宁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逃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曾为参政院参政。擅长诗、骈文、词,为近代晚唐诗派代表诗人。著有《樊山全书》。  樊增祥关系台湾诗二首,见连横《台湾诗乘》,今据以校录。(吴福助撰)

樊山全集

1846-1931,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五十麝斋词赓·序

余在渭南刻词二卷,曰《东溪草堂乐府》,始癸酉,终甲午,二十二年间所存,裁百数十首,所沙汰者,盖三倍于是。自尔以还,所作盖寡,良以官舍栖迟,无酬和则情孤,无感发则意怠。然亦有时孤花媚晚,好鸟啼春,缀锦欺霞,团酥拟雪。及己亥入都,与意园、鸥簃时时赠答。意园词不多作,作则必工。鸥簃不能词,以诗为词,而词亦工。要知此事具有根柢,惟邃于学者为真词人也。余年十二学诗,十六学为词,二十以后始读红友《词律》。岁庚午,与诸迟菊同年定交,迟菊精音律,相与往复讨论,乃知词学阃域。自后从{无/心}师、子珍游,而所学益进,始学苏、辛、龙洲,继乃专意南唐二主及清真、白石。居京师日,每一篇出,子珍必于桐花下置酒相属,命小伶弹金缕琵琶和之,团扇屏风,留题殆遍,即前所刻者是也。五十以后,不名一家,多师为师,取屈曲尽意而止。自甲午迄庚子春,可盈一卷。是年都下奇变,执殳前驱,历晋入秦,寖疏声律,会与研荪观察比邻而居,皆侘傺无聊,端忧多暇,相约和古词以寓今事,自秋徂春,得百余解。迨辛丑夏,骤躐柏台,遂尘薇省,笏卿、亚蘧、石甫、淇泉诸君,前喁后于,更唱迭和,余以公暇周旋其间,捣麝拗莲,雕云镂曰,味调鲭鲊,音合琴筝。长女阿频,女弟子祝蕊,并耽风雅,暝写晨书,逸兴遄飞,老怀弥慰。检视所作,又百许篇。遂裒七年所得,釐为三卷,以授梓人,命之曰《五十麝斋词赓》。余性好焚香,迷迭都梁,氤氲房户,故取《逸周书》语以名吾斋,又以名吾词云。

壬寅五月二十一日,樊山樊增祥自叙。

五十麝斋词赓·跋

世传侯朝宗刻集,凡属稿未竟者,一夕皆成之。余刻《词赓》第三卷,仅数十阕,幕僚王君少之,乃议日课一词。时余方还柏台,十二时中,常以六时接僚属、治公事,三时理咏,三时燕息。不两旬,得慢令七十余首。倘无劳形案牍、延谒宾客之累,壹意为文,则侯生毕世所作,可一岁竟耳。世有得放翁残稿者,计一月作诗六十许篇。吾未陈臬事时,率月得五六十篇,亦有及百篇者,此固不足难也。嗟乎,文章之无用者,莫若诗词,世皆待余以有用之才而专为无益之事,知' ;&+"vHE' ;&+"田颇好营造,语人曰:“足当自止。”吾词已盈卷,当敛手如渭南时。其实虽多作文,亦不废事。世之陋人,作五个字几穷日夕之力,以己度人,谓吟啸必误公事,又一味掷金虚牝,皆瞽谈耳。使有掐擢肝肾之苦,而无盘辟如志之乐,且受怠于政事之谤,吾岂为之哉。今世学堂课程,率用积分之法,第其勤惰高下,不知资才相越,有人十而己百者,有人千而我一者。计分则进千百而退十一,胥明强愚柔而齐一之,诚足以利惛惰,恐无以服高明也。驽𩦺十驾,汗血千里,绳尺之间,乌足尽天下士哉。吾作吏亦如作文,不为高奇刻深,但取行吾之意,亦能如乎人人之意而止。其大要不过一熟字。小子识之。 壬寅观莲节,身云居士书示家塾。

五十麝斋词赓·跋

熟之一字不可骤得,是中有工夫,有阅历,无是非。学与年俱进,及其既成,因方遇圆,自为圭璧。太史公曰:“好学深思,心知其意。”余一生服膺此语。学问、经济,并以知意为难。有终身为之而莫知其意者,断无知其意而不由于好学深思者。西人每作一事,皆积劳苦思而后成。中人则卤莽施之,灭裂报之,可谓官失而守在夷矣。吾三十以前,专骛词章,通籍后,乃复讨究世务。三十九岁作令,忆宋人笔记称欧公最精吏事,乃于民事悉心体验。犹记任务岁,秀水尚书与陈蓝洲书云:“作令十余年,于听讼稍有把握。”余当时以为过,及身亲之,而后知其难也。凡是知其难,乃益致其学与思,学与思交致,而后能知其意,此即熟之说也。抑又忌自恃,须时时勤以自课,虚以受人。勿论民生国计,所系者大,即雕虫小技,往往老手颓唐,高才跅𧿇者,自持故也。今人皆诋吾为守旧,不知吾作事甚似西人,其不合于时贤者,世皆袭西人之貌,吾则取其意也。吾于吏事文艺,皆由深思力学以底于熟,故能以吟啸自娱,而不妨公事。及门学我,学其有用,而置其无用者焉。斯善矣。是日烛下再书。

词学图录

樊增祥(1846-1931) 字嘉父,号樊山。湖北恩施人。光绪三年进士,改庶吉士,补陕西渭南知县,迁陕西按查史,调江宁布政使。有《樊山集》

 

共394,分2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律诗
书台北事(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七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此诗收于连横《台湾诗乘》,又载陈汉光《台湾诗录》。连横注:「指台湾自主而唐景崧为大总统也。」

堂堂幕府即离宫,坐踞三貂气势雄。岂谓解元唐伯虎,不如残寇郑芝龙。

蜉蝣天地波涛里,蝼蚁君臣梦寐中。十日台疆作天子,凝旒南面太匆匆


上翁尚书(录一)(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纶扉家世动华夷,四十年来侍玉墀。出入三朝称国老,周旋二帝作经师。

君臣鱼水同休戚,父子鳌峰接履綦。白发内人浑记得,显皇新擢状元时。


古风
后彩云曲(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光绪己亥,居京师,制《彩云曲》,为时传诵。癸卯入觐,适彩云虐一婢死,婢故秀才女也,事发到刑部,门官皆其相识,从轻递籍而已。同人多请补记以诗。余谓其前随使节,俨然敌体,鱼轩出入,参佐皆屏息鹄立。陆军大臣某,时为舌人,亦在行列。后乃沦为淫鸨,流配南归,何足更污笔墨。顷居沪上,有人于夷场见之,盖不知偃蹇几夫矣。因思庚子拳董之乱,彩侍德帅瓦尔德西,居仪鸾殿。尔时联军驻京,惟德军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结舌,赖彩言于所欢,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仪鸾殿灾,瓦抱之穿窗而出。当其秽乱宫禁,招摇市黡,昼入歌楼,夜侍夷寝,视从某侍郎使英、德时,尤极烜赫。今老矣,流落沪滨,仍与厕养同归,视师师白发青裙,就檐溜濯足,抑又不逮。而瓦酋归国,德皇察其秽行,卒被褫谴。此一泓祸水,害及中外文武大臣,究其实一寻常荡妇而已。祸水何足溺人,人自溺之。出入青楼者,可以鉴矣。此诗着意庚子之变,其他琐琐,概从略焉。

纳兰昔御仪鸾殿,曾以宰官三召见。画栋珠帘霭御香,金床玉几开宫扇。

明年西幸万人哀,桂观蜚廉委劫灰。虏骑乱穿驿道走,汉宫重见柏梁灾。

白头宫监逢人说,庚子灾年秋七月。六龙一去万马来,柏灵旧帅称魁桀。

红巾蚁附端郡王,擅杀德使董福祥。愤兵入城恣淫掠,董逃不获池鱼殃。

瓦酋入据仪鸾座,凤城十家九家破。武夫好色胜贪财,桂殿清秋少眠卧。

闻道平康有丽人,能操德语工德文。状元紫诰曾相假,英后殊施并写真。

柏灵当日人争看,依稀记得芙蓉面。隔越蓬山十二年,琼华岛畔邀相见。

隔水疑通银汉槎,催妆还用天山箭。彩云此际泥秋衾,云雨巫山何处寻?

忽报将军亲折简,自来花下问青禽。徐娘虽老犹风致,巧换西妆称人意。

百环螺髻满簪花,全匹鲛绡长拂地。鸦娘催上七香车,豹尾银枪两行侍。

细马遥遵辇路来,袜罗果踏金莲至。历乱宫帷飞野鸡,荒唐御座拥狐狸。

将军携手瑶阶下,未上迷楼意已迷。骂贼翻嗤毛惜惜,入宫自诩李师师。

言和言战纷纭久,乱杀平人及鸡狗。彩云一点菩提心,操纵夷獠在纤手。

胠箧休探赤侧钱,操刀莫逼红颜妇。始信倾城哲妇言,强于辩士仪秦口。

后来虐婢如虺蝮,此日能言赛鹦鹉。较量功罪相折除,侥幸他年免缳首。

将军七十虬髯白,四十秋娘盛钗泽。普法战罢又今年,枕席行师老无力。

女闾中有女登徒,笑捋虎须亲虎额。不随槃瓠卧花单,那得驯狐集城阙?

谁知九庙神灵怒,夜半瑶台生紫雾。火马飞驰过凤楼,金蛇舕舚燔鸡树。

此时锦帐双鸳鸯,皓躯惊起无襦裤(见古乐府)小家女记入抱时,夜度娘寻凿坏处。

撞破烟楼闪电窗,釜鱼笼鸟求生路。一霎秦灰楚炬空,依然别馆离宫住。

朝云暮雨秋复春,坐见珠槃和议成。一闻红海班师诏,可有青楼惜别情?

从此茫茫隔云海,将军也有连波悔。君王神武不可欺,遥识军中妇人在。

有罪无功损国威,金符铁券趣销毁。太息联邦虎将才,终为旧院蛾眉累。

蛾眉重落教坊司,已是琵琶弹破时。白门沦落归乡里,绿草依稀具狱词。

世人有情多不达,明明祸水寨裳涉。玉堂鹓鹭愆羽仪,碧海鲸鱼丧鳞甲。

何限人间将相家,墙茨不扫伤门阀。乐府休歌杨柳枝,星家最忌桃花煞。

今者株林一老妇,青裙来往春申浦。北门学士最关渠,西幸丛谈亦及汝。

古人诗贵达事情,事有阙遗须拾补。不然落溷退红花,白发摩登何足数。


浪淘沙(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夏序过半,独居悢然。适有双燕来睇,倚此留之。

挨过一春愁。莫便归休。伯通草屋巷西头。似尔双飞来赁庑,我亦温柔。

独自上帘钩。残照当楼。年年离别在清秋。菡萏花时添一闰,一倍勾留。


新雁过妆楼(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小杜句云,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倚江楼。香严师尝举似此语以为司勋佳句。癸酉七月泊舟梅子溪,疏柳残蝉,江天如画,青帘照水,远山媚人,以樊南诗意写之,益觉销魂无限矣。

一角青旗。销魂地、残阳澹著枫枝。短篷斜系,刚遇冷雁飞时。

几折红栏都靠水,倚栏人在柳条西。更沈吟,杜郎旧句,无限萋迷。

依稀南陵水面,正上弦月小,曳练云低。远山点黛,不似当日蛾眉。

秋江白蘋自发,问鸦鬓、单衫何处归。天涯泪,莫泥他纤指,弹上罗衣。


浪淘沙 旅中寒食(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啼鸟唤春分。细雨销魂。故园花悴女儿坟。岁岁辛夷开似雪,流水无人。

马上几黄昏。月子如银。自家寻梦与温存。恰似铜垆烟一小穟,消也无痕。


高阳台(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同舍方生工弹琵琶,度曲操杭音,绮怨喁花,曼音缭絮,深春听曲,消魂黯然。倚此索寄龛、兰当和,并示碧螺盦主。三君皆越人,忍勿为庄大夫耶。

筝语悽红,琴心黯碧,星星梦飐香篝。丝雨黄昏,消他几曲清讴。

载来千斛馀杭酒,到如今、都化閒愁。甚心情、诉遍哀弦,冷到银彄。

蟆陵二月生春水,怎落红流尽,不送归舟。飞絮光阴,离人蚤暮登楼。

泪痕不散春衫晕,怅天涯、处处江州。剩今宵、怕倚阑干,怕上帘钩。


长亭怨慢(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题张樵野廉使琴台秋禊图,即送之山左。

听江笛、烟中悽语。唤起汀洲,断鸿无数。渺渺晴川,暮帆摇曳、向前浦。

月痕娟楚,刚照入、牙台去。除却酒樽时,祇载得、焦琴玉麈。

凝伫。把山公高致,写入淡烟轻素。黄骢去也,又相送、晚枫江路。

蕙带结、满握愁红,柳枝怨、明湖秋雨。算剩有琴边,一叶残云无主。


浪淘沙 和兰当词人来韵(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复袖熨香痕。浅酒金樽。罗衾不似向时温。炙暖银釭閒抱影,楼上黄昏。

回首望吴云。江雁呼群。春朝一雨断人魂。旧日桐花今又发,碧树当门。


望海潮 次韵和子珍(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黄昏庭院,轻寒帘幕,低花小几纤瓶。衾冷玉鹅,香焦宝鸭,绵宵漏板无声。

栏外雨冥冥。料炉灰和梦,多半零星。珠箔飘灯,照人心眼是疏棂。

无言懒炙银筝。怕弦凄调促,月暗花醒。春事水流,年光箭短,禁他百样飘零。

曲槛那时凭。记屧廊西畔,立尽残更。不听啼鹃,也应无睡到天明。


绮罗香(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秋夜江陵县廨同偶樵读桐花阁词,有怀杜仲丹明经。

擘麝添香,分泉试茗,窗外竹声敲晚。薄暝帘栊,犹有细蝉轻燕。

池塘畔、几日西风,早瘦了、藕花一半。更禁他、素绠银床,萧萧落叶暗蛩满。

悲秋谁似宋玉,聊借筒杯送酒,绮怀同遣。试读新词,可要素筝低按。

忆桐花、小阁灯凉,无奈是、吟秋人远。剩今宵、谱入琴丝,曼音和漏转。


霓裳中序第一(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偶樵过楪子湖,以此调赋蘋乡情事,婉丽可歌。比由汉上促和,则余将适南郢。西风远浦,白羽方凉,身世摇落,如此秋蒂,抚舷低唱,不自知其凄抑也。

江头黯送别。隐约遥峰愁黛结。飘落渚莲似雪。剩瘦雁啼花,素波流叶。

残红半涅,是麝巾、清泪凝血。飘零恨、小篷单烛,屡照旧衾褶。

凄咽。暗开金箧,有远道、芳音未灭。风流争似小谢。

露下吹笙,柳边晞发。素蟾看又缺。想湖上、菱歌也歇。

芳洲畔、翠绡裙幅,可似雁云裂。


虞美人(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余昔旅食潜江,往来于三湖四湖间者凡五六年,率常以夏令过此,则荷叶如云,朱华绮望,舟行其间,左右皆花枝萦带也。比以九月再至,风香露粉,零落俱尽,但见疏柳成行,湖水净绿而已。抚舷怅然,遂有斯制。湖滨儿女有能歌者,固将授之云。

年年来去明湖路。打桨依花步。女郎家住水香村。一路低荷软柳似青墩。

今年重泛明湖曲。秋水莹寒玉。荷花浑不似当年。只有断桥垂柳尚依然。


满庭芳 京邸上巳用兰当旧韵成解(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灯院云娇,药房烟细,昨宵帘幕微寒。晓来陌上,蝶子趁花钿。

记得将离赠后,相思梦、难到尊前。消魂处、玉河照影,衫鬓又今年。

应怜。春事好,桃边画扇,柳外秋千。且莫问他乡,莫听啼鹃。

点点红心似我,天涯路、芳草芊绵。青门外,湔裙嫩约,依旧丽人天。


二郎神 用徐干臣韵赠子珍(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半钩淡月,又照见、玉阶人影。记楚佩轻捐,吴笺遥递,天际芳音伫冷。

钿晕罗衫如烟薄,怎禁得、相如秋病。除燕子再来,娇棠全放,始堪临镜。

寻省。当时别酒,兰襟犹凝。甚叶上题诗,花间擪笛,离梦从头唤醒。

妻镜新书,哥瓷淡荈,消领晚春光景。又却是,深夜帘栊下了,睡凫烟静。


临江仙 江亭和子珍韵(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玉勒青鞯游冶路,萝阴似水还清。映窗窈窕数花明。

衣香多近水,扇影总疑云。

燕子飞来还又去,柳枝长是多情。野塘清浅照人行。

西南眉子月,又傍女墙生。


清平乐 极乐寺海棠花下,同子珍彦清(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柳花无力。点上春衫碧。几曲回廊閒伫立。过尽蝶双莺支。

秾花一树谁看。单衣小径风寒。消得玉人一凭,新来祇有阑干。


琵琶仙 春莫与子珍饮桐花下(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微月黄昏,又恰是、小院青桐如玉。门外芳草成烟,笼灯照香毂。

刚办得、生衣小扇,趁花底、茗香初熟。镜里铅颦,襟边碧唾,前梦应续。

玉阶畔、多少芳心,有一抹朱弦破幽独。都把明妃清怨,付春风一曲。

看满眼、花光做泪,甚杜郎、旧鬓犹绿。惟仗祓恨清樽,照妆银烛。


蕙兰芳引(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红泪一襟,是湘水、碎花零叶。剩点点芳心,吹上粉奁似雪。

碧鸡梦杳,但倚竹、暗伤离别。想夜寒月上,旧事和谁同说。

此日天涯,飘零如我,一样凄绝。且微雨黄昏,消受烛红茗热。

湘帘垂后,蕙熏渐歇。还怕听、化外数声啼鴂。


渡江云(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午日登龙树寺西楼,次㤅伯师韵。

引用典故:樊姬断肥鲜 

古槐青似盖,冷淘荐了,散髻上西楼。尊前风味好,替写白团,还倩小银钩。

温温黍梦,梦江蓠、祇在汀洲。甚眼前、野塘清浅,不著采兰舟。

回眸。湘波如镜,翠蒻成林,正思乡时候。空忆得、香囊缀虎,画鬓簪榴。

怜渠玉骨清如许,劝等閒、休照冰彄。归去也,粉笺同写新愁。



共394,分2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汉语大词典》:珠槃
珠饰的盘。古代盟会所用。亦指盟文或订盟。 明 张煌言 《感怀兼悼延平王》诗:“拟将威斗却 居延 ,捧读珠槃事渺然。” 樊增祥 《后彩云曲》:“朝云暮雨秋复春,坐见珠盘和议成。”参见“ 珠槃玉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