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8270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杨度朝代:清末近现代初

人物简介

1874-1931.9.17,原名承瓒,字皙子,后改名度,别号虎公、虎禅,又号虎禅师、虎头陀、释虎,湖南湘潭姜畲石塘村人。光绪十八年(1892年)考取秀才。次年(1893年),顺天府乡试举人;二十年、二十一年,甲午科、乙未科会试均落第。会试期间恰逢公车上书,他亦附和,并认识了梁启超、袁世凯、徐世昌等。还乡,师从衡阳东洲、船山书院一代名儒王闿运。

词学图录

杨度(1874-1931) 原名承瓒,字皙子,号虎公、虎禅师、释虎。湘潭人。辛亥后任袁世凯学部副大臣,与汪精卫组织国事共济会。后策划恢复帝制,袁氏死,被通缉,后向革命。

 

百字令 江亭词并序(清末近现代初·杨度)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二七年)

盖人生哀乐全由心境。境既生心,心复生境,于境若有爱憎,于心即有哀乐;实则哀即是乐,乐即是哀,境即是心,心即是境,对待相消,了无一物,自非圣人,不能悟此。予与午贻交三十年,同游湘绮门下,既闻《庄子》逍遥之旨,更治《春秋》经世之学。光绪戊戌同赴京师应礼部试,午贻以一甲第二人及第入翰林,而予落第南归。将出京时,偶游城南江亭,即陶然亭也,依百字令题词亭壁,有“西山王气黯然”之语;午贻和之,则曰“碧水明霞相照”,词意皆言朝政。其时政局可安可危,见危则哀,见安则乐,境以心成,心由境转,自心自境,自哀自乐,故同一江亭,而二人哀乐相反又如此。未几而清室亡,共和成,予仍坚持君宪主义不变,一败于前清,再败于洪宪,三败于复辟。洪宪之役,午贻与焉。予于君宪三败之后,自谓对国家、对主义忠矣,可以已矣,乃不更言经世,而由庄以入佛,数载修心,遂有庐山悟道之事。午贻相与参修,亦成大觉。岁丁卯重会京师,时民国十六年春,距戊戌三十年矣。世变愈亟,人心愈扰,午贻复续《江亭词》示予索和。其词则曰:“听唱孤蒲新曲子,洗尽从前懊恼”。予词亦曰:“一自庐山看月后,洞彻身心俱了”。词意全同,与前尽异,盖皆悟后之辞矣。午贻言曰:“今日乃无哀乐可言。”予曰:“然哉!哀即是乐,乐即是哀,只有一心,并无二境,境即是心,心即是境,并无一境,亦无一心,无心无境,即无哀乐;心无哀乐,名曰哀乐,无心哀乐,名曰无心。极乐世界,诸佛境界,如是如是。故同一江亭,而二人哀乐,前后有无,相反相同,又复如此。”于是午贻与予各为词序,彼序其事,我序其心。此如寒山、拾得之诗,游戏人间,偶然唱和,词耶?偈耶?非所问矣。词曰:

一亭五羊,剩光宣朝士,重来醉倒。城廓人民今古变,不变西山残照。

老憩南湖,壮游瀛海,少把潇湘钓。卅年一梦,江山人物俱老。

自古司马文章,卧龙志业,无事寻烦恼。一自庐山看月后,洞彻身心俱了。

处处沧桑,人人歌哭,我自随缘好。江亭三叹,人间哀乐多少。


未知调名(清末近现代初·杨度)  显示自动注释

落花却送客归去。呖莺又呼留住。燕子楼边,玉人吟处。

世事渺无依据。只碧草春波,已成今古。江南多少才子,对六朝台榭,泪洒烟雨。

不是春愁,更非别怨,别有伤心情绪。东风借与,把匝地、狂花漫天飞,吹入空江,断肠流水处。


西江月 夜泛赤壁(清末近现代初·杨度)  显示自动注释

目对一江风月,心怀万古英雄。风流如在亦如空。

前后浪头相送。

阅世谁如朗月,成功只有东风。江山人物古今同。

尽入扁舟一梦。


念奴娇 为易硕甫题画(清末近现代初·杨度)  显示自动注释

人生如寄,问松乔,几生修到仙侣。往返高风沧海变,惟有梅香自媚。

却怪王孙,人间频到,懒把琼笙吹。生生轮转,神仙亦受情累。

我亦小谪蓬莱,风流诗酒,游戏潇湘际。人世不如仙界乐,天姥梦中犹记。

好住缑山,人间此后,跨鹤休重至。崔娘已渺,此生更少知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