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8270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刘永济朝代:清末近现代初

刘永济词集·席序

近儒朱鼎甫尝谓:小学、骈文,在清代为复古,其说诚然,而未尽。窃以为近世小学,能创通字例之条,直窥古始,乃返于魏晋以前;若骈文,乃所谓通变者耳。推之于词,亦犹是矣。词之为技,大衰于明,而振起于清初,极盛于近数十年间。四五钜子,接踵相望,蔚为大国,不独擅其能事,而于唐、五代、宋人词集,校勘考订之精,评骘流别之当,其学殆非骈家所能逮。盖守而能变,变而后大者。予友刘君诵帚适遘斯会,少时受词法于朱、况两先生,由是以名其家,而涉词以教于上庠者垂三十年。论词则一主况先生,两条理之加密,校古词集尤勤,又尝创定律谱,其学深而功至,故发于章阕,能撷古人之菁英,顾规庑一家,意非所屑,不追时好。为梦窗词,而往往似白石,意其胸襟性情或近之欤?而君固弗自限也。学古不以古人自限,吾又安敢以词人目吾诵帚哉?君治文学专于楚词,笺屈原赋累数十万言,终定为屈赋学五种;复校释君家彦和文心之书,善析名理。其为学自先秦以迄宋元,而必以魏晋南北朝为之枢纽。往岁著文学史至隋而止,有斐然之观,可谓修词立其诚者也。平居遇事,侃侃直抒胸臆,持论不为媕婀。风神简贵,而亦平易近人。治事有程,起居有节,当其耆年,无异少壮,貌臒而神王,发无一茎白者。葆啬而身益健,闳览而识日高。其述造足以信今而传后,械朴寿考作人之什,于君征之矣。予辱君知厚,重以通家之谊,自顾所学不逮远甚,且病懒无所就。然君动辄咨诹以为可语于古,不以浅见寡闻薄之也。又自顾知交中多吴越士,往往擅词名而生平不谙倚声,未尝习为词,每读其人与君之作,叹服而已,不能酬和也。君既定词为四集,因劝其写印,使流传天壤间,君终诺之。有自序说流派与己学词渊源甚具,其意悱恻,其词隐约,若呼古人而欲出之者,其甘苦则君之所独知不欲论。论君学行,可以为后生法式者。及其老而传学,人争趋之,亦庄生所谓耆艾人而有经纬本末者,此君之所以取重于世也欤。今兹秩登七十,值其生辰,请诵君燕乐之篇,致语成序,即用为君寿,傥亦相视而莞尔乎。 一九五七年岁次丁酉席启駉序

刘永济词集·自序

人生有情不能无感,感而不能无言。其言之欢戚,情之哀乐寄焉。其情之哀乐,世之治乱系焉。此诗歌之所由作也。词体晚出,所以寄情尤愈于诗歌,盖其曲调之低昂,节拍之舒促,恒足以表其情之畅郁,尽唱叹之致。窃尝合古词人之作观之,其发唱之情虽至夥,要不出乎哀乐,而世之治乱,即因以见。其有专为一己之通塞,或且但为游目骋怀而作,固不可一绳以此义。然词人抒情,其为术至广,技亦至巧:或大声疾呼,或呻吟宛转;或径情质言,或旁见侧出;或掩抑零乱,迷离惝恍;或言在此而意在彼;或且流为跌宕怪神,不可为训。然而,苟其情果真且深,其词果出肺腑之奥,又果具有民胞物与之怀,而又若万不得已必吐而后快之势,则虽一己通塞之言,游目骋怀之作,未尝不可以窥见其世之隆污,是在读者之善逆其志而已。试略数之,则有身居台辅,出其绪馀,为酒边灯外,宴乐宾朋之资,因而感叹岁时,沉吟衰盛,而雅志不遂之苦,世运升降之故,往往流露其中。亦有生于华庑而志思恬逸,天授奇怀,悲多乐寡,花朝月夕,自然生感,其词危苦阨塞,如怨如慕,如不得已。亦有遭际昏朝,远斥殊城,情烟邑而难申,魂屏营而靡止,则感喟节物,留念盈虚,不能自已于言。亦有嘉遁之士,放迹岩岫,一觞一咏,自适其适。或则纵情麴蘖,寄兴丝竹,当其酣适,视生死若朝暮;或则嫚戏污贱以溷于俚俗,务为诙诡,恣肆不庄,聊为快意;或则托志思妇,以写其怀才不遇之意,因而粉香脂瑩,云发月眉,以形其美;曳罗绮,被珠玉,琼闼绣帏,金炉沉水,以称其情。丽其言乃亦柔媚宛曼,动魂荡魄。亦有世值屯邅,身丁离乱,易姓移代,矢志靡他,坚贞不屈而彷徨山泽,触物兴悲。或则闵念衰危,志存拯救,则已无及,乃俯仰兴怀,呼天斫地,其音惨烈而情悲壮。亦有羁栖流离,星程月驾,维舟荒溆,税马凉驿,听鸟生悲,看花陨涕,其声凄悱,使诵之者黯然而不欢。此其人之情虽万变,其词虽千殊,要不难由之推见其所遇之世,而此体之封城亦缘是而始大,故能截然与诗赋画境,蔚成大国。予少时得古今词集于姑丈松琴龙先生家。久之,亦稍习为之,而不自知其不合也。既壮,游于沪滨,适清社己屋,骚人行吟,若蕙风况先生、彊村朱先生,皆词坛巨手,均寓斯土,偶以所作浣溪沙(“几日东风上柳枝,冶游人尽著春衣,鞭丝争指市桥西。寂寞楼台人语外,阑珊灯火夜凉时,舞馀歌罢一沉思。”)请益蕙风先生。先生喜曰:“能道沉思一语,可以作词矣。词正当如此作也。”心知此用长者诱掖后生之雅意,然亦私自喜。时彊村先生主海上沤社,社题有绿樱花、红杜鹃分咏。予非社中人,蕙风命试作,彊村见之曰:“此能用方家笔者。”予谨受命,然于此语不甚解也。及历世既久,更事既多,人间忧患,纷纭交午,有不得不受,受之而郁结于中,有不得不吐者,辄于词发之。复值日寇入侵,而窃禄者阘茸淫昏,绝无准备,国势危于累卵,中情激荡,所为渐多,斯事之艰苦,亦知之渐深,然衡以古词人之所为,每以自愧。而所遇之世有非古词人所得想像者,其艰屯则且倍蓗之,故其所以为言,有非可范以往矩者,既已不得起朱、况两先生而质正之,终恐弃之乱烟衰草中耳。爰以暇日,删存一二,断自辛未,迄于今兹。既竟,因述予学词所由,及甘苦所得于此,且以志两先生诱掖之雅意焉。 一九四九年岁次己丑,刘永济自序于武昌武汉大学寓楼

刘永济词集·录稿后记

予曾于己丑年,都录辛未以后所为词,分为三集,曰语寒,曰惊燕,曰知秋,共二百有馀阕,并为自序一首,以述予作词缘起。后更检阅,觉其中讥讽时事、忧生悯乱之作,不出文人旧习,一凭主观所觉,于卅年来客观存在中,巨大历史变革绝无反映。其发抒心情、流连光景之词,亦不出布尔乔亚意识形态,殊无存稿之价值,偶读高尔基回忆录,自称曾思将其中“从革命中估计知识份子作用”之谬见删去,继思留此以告世人,有何不可;且举列宁“人当自错误中学习”一语以自解,谓留之使世之以主观论事者知其非。然则予亦可以高尔基此语自解,存之使世人知我之过。己丑以后,精力日衰,吟事渐废,数年之中所作才廿馀阕,因附前三集后,曰翠尾集。盖亦有孔翠自怜之意焉。时一九五七年丁酉也。老友露丝席君谓予是岁七十初度,怂恿写印分赠知交以为纪念,并惠赠大序一首,剑农李君闻而和之。乃姑取前后所录各词重加厘定,而记其存稿之故如此。丁酉以后,所作愈少,今复择其可备省览者,合之前所录共二百阕。自念毕生所作本无可观,于无可观之千百中,取此区区聊以存数十年之踪迹,供把玩耳。何可公之世人哉?然则高尔基之说于予实比拟非伦,又何可借之以自解?一九五九年十月录稿后记。

词学图录

刘永济(1887-1966) 字弘度、宏度,号诵帚,晚年号知秋翁,室名易简斋,晚年更名微睇室、诵帚庵。湖南新宁人。著名古典文学家。毕业于清华大学语文系。历任沈阳东北大学教授,武昌武汉大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浙江大学、湖南大学及武汉大学语文系教授、湖南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武汉分会理事。对屈赋和《文心雕龙》研究颇深。有《屈赋通笺》、《文心雕龙校释》、《唐人绝句精华》、《唐乐府史纲要》、《文学论》、《十四朝文学要略》、《词论》、《微睇室说词》、《诵帚庵词》等。

 

共169,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倦寻芳 辛未(1931年)四十四岁在沈阳东北大学(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序:辛未中元,与證刚、子威、豢龙乘月步登东北大学高台茗话。次豢龙有诗纪事,赋答。

絮云贮彩,玉气涵空,孤抱先冷。俊约寻秋,平步露台清迥。

眼阔休伤关塞远,语寒初觉星辰并,甚无端,数沙虫浩劫,人天悲哽。

正是处莲灯凄炯,蘸水荒魂,零乱难定。回首南中,烟液涨天千顷。

剩有幽怀招楚魄,忍持密意规秦镜。料嫦娥,也含颦广寒愁凭


满江红 辽吉沦陷,东北诸生痛心国难,自组成军,来征军歌以作敌忾之气。为谱此调与之(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禹域尧封,是谁使、金瓯破缺?君不见、铭盂书鼎,几多豪杰。

交阯铜标勋迹壮,燕然勒石威名烈。忍都将神胄化舆台,肚肠裂。

天柱倒,坤维折。填海志,终难灭。挽黄河洗净,神州腥血。

两眼莫悬阊阖上,支身直扫蛟龙穴。把乾坤大事共担承,今番决。


满江红 避日寇入北京。凭庑愁坐,示内子惠君(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憔悴尘埃,镇相向、无言深惜。还省记、芦帘书砚,绣屏刀尺。

我似风流张绪柳,君如湿润相如璧。便商量、琐屑到鸡豚,皆欢适。

年过往,如飞翼。人未老,情非昔。况惊乌南朔,乱蛙晨夕。

但保东门綦缟愿,岂甘午夜牛衣泣。奈鲸鲵、驱海浸天来,今何日。


水调歌头(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辽变事起,朋好惊散。予挈家遵陆西行,豢龙并海而南重遇于故京,出示中秋渤海舟中和东坡韵词,危苦之音而出以沉雄之气,以此卜之,国岂有瘳乎!因和其韵,更以广之,虽曰强颜,庶几破涕。

银液写溟澥,绀宇正旻天。独弦聊永今夕,哀响彻千年。

坐惜团圞明镜,迸裂千堆雪浪,零乱玉光寒。搅起馋蛟怒,争攫海云间。

动吟魂,惊幻景,破愁眠。浮尘转毂,几人曾见缺时圆。

乞取冰壶清泚,净洗凡情迷眼,何处觅亏全。试看山河影,终古自娟娟。


解语花 壬申(1932年)四十五岁寓北京(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壬申上元,淞沪鏖战正烈,故京灯市悉罢,客枕无寐,竟夕忧危。翌日,豢龙写示和清真此调,触感万端,继声赋答。

烘莲旧节,唳鹤严城,危睇酸风射。绀烟浮瓦,觚棱外、悄悄素蟾西下。

悲挝变雅,暗惹起、愁丝千把。清漏阑,犹倚香篝,冷绣薰残麝。

还记珠光不夜,称承平年少,人物妍冶。翠鞯朱帕,笼纱底、对立秀发骄马。

豪华梦也,休苦怨、狂飙吹谢。争奈他、深锁千门,教好春都罢。


浣溪沙 新晴,公园晚步(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长向春风恋物华,又看碧沼泛琼葩,雨晴凉翠上衣纱。

残霸江山馀落日,故皇台殿噪群鸦,暗惊伊洛化龙沙。


惜秋华 在武昌武汉大学(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倦羽惊风,渺天涯寄泊,沉哀何地。残夜梦回,还疑醉歌燕市。

冰霜暗忆胡沙,怅一霎、红心都死。鸿唳,料征程怕近,长虹孤垒。

遗恨付流水。剩荒原夜黑,怨啼新鬼。莫自泪枯,谁遏涨天鲸沸。

须知玉树声妍,浑不解、人间愁味。无寐,听寒涛、断魂潮尾。


扫花游 剑农寓庐红梅雪中盛开索赋(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缟云冱结,正秀额霞腮,醉眠慵起。翠禽梦里,倚红罗画楯,满身花气。

别有伤心,望断胡沙万里。恨重积,又霜角调悲,离苑芳萎。

疏影羞照水,怕怨切东风,玉容憔悴。印脂未洗,带苍烟剪入,故人窗底。

一片冰魂,共此寒宵迅晷。恁姝丽,便香销、不教轻委。


疏影 残柳(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寒烟罥郭,渐暗惊瘦影,愁损眉萼。入手轻阴,犹忆春前,莺歌燕舞池阁。

流萍未算伤心极,忍漫逐、尘香南陌。点暮空、几阵残鸦,早是酒消情恶。

重问江潭漠渚,有谁更抚景,深怨摇落。客里相逢,如此天涯,剩取纤腰一搦。

依稀尚有青青意,奈还怕、雪欺霜虐。怎伴他、飒飒萧萧,尽日小楼帘幕。


踏莎行 癸酉(1933年)四十六岁 哭智觉四兄(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碧海沉云,酸风破雁,临分执手馀悲泫。他生未卜此生休,法缘难续尘缘断。

冰劫城麻,旋岚岩线,死生息息随流转。更从何处證前盟,人天渺渺成凄恋。


水调歌头 甲戌(1934年)四十七岁(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甲戌中秋,置酒易简斋,待月泛舟。是夕微云淡伫,风露浩然。酒罢,客多畏凉辞去,独与豢龙自珞伽山步至团山,放棹东湖,容与水云间,久之始归。翌日用东坡丙辰中秋韵约同作。

澄碧媚晶宇,银阙丽中天。谪仙归后,江国岑寂一千年。

可惜琼楼高处,闲却无边风月,零露袭人寒。今夕复何夕,潋滟酒杯间。

击空明,歌水调,起鸥眠。浮生草草,当头能得几回圆。

漫恨微云点缀,须信清辉依旧,我自见亏全。雅叠如堪续,休负此婵娟。


鹧鸪天 奉题皓白所藏梨洲先生画像(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抗疏呼阍气若神,袖锥寒夺众奸魂。难回天地还洪武,且敛精灵托旧文。

山岳坼,海尘昏,乞师哀绝楚遗臣。谁知二百馀年后,又见虾夷入国门。


鹧鸪天 乙亥(1935年)四十八岁(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戏记娇妇女阿红绒语,女方三龄也。

识破从来四大虚,一编遮眼亦蘧蘧。可怜赢得娇儿笑,者大阿爷尚读书。

秋树静,夜灯孤,几曾仙字换凡躯。惠施毕竟尘间士,辛苦年年载五车。


鹧鸪天 大风中作(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一夕惊飙万木危,开门黄叶打头飞。此声听惯浑閒事,摇落还深楚辩悲。

蝉敛翅,燕辞归,人间客久渐知非。痴心惟有寒枝蝶,犹梦花阴试舞衣。


定风波 丙子(1936年)四十九岁 有讥卖文价贱者,赋此解嘲(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莫把文章等菜斤。千金何补长卿贫。记否词仙留俊语。

自许。疏梅香在纵成尘

赖有龙琶堪一借。陶写。从他聋瞽与知闻。身外浮名真土芥。

笑杀(读去)扬云千载待扬云。


庆春宫 戊寅(1938年)五十一岁 长武车中晨起有作,寄惠君长沙(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寒野烟垂,春朝日紫,去程倦眼初醒。列戌哀笳,连江铁索,东南犹自鏖兵。

彩绳双燕,定巢计、商量未成。骚兰新恨,歌黍前悲,无限牵萦。

古今几局残枰。华蝶蘧蘧,诗鬓先惊。携酒江楼,看花山寺,那堪一片鹃声。

留眼人间,怕真见、沧桑变更。客怀凄苦,千里飙轮,犹梦湘城。


玉楼春 不寐,寄惠君(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今夜凉如水,斜倚枕囊愁不寐。唤回心眼十年人,帐春深贪睡美。

韶华过羽留无计,谁道人生非梦里。但能同向梦中游,那管黄鸡催换世。


点绛唇 己卯(1939年)五十二岁 违难宜山,暂留浙江大学。移居宜山燕山村舍,示惠君(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惊燕天涯,颉颃难定营巢处,柳凄花楚,来听蛮春雨。

玉想云情,寂历荒村住。君知否,酒垆行酤,中有神仙侣。


蝶恋花 将随浙江大学迁于滇边之建水,感赋两阕,简寅恪、雨僧昆明(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瘴岭荒云无雁度。身在天涯,还向天涯去。花絮未堪漂泊苦,残春那更风兼雨。

海约云期终恐误。梦里家山,绝似芜城赋。等是虚空无著处,人生何必江南住。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狨狖啼前魑啸后。飒飒惊风,短翼差池久。苦信秦庭乌白首,茫茫赢得投荒走。

未见围棋挥鏖手。有限江山,无限狂歌酒。望眼漫傻依北斗,湖山传似临安旧


高阳台 昨梦放棹东湖,露明荷净中,微波乍生,冰轮忽碎,化为千万,光景绝奇,得层波四字而醒,时急雨捎屋,馀寒在衾,凄然其如秋也。追怀昔游,足成此解(清末近现代初·刘永济)  显示自动注释

双桨千荷,层波万月,扁舟又落东湖。冷露闲鸥,如今也似城乌。

淩波几度要琼佩,更几回、吊楚歌呼。算都成、翳眼空华,事往难摹。

伤心群玉神仙府,有西昆楼阙,东壁图书。碧霭千门,晴宵万萼明珠。

云屏未稳华胥梦,早无端、海换桑枯。但牵情、故宇神游,泪满菰蒲。



共169,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