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李继熙朝代:近现代

槟榔乐府

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人,号词佣。曾旅居马来西亚槟榔屿十年。

槟榔乐府·朱序

词是现代作者所认为一件过时的东西,然较之近体诗,则确已进步多矣。
第一、近体只有律句与绝句两种,而词则有千百种不同的调子,遇见繁复的事体,曲折的心情,幽邃的环境,用诗笔描写,不能尽情入妙,填词则有左右逢源之乐。
再则词的句法韵法与诗总有不同:诗则五、七言皆以隔句为韵(此仅古诗最简单平易之一种,见拙著中国诗的新途径:论唐诗改革。)音节既无变化,句法亦太整齐;词则句有长短,韵法亦不一致,凡古诗之运韵法,奇韵法,分韵法,遥韵法,句韵法,几无一不备,而且用韵较平水为宽,操觚家往往爱之。
词佣先生居槟榔屿十载,成乐府一集,咏南洲风物,綦详且备,凡名水佳山,奇花异草,遗风逸俗,无一不足以供异代采风者之采择,这不是他材料的胜人么?以宛转流利之笔,发清妍深厚之思,不规取唐律,不效颦俗子,独能以言前景,现代事入长短句,以发挥幽深,而自成其为词佣之词。这不是他工具的胜人么?
然而词的本身,毕竟似有其缺点,黄九烟云:
三仄应须分上去,两平还要辨阴阳。
这条定例,不但应用于作曲,词家亦要谨守。清代词律之严,至朱祖谋,况周颐等,可谓已届极峰,彼等填词,恒规取宋人遗躅,一字一韵,不容少游讹错。用力至勤,设心至苦。问其故,则曰:“非此不入歌板也”。然试问今之宋词可歌乎?歌法不既失传乎?则又嘿无以应。如是虽极其勤,极其工,而与画饼之充饥何若?
故吾辈今日切要之图,在做今日的李太白,姜白石,努力于自度曲之创作,将词曲范围扩大,注意自然之音节,而以新思想入旧风格,以旧风格组缀现代之材料;及其成熟,谱而按之,律而歌之,以传于世,则犹是太白之菩萨蛮,白石之扬州慢也。岂不较清人之为为有意义乎?这似乎是现代诗人之职,词佣其试为之。它日新词之刊,吾将于讴歌咏讽之暇而乐观厥成也。是为序。
廿五年十二月八日朱右白序于海上

槟榔乐府·自序

槟榔屿是被称为东方的花园,南国的秀屿的。 在那里、有明媚的山水,有秀丽的佳人,有宜人的风光,有殊异的景物,更有文明人宣扬的教化,野蛮人遗留的习俗;我就像被遗忘似地羁留在那里,悠悠忽忽地消磨了十载的青春,在这段短短的生命历程中,我曾想把它保留一点痕迹,于是我便试用著中国固有的一种文学体裁——长短句,来抒写我的胸臆,纪述我的见闻,歌咏我的罗漫司的事情,摹绘我的少年漂泊的遭遇。 我为什么要利用这种落后的词体来描写呢?第一自然是因为难除的积习在暗中作怪;第二却是因为要适应这处的中国化外的南洋环境。固然我也晓得这时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因此我对于这种玩艺儿,一向就不曾努力过,只是随兴所至,信笔拈来,既不效法古人,也不侈谈“解放”,但求“言之有物”,不是“无病呻吟”罢了。 收集在这里的词,统共有八十八阕,大抵都是在槟榔屿写成的,多少总带有南岛的色彩,异国的情调,所以把它名为“槟榔乐府”。 不知是因为自己过早的衰老呢?还是在这大动荡的时代,不再是凭着个人奔放的热情去在爱和梦中讨生活的时候了呢?对于这些词,自己重新读过,不禁已有淡漠与辽远之感。现在结集刊行,也不过想藉此作一小结束,顺便并可呈献给屡次向我索阅词稿的朋友们。 二十五年十一月八日于南京。

 

共4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凤衔杯(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年时花底曾相见。诉不尽,平生恩怨。记幽会匆匆,兜鞋欲去犹回面。

盼一霎,多留恋。

锦相连,环不断。到今朝终酬心愿。但玉貌花钿,风尘委顿愁难遣。

始知得,情无限。


清平乐(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晓窗莺啭。唤起孤眠惯。瘦损腰肢天不管。轻弃好春无限。

满庭异卉葳蕤。与谁同惜芳菲。恼煞南回燕子,朝朝暮暮双飞。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繁枝如簇。开遍阑干曲。朵朵鲜红兼嫩绿。和露折来盈掬。

对花独自沉吟。无端离思难禁。羞插云鬟双鬓,殷勤只缀香襟。


   其三(近现代·李继熙)

玉杯金盏。引醉宜斟满。买得鲥鱼夸异产。珍重加餐强饭。

临厨亲作羹汤。春纤细滤椰浆。佳味新调架里,向人乞取黄姜。


浣溪纱(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浴罢庭前趁晚风。不穿裙带系纱𪚑教人隐约见酥胸。

乍整云鬟围茉莉,复拈湘线绣芙蓉。兰闺韵事忒悤悤。


浣溪纱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福特风车逐软尘。短裙窄袖斗时新。冶游争上曲江滨。

曼舞清歌空惹恨,轻颦浅笑也销魂。几回惆怅倚黄昏。


浣溪纱 其三(近现代·李继熙)

月渐朦胧雨渐收。椰风悠飏使人愁。近来天气似新秋

落叶催凉欺枕簟,飞花和梦扑帘钩。欲将离恨锁朱楼。


浣溪纱 其四(近现代·李继熙)

数到洋楼第几家。庭前开遍占摩迦晚来凉意逗些些。

革履轻移狐步熟,锦笺细认蟹行斜。风流韵事总堪夸。


浣溪纱 其五(近现代·李继熙)

炎岛长年绿满枝。怜花惜蝶莫嫌痴。荼蘼香径立多时。

酒晕未消霞泛脸,粉痕犹湿水凝脂蕙心无处不相宜。


浣溪纱 其六(近现代·李继熙)

六曲银屏拂晓烟。芳容颓醉玉尊前。红于桃瓣白于莲。

■艳心肠人不识,天仙模样我犹怜。未经传语便情牵。


浣溪纱 其七(近现代·李继熙)

咫尺蓬山隔几重。深情密意渺难通。青春有限恨无穷。

阵阵衣香珠箔外,荧荧灯影画楼中。可曾梦里得相逢。


浣溪纱 其八(近现代·李继熙)

金线拖鞋照眼明。唐梯欲上屧声轻。无端邂逅更关情。

■好刚逢初七夜,楼高恰住第三层。且看银汉会双星。


浣溪纱 其九(近现代·李继熙)

卧病西风渐不支。偷寒送暖也因谁。月来戒到饮咖啡。

满室香销金鸭冷,漫天风定纸鸢飞。琐窗幽梦欲醒时。


浣溪纱 其十(近现代·李继熙)

戏院才看电影归。卸妆凝思入罗帏。镜中眉妩懒重窥。

梦境化蚨真与幻,情场逐鹿是耶非。绿灯红幕最相思。


浣溪纱 其一十一(近现代·李继熙)

小立阑干风满檐。冰肌无汗试罗衫。浑身香气透疏帘。

隔壁窥人怜宋玉,当筵奏曲有何戡。羞将心事问瞿昙。


浣溪纱 其一十二(近现代·李继熙)

芳躅翩翩踏翠苔。柳条衫子橡皮鞋。桄榔树下独徘徊。

燕倖莺侥成缱绻,粉云香雨费疑猜。分明不是梦中来。


浣溪纱 其一十三 观女子篮球赛(近现代·李继熙)

绿草如茵夕照平。球场驰骋任纵横。谁家粉黛独倾城。

香汗沾衣羞喘急,绣鞋蹴地赌身轻。最终一局决输赢。


浣溪纱 其一十四(近现代·李继熙)

顾盼风前回出俦。招呼女伴急传球。纤纤擎起向篮投。

赚得千人齐拍手,那堪一笑更回眸。此时情绪最风流。


菩萨蛮(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玉奴粉面梨花白。馒头珠翠金钢石。结伴好寻芳。往来游艺场。

娇羞骑木马。旋转心儿怕。兴尽下来时。钻簪坠一枝。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银盆初浣纤纤手。金刀试剖峇厘柚玉液滴珠盘。寒香佐晚餐。

背人偷接吻。自觉樱唇润。留得口脂芬。问郎闻不闻。


   其三(近现代·李继熙)

提琴奏和鼕鼕鼓。两三巫女联翩舞舞态太妖娆。令人魂尽销。

怪他狂妄客。挨近歌娘侧。跳荡戏寻欢。教侬不忍看。


   其四(近现代·李继熙)

斜鬟低髻和愁拥。暖香深处恩情重。灯影照窗红。

簟纹满睡容。

五更寒欲晓。软玉犹重抱。无语枕函敧,迟迟未起时。


   其五(近现代·李继熙)

芭蕉翠影投窗隙。谢娘睡起娇无力。对镜理残妆。闲消昼晷长。

潇潇微雨落。湿透阑干角。不敢近瑶阶。恐沾金缕鞋。


   其六(近现代·李继熙)

檀唇轻启瓠犀白。未言先笑知羞涩。背立倚屏风。槟榔满口红。

待将鸳被挽。行近低声唤。何处弄瑶笙。楼高月正明。


   其七(近现代·李继熙)

人人尽道榴梿好。榴梿吃惯番邦老含笑怪檀郎。榴梿不敢尝。

眼波娇欲溜。脉脉情难受。腼腼与侬言。郎来六七年。


   其八(近现代·李继熙)

江风淡淡随波漾。晚晴霞影生红浪。共泛木兰船。天南二月天。

荒林看日落。海底惊飞鳄。打浆急将归。水花溅湿衣。


   其九(近现代·李继熙)

晓晴巷口闻箫管。前楼女伴娇相唤。争步过回廊。窥人百叶窗。

香车连翠径。灯彩红相映。笑问是谁家。新人貌似花。


   其十(近现代·李继熙)

浓烟如雾天初曙。水神祠畔驱车去。密约暗相期。芳心各自知。

鸳鸯新浴罢。两两垂杨下。绰约不胜羞。深情似水柔。


南歌子(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香径深深护,回廊曲曲通。轮埠西畔铁桥东。忆自那回别后恨无穷。

好梦随流水,浮生类转蓬。溯洄何处觅芳踪。惟有相思相忆月明中。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灯映寒烟外,钟敲绿水边。帆樯如织海西湾。犹见当时燕子舞翩翾。

弦管流高阁,裙钗荐绮筵。断肠最是晚凉天。怕看人间嘉会自年年。


蝶恋花 拟伤春词和许剑鸣表兄作(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回首前尘花事了。开到荼蘼,春去知多少。莫怨东风吹太早。

销魂人共梨花老。盼断年年消息杳。待春归,又是归期悄。

呖呖莺声枝上叫。鸳衾梦醒将人恼。


蝶恋花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万点胭脂飞阵阵。蝶粉蜂黄,都为慵春困。过眼繁华争一瞬。

落红铺地鹃啼尽。

徙倚朱栏私自恃。瘦减梨涡,翠锁双眉晕。花有开期潮有信。

行人一去无音问。


钗头凤(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三生约。千金诺。情多翻自嫌情薄。心相印。传音信。

若离若即,欲疏还近。恨。恨。恨。

花开落。春如昨。怎生好事成耽搁。言难尽。休寻问。

欢情初洽,羞容初晕。吻。吻。吻。


忆汉月 槟城八景和陈少苏内兄作,并次原韵 关角夜月(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满眼水环山绕。绿遍天涯芳草。海风吹彻玉堤寒,永夜月明天杪。

姮娥应有意,教素影伴人归了。广寒宫里许追陪,那管怨多欢少。


  其二 花园瀑布(近现代·李继熙)

岩际倒悬飞瀑。石上寒泉流玉。蔚蓝天净白云收,波影蘸山摇绿。

寻芳携蜡屐,曾绕遍水边朱屋。斜桥西畔且徘徊,看取浪鸥奔逐。


  其三 巴港归渔(近现代·李继熙)

镇日芳洲游冶。忘却夕阳西下。芦花深处隐渔船,但听渔歌呕哑。

仙源堪绝俗,尘世事有何牵挂。螯肥酒熟自陶然,野老笑容如画。


  其四 春潮竞浴(近现代·李继熙)

一带平沙堤角。瞥认潮痕低落。春来几见泛兰桡,沃雪洗花争濯。

蛮姬谙水性,游泳去浮沉轻约。满江燕瘦与环肥,尽是绿兰红芍。


  其五 旗山车道(近现代·李继熙)

岚气欲浮山树。直达蓬瀛仙路。仙车时迓玉人来,赢得满身香雾。

云头闲伫立,看万顷烟波无数。天台刘阮尽遨游,莫待重来犹与。


  其六 珠屿涛声(近现代·李继熙)

孤岛近依危厂。酷似珠玑圆转。隔江咫尺是仙山,一水盈盈分限。

鲛宫三五夜,拖白练怒涛横卷。天空海阔自悠悠,肯比洞庭波远。


  其七 千二层峰(近现代·李继熙)

屹立冲霄云峤。岁岁秋光先到。重阳时节一登临,风雨满城尤妙。

茫茫今古事,休问取俊游多少。凭高有客独沾襟,泪眼花光相照。


  其八 极乐梵刹(近现代·李继熙)

遍览鹤山山水。不愧海陬名寺。禅房花木四时春,谁识个中风味。

浮屠通曲径,知几度踏穿游屐。一声清磬出云来,到此已忘尘世。


千秋岁引 有遗予纸制菊花者,作此答之(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翠椰离披,黄英旖旎。琼枝髣髴生凉气。遥知玉手亲裁剪,个中无限相怜意。

供案前,朝与暮,成连理。

赠芍采兰羞比拟。应是玉笺无处寄。聊托深情暗香里。

西风帘卷黄昏后,东篱那得同寻醉。尽销魂,消瘦影,愁空对。


鹧鸪天 海峡殖民地(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满目兴亡事可嗟。蛮烟瘴雨话天涯。马来王气销磨尽,帝国雄威叱咤加。

风簸浪,月笼沙。隔江怕听后庭花。可怜多少痴儿女,犹认伦敦是祖家。


鹧鸪天 其二(近现代·李继熙)

海峡形成水一湾。三州鼎峙似屏藩。雄图控制临群岛,遗恨阑珊话百年。

沙克逊,不列巅。神明所寄岂徒然。醉生梦死蚩蚩辈,如此江山挽救难。


鹧鸪天 其三(近现代·李继熙)

又是花开花落时。凭栏兀自数花枝。心如落瓣纷无著,祗觉纷纷不自持。

当日事,怕重提。休拈罗带再题词。新缣旧素知何是,一段风情诉与谁。


鹧鸪天 其四(近现代·李继熙)

离合悲欢总莫凭。些时相见恰关情。私怜去后修鳞杳,怕问心肠是怎生。

山叠叠,水盈盈。钿车何处迓倾城。梦中识路终无益,误到巫峰第几层。


鬓云松令 友人丧妻,备述生离死别之苦。余闻而有感,因依其语意,填成此阕(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晚香残,花影动。刬地无聊,懒把银筝弄。寂寞锦衾谁与共。

有分于飞,羞说凰和凤。

抚悲怀,增惋恸。儿女私情,莫道由来重。一现昙华原似梦。

悔不当初,除却相思种。


洞仙歌 游霹雳南天洞(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渺茫无际,烟霭纷如织。秋水长天共一色。正斜阳芳草,数点归鸦,伤情处,最是飘泊踪迹。

念登楼王粲,去国多时,不禁抚今复追昔。对江山日暮,无限荒凉,知此恨悠悠何极。

探幽去,听石室啼猿,又洒向西风泪痕沾湿。


江城梅花引 月夜游太平湖(近现代·李继熙)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青天碧水共悠悠。怕勾留。又勾留。不道此生长与老沧洲。

月也团圆花也好,更何处,有湖山,供胜游。

胜游胜游散千忧。云自流。雾自收。罢了罢了罢不得,聊且夷犹。

况有十分春色荒到陬。漫说无些堪恋处,生羡煞,绿荑松,翠柳柔。


长相思 春雨(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滴沥鸣。淅沥鸣。一夜春愁入雨声。落花贴地平。

花飘零。絮飘零。絮絮花花太不情。莓苔点点青。


临江仙(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油壁香车一为别,年年泪湿青衫。落花时节雨廉纤。

闷来多少事,打叠上眉尖。

最是旧愁抛未得,新愁历历重添。佳期频误久稽淹。

故园回首处,惆怅水云兼。


醉太平 为李陋斋题照(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幽思屡悬。柔情暗牵。南中风月谁怜。有螺阳少年

把尘虑蠲。任诗债缠。旧家才调翩翩。是人间谪仙。


燕春台 述怀(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山竺初红,木瓜渐绿,一年好景如斯。惯客天涯,等闲忘却芳时。

劳劳尘世何为。有樵夫牧子,尽堪话旧,粗茶淡饭,尚可忘饥。

他乡岁月,故国音书,自甘淡泊,聊慰清娱。此身如寄,管他得失盈亏。

天下滔滔,人争附热,我愧投机。是和非,落落千载事,孰与知之。


雨中花(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白雾漫天飞似雪。又逢了清明时节。惜别愁凝,伤春泪涌,并向心头咽。

那知好景成虚设。更谁与亲亲热热。徙倚妆台,眉痕浅淡,怕拟初三月。


鹊桥仙(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红笺倦注,绿蛾慵染,幽恨重重难画。迟郎小立最分明,怎不记水晶帘下。

月横金管,风飘锦带,一曲江干初罢。别来几度见蟾圆,又负却中秋良夜。


风入松(近现代·李继熙)  显示自动注释

风吹落叶冷敲门。细雨湿黄昏。梦回枕畔芳魂杳,追寻处但见啼痕。

窗内残灯短榻,楼前流水孤村。

繁华往事那堪论,别语更温存。惺惺自有相怜意,况难忘叮咛殷殷。

何日金闺重到,逢迎翠袖红裙。



共4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