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3003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谷海鹰朝代:当代

捞月集

谷海鹰,一九六八年生于天津,业医信佛,归心净土。素耽诗词,二零零二年师从沽上半梦庐王蛰堪先生,师赐斋号唤云楼。近一心向佛,疏于吟咏,自改斋号为非非小筑。杂采众长,厌矫饰而尚清醇,忌叫嚣而求含蕴,虽未能至,而心向往之。有《捞月集》(诗词集)、《碎花一掬》(随笔)等。

捞月集·序

《捞月集序》  作者:熊盛元

津沽谷君海鹰,习医信佛,性耽吟咏。观其所作,立意遣辞,皆戛戛独造,鲜有抗手。其诗清旷,其词绵邈,得司空表圣“超诣”之境,所谓“少有道气,终与俗违”、“诵之思之,其声愈希”是也。其所以将诗词集命名为“捞月”者,盖其戊申降世,生肖属猴也。夫“猴子捞月”,虽为动画电影之名,而其典实出《法苑珠林·愚戆·杂痴部》,略谓过去世时,有城名波罗柰,国名伽尸。有五百猕猴游行林中,至一树下。树下有井,井中有月影现。时猕猴主见是月影,语诸伴言:“月今日死,落在井中,当共出之,莫令世间长夜闇冥。”诸猕猴议言:“云何能出?”猕猴主曰:“我知出法,我捉树枝,汝捉我尾,辗转相连,乃可出之。”诸猕猴即如主语,辗转相捉。未几,树枝断折,一切猕猴皆堕井中。海鹰君以此名集,实蕴佛家动念辄妄、认有皆空之理,转觉山谷道人《沁园春》所叹“镜里拈花,水中捉月,觑著无由得近伊”,汤义仍《还魂记·冥誓》所谓“是人非人心不别,是幻非幻如何说。虽则似空里拈花,却不是水中捞月”,皆似未达一间。何则?以其情执太重,一如树神讥讽猕猴之偈所云“坐自生苦恼,何能救世月”也。由此可知,“捞月”一名,不惟已悟物象皆如幻影,起念尽为虚妄,亦隐含释氏三生因果之旨也。

《捞月集》中,时有宣说佛理之作,而所拈之境,则极烟水迷离之致。如 “明波蜕影碧参差,又是春光欲尽时。柳尚沈迷甘堕絮,花方彻悟拚离枝。耽禅孤阁餐霞早,爱月连宵入梦迟。廿载情丝今已竭,冰心只付片云知”(《暮春杂咏》)、“碧藕漙珠露,红蕉绾客襟。一年萍迹枉追寻,风撷辋川清韵,高柳付蝉吟。 欲借观花眼,来修逝水心。劫尘狂处叩青禽。几度魂迷,几度怨痕深。几度梦醒回首,天外响瑶琴”(《喝火令·乙酉生辰》)、“绝世琼姿难自处,隐向深宵,怕见蛾眉妒。卜得尘缘叹一缕,空劳星月题朱户。 天意何由悭会遇,谱倦残更,仙韵无人顾。玉骨支离眠瀣露,为谁痴守香如故”(《蝶恋花·昙花》)、“腊尾欣逢二度春,谁怜新岁守空尘?从知天道酬人道,一种炎凉共喜嗔”(《丙戌岁末立春 》)、“漫听寒蝉断续吟,些微幽思透商音。丁宁客羽还留梦,检点青痕莫染金。 云有态,水无心,水光云影两交侵。高天几许清凉意,却向红尘细细寻”(《鹧鸪天·早秋》)、“乞得冰轮作玉梭,鬘天织就忘情罗。恩经怨纬千千结,了却三生梦几多”(《无题十首》之九)……严羽《沧浪诗话·诗辨》云:“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然诗语、禅理,毕竟是二非一,未可等同。钱默存先生《谈艺录》阐之曰:“沧浪别开生面,如骊珠之先探,等犀角之独觉,在学诗时工夫之外,另拈出成诗后之境界,妙悟而外,尚有神韵自广;不仅以学诗之事,比诸学禅之事,并以诗成有神,言尽而味无穷之妙,比于禅理之超绝语言文字。他人不过较诗于禅,沧浪遂欲通禅于诗。胡元瑞《诗薮·杂编》卷五比为‘达摩西来’者,端在乎此”,妙哉此语。细品海鹰君诗词,似对此颇有妙悟也。兹举其五律《雪》诗,试作笺释:

点罢罗浮靥,遥闻郢客歌。光潜心鉴月,香冷梦凝柯。

一色齐三界,千身證六和。从风随意住,天地起沈疴。

首句典出《龙城录·赵师雄醉憩梅花下》: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暮,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旁舍,见一女人,淡妆素服,出迓师雄。与语,但觉芳香袭人。至酒家共饮,有绿衣童子,笑歌戏舞。师雄醉寐,“但觉风寒相袭,久之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罗浮靥”,代指梅花,暗逗“雪”字。高启《梅花九首》:“雪满山中高士卧, 月明林下美人来”,亦此境也。次句则用宋玉《对楚王问》之典:“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亦点“雪”字。两句盖谓己以梅点额,与时下俗艳迥异,一如阳春白雪之曲和者寥寥也。第三句孤迥高寒,化用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韦处厚《葫芦沼》 “疏凿徒为巧,园洼自可澄。倒花纷错绣,鉴月静涵冰”、连文凤《题湿洞》“洞门深锁碧泉寒,控寒玉壶冰雪贮”等句无痕。“光潜”,指雪内外瑩洁,而又韬光晦迹;“心鉴月”之“月”,非惟中天之月,亦隐喻真理、真善美及自性等……此句境界略似李商隐《无题》“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可见襟怀高洁。“香冷梦凝柯”,语极轻灵,谓梦随雪花凝于梅柯冷香之中,似从高骈《对雪》“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歧”与林逋《梅花》三首“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技”化出。此联仍扣住“雪”,不即不离,且曲曲传出冷怀幽抱。第五句中 “一色”者,雪之本色,一白茫茫也,亦即孔子所谓“素以为绚”(《论语·八佾》)。“三界”者,就俗世而言,即欲界、色界、无色界;就解脱而论,乃指断界、离界、灭界;而就无差别境界观之,则法界、心界、众生界也。句中著一“齐”字,最见妙悟,盖谓但得心地如雪,不染尘滓,便可證得如如,而入一真法界也。此句虽侧重说理,而仍不离“雪”字。第六句就扣题论,“千身”乃从陆游《梅花绝句》“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而来;而就阐理看,则蕴《大宝积经》“我常舍千身,支分及头目。为求无上道,闻法无厌足”之意。“六和”者,儒家谓以滑、甘调制酸、苦、辛、咸四种滋味。《礼记·礼运》:“五味、六和、十二食,还相为质也。”郑玄注:“和之者,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皆有滑、甘,是谓六和。”李九龄《寒梅词》云:“霜梅先拆岭头枝,万卉千花冻不知。留得和羹滋味在,任他风雪苦相欺。”以此扣“雪”,又藉以阐明佛理,盖佛家“六和”,乃身和(共住)、口和(无诤)、意和(同事)、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也。此联由一己转写众生,自度度人,立意高远正大,最见菩萨心肠。第七句“从风”,随风也,亦即“因风”,典出《世说新语》:“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王凝之妻,即谢道韫。此又暗扣“雪”字,章法细密。“随意”,语出《三国志·魏志·程晓传》:“官无局业,职无分限,随意任情,唯心所适。”雪本无踪,随风飘洒,“随意任情,唯心所适”四字,恰可状之。末句承前,谓末法时代,天地皆病,况芸芸众生耶?但能“随意任情,唯心所适”,祛妄去执,證取“六和”,则“沉疴”自起矣。海鹰本以医为业,又耽佛法儒道,故以“起沉疴”煞尾也。前七句皆咏雪,惟于卒章显志,弥见其发心之大,济世之殷也。元遗山云:“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此之谓也。

海鹰于诗词一道,别有会心。尝函告我曰:“十几年前的多愁善感并未完全泯灭,只是因阅历与见解的丰富能随时化解。从前如汹涌澎湃、连绵不绝的潮水般的情绪波动,而今只如一阵拂面的轻风。所以也不能说那些感情丰富的诗词所反映的不是现在的我,确切地说,应为我现在的一些瞬间。瞬间过后,另一个我取而代之。”此虽其一己体会,而可藉以窥探旷古诗心,诚可谓片言尽释千年惑者也。其于杜诗,颇赏“两个黄鹂鸣翠柳”,谓“我就喜欢那样的置身世外的风格”,而最赏“王维的辋川诸诗”,以其“空灵超脱”也。故欲明其诗词旨意,当从“置身世外”、“空灵超脱”八字著眼,方能体会个中真趣也。其词则守律甚严,所填慢词,一字不苟,于四声吃紧处把握尤准。如《三姝媚》:“虚棂晨雾掩。望茫茫华都,梦沈神黯。万木萧疏,任日烘星琢,雪皴霜点。绿萼重来,香暗度、空庭尘槛。解事风轻,閒曳琼枝,恍闻鱼梵。 多劫情丝难忏。甚散落天花,逗襟成魇?慧业兰因,竟托根萍絮,影消痕淡。谱涩朱弦,惭未有、禅心如剑。记取笙歌酣处,波深浪险。”自注云:“此调二句领字后连用四平声,末二字去上声,木、萼、落、业、涩等处需入声,连仄处尽量分上去、入去。”盖参照梅溪、梦窗同调词定律也。其实海鹰倚声非仅侧重声律,更追求立意高远。即如此词,上片写清晨梦醒,推窗望远,大雾迷漫。在万木萧疏中,绿萼梅却送来暗香,缭绕于空庭曲槛。梅本与禅有不解之缘,故依稀听到木鱼梵呗之声也。下片意脉不断,以“多劫情丝”过度到忏情。天花沾襟,结习未消也;絮果兰因,业缘太重也。此自叹亦慨世人结习太重、刚强难化也。所可憾者,无犀利禅剑断其尘根,只能漫拂瑶琴,冀其觉悟耳。一结自警并告诫世人:万勿沉溺尘海之中,否则必涉“波深浪险”,而万劫不复也。全词寄寓禅理而不枯窘,诚非易易。

老杜诗云:“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戏为六绝句》)。纵观海鹰《捞月》一集,题材似不宽阔,古风亦付阙如。所作虽美如兰苕翡翠,而终乏掣鲸碧海气象,盖其每孤窗自守,不好出游,故笔路眼界,犹未臻恢弘之境也。苏子由云:“辙生十有九年矣。其居家,所与游者不过其邻里乡党之人;所见不过数百里之间,无高山大野可登览以自广;百氏之书,虽无所不读,然皆古人之陈迹,不足以激发其志气。恐遂汩没,故决然舍去,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过秦、汉之故都,恣观终南、嵩、华之高,北顾黄河之奔流,慨然想见古之豪杰……”(《上枢密韩太尉书》)。海鹰君春秋尚富,倘能于博览万卷之馀,更行万里之路,则他日之造诣,未可限量也。海鹰君勉乎哉!

二00九年十二月廿八日,岁次己丑畅月,剑邑熊盛元草于洪州

捞月集·跋

此书从资料收集、整理、校稿,乃至请人题签,全仗晦窗先生。较之他的热心,散淡的我反如局外人。

我因常历传奇事件,故深耽内典,懒于世事,虽爱诗词,亦不过随缘而已。自知尘缘已淡(一九九八年一道行高深之比丘尼曾提及我的过去生,点化我,并预言我的未来,经十馀年验證,其言真实不虚),文字之缘亦将尽矣,权将此书作为今生对诗词的纪念,水月空花,付之一笑。

感谢吟坛诸师友,特别是晦窗先生,并谢吴利环老人为此书题签!

阿弥陀佛!

己丑腊尾谷海鹰于津门

 

共239,分1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榴花(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魂萦安息国,未肯嫁东风。飐碎无言绿,妆妍触目红。

情天焚日月,异域傲穷通。梦惹千星坠,归心夜夜同。


次韵和晦窗先生中和节后二日大雪(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春容疏且淡,寒雾袅纷纷。冰泮风痕簸,云烘日色醺。

柴关常谢客,雁背又逢君。灵鹊占花信,玄音隔柳闻。


无题次晦窗先生韵(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欲启灵台锁,冰弦意惘然。青禽来几度,槐穴是何年。

梦蚀花间月,魂游笔底天。风酣春蕊落,古井漾微涟。


云(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因拘三岛月,来驾一天风。骀荡灵襟白,氤氲醉靥红。

情深拚化雨,缘尽复成空。身世何须问,仙根自不同。


风(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空中生妙有,无色亦无形。密迹徵群籁,高标访俊翎。

骨清尘自落,幡动意长惺。草木甘臣拜,芸窗未忍扃。


丁亥初夏次韵赠力夫兄(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暖纵风馨,添妆柳眼青。今吾寻故我,有相蕴无形。

别意閒中掬,知音曲外听。轻邀云一片,来绕短长亭。


赠淩寒(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豆蔻香初绽,娇痴未解愁。唇轻嘘竹梦,指巧擪龙湫。

但恼江南雨,长为案侧囚。他朝丝茧破,化蝶自优游。


丁亥冬至(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密掩今宵月,云心为底痴。空桑三宿恋,香梦一朝辞。

娲老天难补,弦残韵可期。莫如循旧迹,阆苑护华芝。


雪(当代·谷海鹰)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点罢罗浮靥,遥闻郢客歌。光潜心鉴月,香冷梦凝柯。

一色齐三界,千身證六和。从风随意住,天地起沈疴。


七言律诗
家(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閒为乐土乱为荆,诵罢弥陀又演兵。敌我频更无胜败,悲欢不定有阴晴。

油盐酱醋施禅味,锅碗瓢盆结阵营。小室三人成鼎立,惺忪日月忆前盟。


无题(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淡月怜妆浣素衣,寒门绮户共清辉。三生幻梦恩和怨,百代文章是与非。

药裹吟笺消翠鬓,炉香贝叶诵春帏。庄生一曲花阴转,睡蝶惊迷带露飞。


静夜有怀(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轻尘锁梦涩丝桐,半褪腮边妩媚红。花影纹身书缱绻,窗纱织月碎玲珑。

情归冷韵添吟趣,笔撼残心系转蓬。两处分消魂一缕,更深最怕听鸣虫。


无题(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怕向前尘忆逝波,当年月染醉颜酡。携分片语三生愿,梦落残灰数载疴。

药债争延诗债苦,花痕反纵泪痕多。无端锦瑟留遗恨,错谱相思一曲歌。


癸未暮春,京华玉渊潭看樱(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领略京华别样姿,春阴不雨柳绵迟。偎湖笛逐东瀛雪,落径香迎皓首师。

好梦如诗花畔缀,清谈似露酒边滋。红颜一句无心语,却惹词人暗泪垂。


夜读(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百代风华一册收,閒来展卷纵神游。灯前读落秦楼月,茗畔吟空楚客愁。

易主江山歌玉树,回春锦绣掩荒丘。乘除造化凭谁问,万叶窥窗乱点头。


夜值(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深宵出诊过塘陂,弱柳披云自在垂。卧影丛花消酩酊,笼纱香雾护葳蕤。

星沈水底耽清梦,露卷蕉心怯半规。静履空阶怜夜脆,薰风萦袖暗相随。


无题(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枕秋阳午梦长,幽思叠叠损柔肠。风拈绮句追庄蝶,柳绊游禽返故梁。

碧水怜花簪落蕊,痴蛾殉燄爇心香。经年尘事催人老,病起吟窗嫩菊黄。


早春杂咏(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寒烟薄日荡氤氲,檐雀啼风未忍闻。隔岁忧欢滋密蕾,移窗光影弄回文。

难扶弱质频量药,怕触相思不看云。鸾镜香尘呵逝梦,朱颜暂使护殷勤。


春日偶成(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柔风曳柳舞蛮腰,经岁残寒逐日消。一点阳和茸绿嫩,千般春意纵花娇。

纸鸢牵梦游空阔,庭雀衔云破寂寥。乍抚丝桐弦指涩,零音碎韵挹香潮。


甲申生辰(当代·谷海鹰)
  七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年閒梦坠南柯,弦月催妆损黛螺。笔底花痕衔墨淡,鬓边秋气浸霜多。

灵台错结相思子,幻海争翻不息波。断续蝉声吟逝水,钗盟鹤约两蹉跎。



共239,分1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