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4752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丁宁朝代:近现代

还轩词·自序

余幼嗜韵语,九岁诵唐诗,至月落乌啼、烟笼寒水等句,辄悄然似有所会。乃学为小诗,年十二,积稿盈寸,顾咿嚘稚俗,几类盲词。及长以屡遭家难,处境日蹙,每于思深郁极时又学为小词,以遣愁寂。初亦随手弃置,自丁卯春始稍稍留稿,至癸酉成昙影集一卷,多半感逝伤离之作。甲戌以后情境稍异,得与词坛诸公时通声气,至戊寅春成丁宁集一卷,唱酬之作占半数。自戊寅夏至壬辰秋,历时十五年,其间备经忧患及人事转变,成怀枫集一卷,是后即不更作。盖知措语凄抑,已成积习。处幸福之世,为酸楚之音,言不由衷,识者所戒。于是结束吟笺,悉付尘箧,蠹穿鼠齧,已渐忘怀。而吴兴周君子美,古道热情,知余最久,悯身世之畸零,恐芜词之散失,愿为付印,并任校订之劳。窃念叩缶之音,本不应浪耗楮墨。第以一生遭遇之酷,凡平日不愿言不忍言者,均寄之于词。纸上呻吟,即当时血泪。果能一编暂托,亦暴露旧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法也。

  一九五七年八月    丁宁

还轩词·重印还轩词序

还轩词三卷系一九五七年八月老友周子美先生所代印,二十年来分赠友好,已仅存一册及底稿数纸。今秋先生及施蛰存先生来函,均有重印还轩词之议,时余久病新痊,视力愈衰,一时无从著手。比邻卓君孟飞,青年好学,知余所苦,愿任校缮之劳,复于底稿中择一二可留者,按序补录于三卷之内,癸巳入皖以后所作为一厂集一卷。全书共四卷,总二百零四阕,皆承周施两先生力助始克完成,谨此志谢。再此书编缮校印皆卓君独力完成,附此志感。

  一九八零年二月    丁宁

还轩词存·初校跋

右《还轩词存》三卷,余友丁君怀枫之旧作也。君名宁,扬州人。幼孤,遭家多难,身世凄凉,以素擅诗词及流略之学,遂以佣书自给,而橐笔之暇仍不废吟咏。余识君近二十年,初以其郁郁寡言笑,秘不以所著示人,心颇疑之。及相处既久,始觉其甘淡泊、重然诺,迥非寻常闺阁所能及。以是时相过从,并得读其全稿。盖君身世抱难言之隐,故其词有不尽飘零之感也。因力劝付梓,以免散佚,并愿董其缮校之役,直至今夏始获写印。昔者,先叔梦坡翁曾与朱彊村年丈于杭之西溪秋雪庵建两浙词人祠堂,祀唐张志和而下千有馀人。而闺阁词人数甚寥落,舍清照、淑真外,无著名者。今君所遭较漱玉、幽栖为尤酷,而其词之低回百折,凄沁心脾,虽不外个人得失,亦未始非旧社会制度下呻吟之音也。今书将成,爰志数语,预料他时当有读其词而悲其遇者。

  一九五七年八月,吴兴周延年子美,时年六十有二

北山楼抄本·跋

维扬有女词人丁怀枫,余未尝闻其名。周子美为师范大学同事,其为丁君油印词稿,余亦竟未知,子美亦未为余言丁君事。近日杭州胡宛春欲问丁君消息,嘱询之子美,子美始为余道丁君身世,且言丁君尚在皖中为典书史,今年亦七十馀矣。余欲从子美假读其集,则当时仅印数十册,悉以赠同好,今无存矣。遂驰书复宛春,且求借其藏本。越三日,宛春寄书来,盖即子美所贻者。余展诵终卷,惊其才情高雅,藻翰精醇,琢句遣辞谨守宋贤法度,制题序引亦隽洁古峭,不落明清凡语,知其人于文学有深诣也。并世闺阁词流,余所知者,有晓珠、桐花二吕、碧湘、翠楼二陈,湘潭李祁,盐官沈子苾,潮阳张荪簃,俱擅倚声,卓尔成家。然以还轩三卷当之,即以文采论,亦足以夺帜摩垒。况其赋情之芳馨悱恻,有过于诸大家者。此则词逐魂销,声为情变,非翰墨功也。昔谭复堂谓咸同兵燹,成就一蒋鹿潭,余亦以为抗日之战,成就一还轩矣。若其遭逢丧乱,颠沛流离,又与漱玉无殊。读其词者,岂能不悲其遇。漱玉古人矣,还轩犹在。百劫馀生,寄迹皖中,隐于柱下。水远山长,余亦无缘识之。因手录一本,资暇日讽诵,寄我心仪。

  乙卯十一月,云间施舍蛰存书

词学图录

丁宁(1902-1980) 原名瑞文,号怀枫,别号昙影楼主。原籍镇江,随父迁扬州。受业于扬州名宿戴筑尧。十三父殁,十六适黄姓,生一女夭,黄纨绔子,怀枫备受虐待,毅然离异,终不再嫁。三十年代初与夏承焘、龙榆生、王叔涵、任心叔相识唱酬。抗战间奉母避走,母死无依,飘零无地。四十年代经人介供职南京图书馆,建国后调至安徽省图书馆任古籍管理员,晚年受聘安徽省文史研究馆。有《还轩词》。

 

共167,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绝句
咏竹(近现代·丁宁)
  七言绝句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托根一任伍蒿蓬,卓立高寒自不同。岂为敲窗读戛玉,安凭劲节战东风。


游仙诗一首(近现代·丁宁)
  七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子瑜老友索句,勉成游仙一解,以应雅命。惜落叶枯蝉,已无复绿荫高唱时矣(一九八〇春,时年七十有九)。

瀛瀚潮平风物好,管城花发瘴云开。一从王子怀珠后,时有仙槎海上来。


感怀二首 丁酉季秋,子美为余校印还轩词成,赋此志感(近现代·丁宁)
  七言绝句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落叶枯蝉井底波,一编重省泪痕多。羡他幸福新儿女,不解伤情唤奈何。


   其二(近现代·丁宁)
  七言绝句 押先韵

往事西溪记昔贤,衣冠应忆拜灯前。而今词笔秋风老,又为幽栖理蠹笺。


古风
七言古风(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一声杜宇天将曙,隐隐红楼澄晓雾。楼中有害正思家,起倚危栏泪如雨。

嗟尔杜宇鸣何悲,独客无家何所归。江南草长故山远,梦逐杨花淩乱飞。

杨白花,无定止,飞来飞去渡江水。愿随逝水莫沾泥,埋骨清流有如此。


晓发(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四六年冬作

邻鸡一再啼,晓灯寒失色。茫然出门去,不语心恻恻。

长年思故乡,暂归亦如客。鬓随风物改,愁共征尘集。

饥驱欲住难,却粒还自谪。潜鳞饵不吞,栖鸟枝有择。

烽烟接天地,吾行将何适。回头望闾巷,漫漫残雾白。


浣溪沙 丁卯二月(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凄沁梨云梦不温,冰鸾昙影渺无痕。清愁如水又黄昏。

芳草有情萦旧恨,游丝何计绾离魂。自甘肠断向谁论。


浪淘沙(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风信一番番,芳序将阑。樱桃未熟楝花残。记得片帆南浦日,料峭春寒。

日暮望家山,烟树迷漫。子规啼遍碧栏干,频道不如归去好。

何处乡关。


蝶恋花(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如水轻寒天欲暮。廿四番风,不断催春去。花外鹃声帘外雨。

断肠草绿江南路。

几度留春春不住,化个浮萍流到春归处。此去天涯知几许,漫漫风絮迷前浦。


一萼红 戊辰春暮题葬花美人(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数芳辰。甚清明过了,依旧是伤春。扑蝶情慵,湔裙约懒,无那如水黄昏。

绕香径、鸦锄漫整,怕杜宇啼醒落花魂。堕粉揉烟,乱红凝露,肠断真真。

犹记剪蛾方罢,又踏青挑菜,转眼皆陈。燕老枝空,云归梦冷,惆怅轻影难扪。

待重问佩环恨杳,捣湘桃和雪驻仙尘。日暮东风吹泪,都化愁痕。


临江仙 秋宵不寐忆文儿(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心似三秋衰柳,情同五夜惊乌。柔肠已断泪难枯。

愿教愁岁月,换取病工夫。

祗道相寻有梦,那堪梦也生疏。西风凉沁一灯孤。

魂牵还自解,分薄不如无。


甘州 画菊(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悄西风、将恨上毫端,枯香又吹醒。看烟鬟亚月,清姿涴露,小劫曾经。

莫道融冰研粉,辛苦缀寒英。不是霜华冷,倩影谁凭。

一自东蓠秋老,便几番风雨,几度飘零。叹孤芳日暮,无复旧娉婷。

待折取铜瓶深护,怕萧疏已失故园情。凄凉感,把悲秋泪,洒向丹青。


台城路 画菊(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碧梧摇落东篱暮。惊心乱蛩凄语。亸粉欹苔,销金卧雨。

一霎秋容非故。残英欲贮。奈玉盒沈埋,冷香难护。

寂寞寒枝,槿围寥落半风露。

孤根久辞幻土。是谁窥色相,倩影轻驻。薄袂扶烟,疏妆滟蜡,依约尊前初晤。

霜魂甚处。怕清夜伶俜,欲归还误。展向吟窗,墨华和泪谱。


玉楼春 夜坐(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青灯如死繁音息,意海恬流时起灭。微茫炉火曙天星,寥落门庭秋树叶。

昏鸦不识中宵月,绕遍空枝还喋喋。几回忍泪嗅残梅,绰约孤芳寒似雪。


唐多令(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细雨敲窗,峭寒欺梦,意有所感,赋此谢蕴真明日饯春之约。

香烬篆难消,愁多夜转遥。听敲窗风雨潇潇。寄语芳菲休便歇,且留取待明朝。

陈梦漾如潮,幽怀卷似蕉。谢殷勤俊侣相招。纵使花前拚一醉,任醉醒总无聊。


南乡子 怀梅妹(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陈恨渺无边,人去香沈月似弦。拚不思量还自解,偏偏,抛却心头又眼前。

长记嫩凉天,执手离亭语万千。漫问别来多少泪,年年,一度秋风一惘然。


高阳台(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中秋坐雨,有怀味琴。

细雨鸣廊,微吟和漏,秋衾初试吴绵。人病花愁,明蟾能几回圆。

旧游已是霜蓬散,况惊传江上烽烟。最凄然,渺渺苍波,何日归船。

高寒把袂当时语,甚冰轮未满,先照离筵。云海沈沈,清辉知在谁边。

孤尊对影从来惯,算销魂未抵今年。再休言,一样情怀,千里婵娟。


浣溪沙(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序:一夕繁霜,秋容憔悴。盎枫盆菊,移置重帘绣幕间。觉别饶幽致,感赋此解。

枫叶流丹菊亸黄。东蓠昨夜有繁霜。深深帘幕护秋光。

已分伶俜寒彻骨,何愁风露十分凉。青灯如水注空床。


浪淘沙(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幽籁转虚廊,落叶敲窗。无端陈恨费思量。待向枕函寻断梦,梦也凄凉。

不语对残釭,清泪凝霜,薄寒疏雨夜初长。屈指暗惊秋过半,明日重阳。


阮郎归(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往事如烟,清宵似水。年年秋叶黄时,病怀如是。

丹枫黄叶一番番。秋光满画阑。还教一息罥人间。

年年和泪看。

愁宛宛,夜漫漫,心随宝篆残。低头无语掩屏山。西风吹梦寒。


台城路(近现代·丁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卯至癸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三)作

冷雨敲窗,乱愁扰梦,拥衾待旦,咽泪成歌。时己巳重阳后三日也。

打窗落叶西风冷,潇潇更闻凄雨。断漏惊心,疏灯照影,残梦依稀还驻。

梨云漫溯,但逝景疑烟,助人酸楚。惘惘音尘,满身凉意散轻雾。

无端十年幻味,夜阑重唤起,清泪难数。咽恨成灰,销諓碎锦,争遣閒愁如许。

冰绡再抚。又罗幕生寒,蕊珠催曙。似慰伶俜,戍楼晨角语。



共167,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