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8270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林朝崧朝代:清末民国初

人物简介

全台诗
林朝崧(1875~1915),字俊堂(一作峻堂),号痴仙,又号无闷道人。台湾台中人,晚清秀才出身,日治时期台湾最富盛名的传统诗社「栎社」创始人,台湾豪族雾峰林家下厝林文明之养子。朝崧年少时即热衷诗歌创作,1895年日本领台,时年廿一,与家人内渡福建泉州,1897年一度回台,停留数月后再赴泉州,1898年移居上海,1899年自上海返台定居。返台后,他与洪弃生、赖绍尧、林幼春、陈瑚、吕敦礼、陈怀澄等诗友时相唱和作诗。1901年其诗题已出现「栎社」之名,1902年他与侄子幼春-及彰化赖绍尧出面倡组栎社,1906年栎社正式组织化,以痴仙等九人为创始者。随著1906年底台南南社、1909年台北瀛社的成立,台湾三大诗社鼎足分立之势乃告确定。1910年栎社在痴仙主持下,于台中举行庚戌春会,共有社员二十人、南北诗友三十一人参加,这是日治时台湾诗社第一次大规模的共同集会活动。1911年栎社邀请梁启超访台,梁氏对痴仙、幼春叔侄之文学才华,深表肯定。痴仙晚年当对两件社会活动十分投入,其一是台中中学的创设,其二是板垣退助所倡组的「同化会」。同化会由于台湾总督府的打压,旋归失败,痴仙经此打击,即以四十一之年病故。痴仙诗的内容,多描述日本领台后传统文人苦闷无奈的心境,以及对祖国孺慕怨责的情绪,后作品则可看出逐渐强化对台湾本土的认同与关注。诗风以感伤颓靡为主调,文字清丽多姿,可说是日治前期台湾颇具代表性的传统诗人。  林朝崧诗,目前通行之版本为《无闷草堂诗存》,在他去世十馀年后,由栎社诗友合力编辑,由鹿港信昌社印行,于昭和八年(1933)分成两册装订(上册为一至三卷,下册为四至五卷)出版。全书五卷,收录各体诗共八百馀首,附录诗馀一卷,共四十五题六十一首。龙文出版社「台湾先贤诗文集汇刊」第一辑第八、九册两册所收《无闷草堂诗存》,系根据原刊本复印出版,以下即以此版本为校勘底本,另外收入散见于其他已出版诗集,或未出版栎社诗稿的林朝崧诗。台湾银行「台湾文献丛刊」第七十二种所收《无闷草堂诗存》,乃根据原刊本重新打字,但有不少错字。。其诗另有一原始版本,名为《无闷草堂诗钞》于1919~1923年连载于《台湾文艺丛志》(未以单行本出版)。两种版本所收作品颇有出入,但《诗钞》所收总数较《诗存》多出不少。(廖振富撰)

无闷草堂诗存·书籍简介

本书(一册一八二面一○九、二○○字)分五卷、附「诗馀」一卷,林朝崧撰。朝崧一名俊堂,字痴仙,自号无闷道人;台湾(今台中)人。年二十一,值清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割台之变。后遂避乱桐城,转徙申江;遍历名山大川。既返故山雾隐,肆力于诗。当光绪二十八年时,倡设栎社,更集诸同好互为唱酬,以宣泄抑郁无聊之气;尝以「无闷」署其堂,又以堂名题其诗集,意在斯乎!作者于民国四年捐馆;越十七年,诸社友为之选辑「诗存」付梓。计卷一自乙未至庚子、卷二自辛丑至乙巳、卷三自丙午至庚戌,卷四自庚戌至王子、卷五自甲寅至乙卯,「诗馀」则未标年分。

无闷草堂诗存·傅序

  光绪辛卯(十七年),锡祺获识林君痴仙于童子试场。时君年十七,早有能诗名。以君夙慧,继以力学,其于词林中出一头地,早为当时能诗诸先辈所深期许。

  沧桑变后,避乱桐城,转徙申江,遍历名山大川,益以助长其雄壮澎湃之诗思。既返故山雾隐,遂益肆力于诗。壬寅(二十八年)春,以无聊之极,思倡设栎社,集诸同好互为唱酬,旁且诱掖奖劝,不遗馀力。我台诗学如斯其盛,即归功于君之提倡,殆非过言。自是之后,所感愈多,所为诗因之而夥。年四十一,而无闷草堂诗集积稿已若干卷。

  捐馆以来,十有七年于兹矣。我社创立首功者之謦欬,无从复接;所可接者,祗此数卷之遗音。乃时至今日,未为之传,为社友者,何以自慰?为后死者,又何以能辞其责?客年春,君之从弟林君献堂敦嘱锡祺陪同社陈君怀澄、陈君联玉同事选辑,克期梓行。忆君在日,一诗之出,人争传诵,今则诗犹是也,似无须强为去取。然于适兴之作或击钵之吟,则亦有以毋录为议者,因以勉从割爱。选辑既定,谨以数语,弁其卷端。至其诗词之工雅与其寄托之遥深,读者自知,不必赘也。

  栎社创立三十年辛未首春,傅锡祺鹤亭序。

无闷草堂诗存·林序

  曷言乎诗?情郁而不能无宣,意感而不能无作是已。曷言乎诗人?思必深,视必锐,立辞必诚是已。劳人思妇之所为,有不期工而自工者,虽诗人蔑以加也。至若言人人所欲言而又不能言,见人人所习见而又若无所见,则诗人之过人远矣。

  从兄痴仙先生幼即耽诗,为诸生,不日课举子业而课诗。沧桑之后,诗酒两嗜,无日不饮,无饮不醉,而亦不醉无诗。所著无闷草堂诗集,含思宛转,托兴绵渺,务为雅俗共赏之音。

  回忆三十年前,兄尝以击钵吟号召,遂令此风靡于全岛。有疑难之者,兄慨然曰:『吾故知雕虫小技,去诗尚远,特藉是为读书识字之楔子耳』。嗟乎!兄非独擅为击钵吟已也;且今之无闷草堂集中,亦体兄之意,不录击钵吟。然而吾必述是寥寥数语者,以为非此则不足以知其人而读其诗也。

  兄下世十七年,挚友鹤亭、槐庭、豁轩、太岳日以遗集付梓为念。顾以南强善病,一再因循。去年秋褉,复有以为言者,鹤、槐二公力用选校自任,君子成人之美意良可感。而吾痴仙之苦心,亦将乘吾土文艺复兴之机共见于当世;所关至大,吾又恶可无言?

  一九三一,从弟献堂序于雾峰。

无闷草堂诗存·林序

  吾岛自斯庵以来而有诗;吾邑诗人,至丘丈仙根而大著。岛系中绝,诸老播迁,当莺喑燕哑之交,有作唳鹤哀猿之逸响者,则叔父痴仙先生是已。尝试论之:先生之诗,当其转徙桐城、歇浦间,胜赏既多,时有『小谢清新、太白俊发』之语。及其归隐故林,虽豪气未除,而机心已茁,则颇杂以『玉溪恢诡、昌谷诘曲』之风。三十以外,忧患饱尝,乃折而学陶、学杜、学韩、学白,正如周处自游侠少年、射虎斩蛟,一变至道耳。

  初,吾辈常见先生于妓筵欢饮中,身不离席,口不绝谈。次韵和丘仙老所寄「秋感」八律,惊叹无已。迨及中岁,则又见其一字未安,苦吟移晷。及今思之,非先生之才有时屈,盖先生之益以善用其才,独奈何其不永年也!

  修,先生之犹子也,私淑久而情谊深。少先生五岁,今兹五十有二,距先生之卒十七年矣。岁月蹉跎,于无闷草堂遗文,曾不能有涓滴之助。往岁盍簪之会,从叔灌园始议剞劂,同社赞之;鹤亭、槐庭、豁轩三君子,又力任选校之勤。坐观厥成,此实修所深感而重愧者焉。

  抑修尤有不能已于言者,以为斯集之出,上不必思齐于古人,下不必求知于后世;乃所愿则并世才人,有能谅其抱不得已之苦衷而又处于无可如何之境遇者,时取一卷置诸醇酒妇人之侧,荐以铜琶铁板之声,则痴仙之为人,固可旦夕遇之也。天乎痛哉!

  辛未(民国二十年)六月,兄子资修谨序。

无闷草堂诗存·题词

  鲤鱼城中春骀荡,微吟侧帽独来往;刺桐花下马蹄骄,少年意气干云上。撞破家居不足悲,早知误国是纤儿;工愁燕子惊新垒,忍死鹪鹩恋故枝。萍花吹梦沈消息,贱子关河走觅食;分作天涯海角人,怨鹤凄猿苦相忆。感时笔砚尽教焚,谈瀛客至动讯君;诗史世争推子美,罪言人解说司勋。旧梦刹尘都了了,底事景榕头弗掉?野史亭荒话赤乌,遗民集在歌朱鸟。无泪可挥惟说诗,不堪著手属枯棋;分明叱雪惊霜地,惆怅残山腃水时。漫道仙人在岛上,楼台眼底皆无恙;我来天外访安期,落花已把金棺葬。笋束遗编付阿咸,臣家痴叔本非凡;勋名一任销铜柱,箸述居然出铁函。白头嗟我垂垂老,金拣沙披时见宝;开卷纷纷堕笔花,登堂落落思文藻。隐雾人归山亦空,峰头望月天濛濛;每依南斗频瞻北,不信西流偏向东。江山悠悠草鸡死,藤牌未必无男子;剑南家祭莫伤心,他日谷音留信史。义熙甲子悲悁悁,人生不幸以诗传;下君浊酒五千卷,迟我扁舟三十年。

  民国二十年辛未三月,泉州苏大山荪浦。

 

共528,分2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泉州杂诗六首(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晋代衣冠族,唐藩割据场。山连百越远,水接十洲长。

海物鱼盐富,天文牛斗光。有人览形胜,怀古意茫茫。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元韵

胜代遗民岛,金门与厦门。熊罴今戍卒,虫鹤昔冤魂。

镇海楼船壮,临江鼓角喧。狂澜从此息,颇、牧在边藩。


   其三(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庚韵

万仞石峥嵘,泉山镇郡城。人言裴祖庙,昔驻越王兵。

战斗有时止,神仙安可成?蜕岩临大海,登眺不胜情。


   其四(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灰韵

助教欧阳子,天南不世才。家乡三岛近,科第八闽开。

少日读书处,游人访古来。遗篇那可见,石室满尘埃。


   其五(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闻说南安县,诗人晚岁留。依刘王粲苦,哀郢屈原愁。

旧隐山亭在,于今木叶秋。何当载美酒,不老岭边游。


   其六(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麻韵

九日山长在,三唐世已遐。石留遗老子,树发古时花。

未到逢人问,将游恨路赊。终当与俦侣,采药拨云霞。


题杨寿若明经(鸿乔)悼亡诗后二首(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夫子沧洲逸,相逢叹黍离。可怜逃难后,更赋悼亡诗。

尘土埋琼树,霜风凋玉芝。廿年琴瑟好,弦断为君悲。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东韵

举案已无妇,应门仅有僮。飘零画眉笔,悽惨妒花风。

青雀鸣台上,孤鸾泣镜中。祗应念恩爱,难作鼓盆翁。


怀梁子嘉(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时梁游日本

九州何太窄,无地置梁君。去矣辞乡国,飘然逐海云。

扶桑观日窟,弱水觅仙群。若遇羡门子,骑龙避世氛。


秋日杂兴(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旅舍无尘事,贪閒户不开。风吹残暑退,雨逐早秋来。

梦里家山远,诗中节序催。鸣蝉与落叶,并使客心哀。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无策济时艰,悲秋晋水间。风鸣城外杵,木落雨中山。

鲤郭花如霰,蚶江月似环。异乡饶景物,聊足慰疏顽。


同铨侄游崇福寺后小圃(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联步出禅宫,閒行小圃东。墙头排远岫,塔顶耸遥空。

忍草自然绿,灵花随意红。商量此种菜,休厌在城中。


纸鸢(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线相援引,秋风著意吹。势狂云亦避,飞疾鸟难随。

莫道鶱腾后,长无坠落时。身高休更上,更上便孤危。


镜(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拂拭古时镜,圆光一片浮。本来经百鋉,直可鉴千秋。

鬼魅藏形拙,奸雄照胆羞。只愁辞宝匣,飞去挂秦楼。


床(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茅舍三间里,藜床六尺馀。百年何日了?半世此中居。

偶踞固吹笛,频移为读书。不知王逸少,坦腹意奚如?


帘(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万缕编斑竹,双钩铸白银。玉楼高处挂,绣额著来新。

月皎能筛影,花香解透春。被人嫌怨极,只为蔽佳人。


帆(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海水茫茫阔,云帆的的微。高从天际去,险自浪中归。

翳日浮沉惯,随风向背飞。悠扬方未定,萍叶又相依。


杖(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南北又东西,随身一杖藜。向来相倚傍,何忍便分携?

春野行吟把,秋山带醉提。慎毋化龙去,使我困攀跻。


枕(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冰簟银床上,桃花一枕头。曾经神女荐,犹记宓妃留。

暇日长欹卧,仙家屡梦游。莫愁金易尽,鸿宝此中求。


舟行遇风,还獭江感赋(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蓬岛分明近,中流鼓棹归。舟倾鱼跃入,风猛鹢回飞。

险过魂犹悸,愁多泪转稀。重来解维处,东望倍依依。


渡海作二首(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海茫茫里,乘桴亦快哉。帆飞天上去,人向日边来。

水远高于岸,涛奔响似雷。黄昏阴火出,仿佛见银台。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平海夕悠悠,星河倒影流。鱼涎吹作雨,蜃气结成楼。

天外呼青鸟,舟边狎白鸥。扶桑枝可折,寄远苦无由。


有感寄伯兄三首(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当日浑如醉,于今始觉差。是谁教作客?底事又归家?

丝木随人弄,萍蓬祗自嗟。夜深追往失,轮转腹中车。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浪自投豺虎,伤心不可详。台卿长隐匿,阮籍久佯狂。

饥饿非难忍,旋归何所望。仙源花好在,岁岁笑渔郎。


   其三(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庚韵

失足嗟何及,寸心难自明。昔惭殷义士,今愧鲁书生。

左衽非吾意,同袍盐此情。白丝一以染,祗恨玷生平。


晚行(以下戊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薄暮温陵道,风光可入诗。笼山云似帽,织树雨如丝。

鸟语归巢闹,渔舟逐岸移。桥头人卖酒,风扬一青旗。


寄三兄(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思乡三岁切,近里一家惊。虎口逃非易,鸿毛掷太轻。

累君作宾石,哀我似台卿。壁里兼车里,终身感此情。


   其二(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鱼韵

已作惊弓鸟,旅为失水鱼。冥鸿徒羡彼,涸鲋最愁余。

旅馆青衫破,高堂白发疏。孔怀如见念,莫厌寄家书。


春晴即事(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盐韵  显示自动注释

阴雨连旬久,暗时一捲帘。风来池水皱,花落砌苔黏。

画永闲方觉,春深冷转添。渊明虽止酒,小饮正无嫌。


游莱园小池(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池清且浅,容得一吴舲。岸染苔痕绿,波涵树影青。

芦中翔翡翠,蘋末立蜻蜓。钓竹闲来把,秋风满水亭。


次韵遥和绍尧、祝澄、剑渔、梅樵诸吟友磺溪唱酬之作二首 其一(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五言律诗 押覃韵  显示自动注释

邺中为密坐,洛下发清谈。酒盏要崔五,诗牌与祖三。

剑歌欢未极,巾舞兴初酣。应念穷居者,蓬蒿塞道南。



共528,分2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