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8270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林英男朝代:当代

平沙集

林英男,字岸谷,号平沙。祖籍福建丹诏。一九五二年生于闽南,长于粤东。一九八二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

平沙集 黄天骥序

近日,林英男同学赐阅其大作《平沙集》,再三嘱我作序。我虽事冗,却之则不恭。而且,校友毕业多年后,仍兀兀穷年,孜孜不倦地潜心于诗词写作,这精神也确值得学习。便抽出时间,细读英男的诗作。
记得在『文革』结束后,我在中大中文系给七七级的同学讲授魏晋隋唐文学史,倒未曾给英男所在的七八级上过课。不过,说来也是缘份,七八级同学在毕业后,常常邀我相聚。他们一直关怀母校,帮助母校。特别是他们同窗之间,情深谊厚,常常使我感动。我虽然没有机会在课堂上和他们直接交流,可是,三十年过去,在这年级九十多位校友中,许多人的音容笑貌,也依然历历在眼。师友之间,融洽无间。我在中山大学学习工作了六十年,而和没有上过课班级的学生,彼此一往情深,延续了三十年,也确少有。此中缘故,我实在也无法说清,祗能说是人生中难以遇到的缘份!
英男第一次让我看他的诗,是在他毕业后约十年的一次聚会上。记得那时他穿著笔挺的蓝色西装,神清气爽。席间,他从口袋里拿出几首小诗,说是让我看看,同时也问了些有关写作格律诗词的知识,我随便看看,也稍作评点。老实说,那时英男写诗,还未进入门槛,我在匆忙之间,也不知说些什么为好。
大概到新世纪之初,英男入住中大教师宿舍,离我家较近。有一回,他把一大叠诗稿,交给我看。翻阅后,觉得还好,而且知道了他对写诗有强烈的兴趣,也颇替他高兴。不过,那时彼此都忙著别的事情,我也来不及和他彼此切磋。
又过了好几年,我们虽同住一校,但见面不多。偶尔知道七八级的校友,有好几位热心写诗。手机电脑,成了他们传诗递简的飞鸿。我又听到七八级的校友们说,在这年级的诗客中,英男最为用功,他常在网页上发表诗作,得到好评。这回,他发给我《平沙集》,我仔细拜读,才知道他确实是学业大进。所写诗
作,与前两回交给我看的,不可同日而语。我想,『工夫不负有心人』,凡作事,祗要『一灵咬住不放』,是总能作出成绩的。英男的诗,风格属沈郁遒劲一路。试看他《自题平沙集》的第一首,便很容易发现在典雅的辞藻中,压抑著一股嵚嵜磊落之气。他那些纪念亡父、亡兄、亡友的诗,写得情感真切,哀伤中又流露出自己对生活不平的牢骚。我很奇怪,为什么他的风调,会显得如此深沈?一问英男,才知道他在大学毕后,经历崎岖。境内境外广阔的生活面,既让他对现实、对世界,有更全面的认识,也让他对人生、对历史,有更深切的感悟。所以,在《平沙集》里,没有轻率的应酬之作,他落笔总是沈重的,认真的,严谨的。我看得出他在有些诗里,用辞遣句,反覆斟酌,甚至有时还会过于考究。但一题在手,总不会率意为之,草草了事。所以,这本诗集,虽名曰『平沙』,实质似苍岩。忧时论世,有棱有角;伤逝怀人,深沈老健。这和时下一些诗作,在无病呻吟中给人流滑之感,大不一样。『诗穷而后工』,英男经历过有顺有逆的人生道路,写出的诗,也分明留著或深或浅的脚印。沈郁中时有奇兀的风格,也照见出他的牢骚抱负和个性。
英男告诉我,近十年,他潜心读书,恶补经典。到而今,他也过了知命之年了吧,但竟仍焚膏继晷,勤奋向学,乐此不疲,实在令人感佩。我们从《平沙集》中,也可以见到他喜欢用典的习惯,这说明他读书之多,用力之勤。否则,他不可能处处拈来,让诗作添上了书卷之气。当然,好用典,也是一把双面刃。这一点,相信英男在创作的过程中,是深有体会的。
我读书,往往如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至于写诗,近几年,
不晓得为什么全无兴致。比起英男的用功,自觉汗颜。也许年龄渐大,壮志消磨。在网络各种消息的引诱下,对著荧幕,反耗费了不少读书的时间。所以,英男嘱我写个小序,颇觉为难,不过,想到这一回,在中文系七八级同学毕业三十年聚会之际,英男捧出这本《平沙集》,让师友们分享他的喜怒哀乐和人生感悟,实在很有意思。再三踌躇,遂承嘱命笔,也作为我对特具凝聚力的中文系七八级校友,再三致意。

平沙集 三十年前的诗坛论战再回首 黄树森

林英男送来他的诗集《平沙集》让我写序,我欣然应允了。
三十一年前那段无法超越的印记不可能抹去。神马并非都是浮云。
没有一滴雨会说自已造成了洪灾。但每个洪灾内边却都是一滴滴雨汇集而成的。
我在这个时间段也面临转型,走在从心灵封闭到心灵牧放的历史隧道里。我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下半叶,有相当文字为『受命行事,呜鞭示警』之作,『虽是受命之作,有著江湖庸医吞错自配假药的苦衷,也有大任于斯的年少春风得意和为左记云翳所遮的悲凉』。我在编审职称评审中的这段话,开始摒弃罪孽年代的窒息和崇拜,开始释放悄然萌动的惊异和好奇,开始沐浴潜滋暗长的开放和挣脱,因之与林英男们年青一辈也有了沟通可能。
一九八一年一月号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文学杂志,决定发表黄雨批评朦胧诗的文章《新诗向何处探索》。一九八○年十二月,作为理论编辑的我,约了中山大学中文系在读的大学生,到文德路省作家协会,座谈朦胧诗。就新诗的革新与探索,开了一个会。记得有辛磊、林英男等应邀。辛磊即前些年写长篇小说岭南三部曲之《大清商埠》《大国商魂》的作者之一,第三部《大江红船》尚未写完,辛磊英年早逝,俊才痛失。近期,在和刘中国的闲聊中,被提及的同学中,林英男是频率很高的一位。这让我重新梳理过往的记忆、审理以往的作为。林英男在那个座谈会上的发言,观点清晰、不同寻常,带有年青人的理论锐气和敏捷眼光。于是敲定他撰写一篇与黄雨商榷的文章,我问他在七天内,能否完成。林说:没问题。于是,我把黄雨文章的条样交给了林。于是,就有了发表在一九八一年二月号《作品》上林英男的《吃惊之馀——就新诗的探索方向与黄雨同志商榷》长文。
林英男文章,影响极之深广。那时候的《作品》是个很牛的刊物,发行量达七十九万份。时至一九八二年,《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六期上,发表了该校著名教授黄药眠的万字长文《关于朦胧诗及其他》,为黄雨辩护并对林的文章进行了全面的反击和批评。
这多少有些吊诡,也令人错愕。一位著名教授,放下身段,对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如此的青睐。一场对新诗的理解歧见,有人力顶有人吐槽,这很自然,却然引发一场南北呼应的激战。张爱玲说『出名要早』,如今衍生开来,说『裙子要短,出名要早』。俊才精英就一定能够艳遇『出名要早』的强大身影么?林英男一九八二年毕业,罹难接踵而至,羊城晚报要林分配到羊城晚报工作,不成;一九八四年,省文化厅打算把他列人才第三梯队,调入省文化厅加以培养,也不成。学校某些政工用档案罗织评语,把他打入另册。虽然后来学校为他修改评语,删去不实之词,但已经耽误了许多机会。那年代档案如同一个生死簿,要你下地狱就升不了天堂。那时候的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在中国舆论界很牛,是开放改革舆论的引领者先行者,林英男错失良机,历经了一场命运之战。
这场论战中,黄雨提出了究竟哪一种称得上是『新一代的诗』?『新诗如何创新,追求什么,朝什么目标探索?』的问题。他从一些新人的片言只语,摘下的关键词是『土壤』、『人民』、『不能靠梦活著』、『时代』、『改造外在世界』等,他用一个『革命的、现实主义的道路』回答了他所提出的两个问题,而他眼中的朦胧诗是,『脱离现实,思想苍白,语言离奇,玄之又玄,是个人主义的自我膨胀,是『梦想自由者的绝望的情绪』。
与黄雨传统的、守旧的思维视野殊异,林英男认为:『十年动乱创造出奇特的一代。』『四五證明:醒狮睡了,睡狮又醒了。象五四前夜,历史又一次脱节了。亚洲大陆断裂了,在中苏边界;五大洲飘移了,在太平洋相撞。在历史的脱节点,他们愤怒;在断裂层喷射的岩浆中,他们垮掉;在大陆飘移的震荡中,他们迷惘,但他们站著,站著愤怒,站著垮掉,站著迷惘——站著思考,千百万年轻的脑袋在日夜掘进,要为地球的脑海增加新的皮层和沟纹。』黄药眠的文章,对林英男『青年诗人经常用的手法,是朦胧的意象』;要有『零星的形象构图』;『富有运动感的急速跳跃』;诗应该有『交叉对立的色彩』;要有『标点改进和语法的主观化』;写诗要『哲理和直觉的单独表现或熔合』;做诗『要用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奇特的语言结构』七点提纲,逐条进行了分析和反驳。这属于艺术上的探付,倒也无妨。但黄药眠论及朦胧诗理论的思想根源时,却有点煞有介事,似是而非,呈现荒唐做派与傲慢。他列举了四条:
一、看不清客观事物原貌,以及事物与事物间的联系;
二、把社会里的人都看成是各人自我的活动,变成自我展示的个人主义者了;
三、没有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没有力量把纷纭复杂事物加以类化;
四、对祖国的语言修养很差,又不肯虚心地向人民群众学习。
这真是文化固化不易撼动的生动写照。
对于时代的看法,黄药眠一面惊异林英男的『博学』,一面提出了他的定谳评语:『我们讲的是诗,为什么突然要扯到自然界这样的巨变呢;我们应该怎样来对付它呢?』『作者幻想出天崩地裂的恐怖的形象,好象地球都快要破灭的大灾难来临了,然后把大灾难作为前提,提出要写现代诗的结论。』
此论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今生何世?还有点晚清朝廷缉拿乱党的劲头。其实,林英男在与黄雨商榷文章中鲜明发出『他脚下的地却从现实世界的大陆分离出去』,到底『是年龄的距离,还是时代的距离』的天问。
一九八○年,正是在『文革』『天崩地裂的恐怖形象』展现之后,正是『大饥荒』『大逃港』、『大灾难』,中国现代化这部汽车龙钟老态,步履蹒跚,一再踉跄,乃至不救之后;也正是邓小平听闻『养五只鸭子就是资本主义』的惊谔,万里看到幼儿在锅中取暖惨象的痛哭,彭德怀看到工人无裤可穿的怒斥之后,这就是中国环境的危如累卵、非开放不可的历史现场和时代形象。林英男的『时代距离』论所表述的一代年青人忧患、困惑,正是这场论战的命意点穴之笔。
文学史,不应该祗是作家作品的编年史,更应是文艺思潮的发生,发展、替代、转变的历史。文艺思潮,也绝非风格流变的演绎,更应是现代性理念的碰撞,交锋。这场朦胧诗论战的焦点,也正是在『现代性』两个轮子:市场化与人文化。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共享的文明的话,那也就是这个具普遍世界意义的现代性了。现代性的共享性多样性并存,正是林英男们所孜孜以求的愿景。社会越封闭愚昧,其社会认同,越强制和盲从;社会越开明开放,其社会认同,越自愿和合理。历史的灾难太深重了,它也生成了一种进步,以往的一切都要用实践和理性去重新审理,包括朦胧诗和文艺思潮。中国文化是否具有多元开放性和自我批判度,是否具有现代性思维模式,是否具有自创能力,是我们不可能避开的问题,别老拉上老外背书。
学生时代的创造性,往往被刻意追求一致斫丧自由的工具化社会化过程给扼杀了,如果再加上意识形态,那无异是对学生才能、性格、命运的摧毁。六十岁一个甲子,正是知识分子,用自己的磨难、思考和行为,追问和践行生命的终极意义,焕发思想与精神之花那流动而常青的生机,在知识沈淀和经验积累完成之后,奉献社会,润泽修身,知事悟道的第二个黄金周期。
林英男三十一年前一时苍茫,掩蔽著另一时的辉煌,另一种成功,彰显著另一种精彩:在大学任教期间,他出版了学术论著和教材多种,他毕十年之功研究古诗词,写就了这本《平沙集》和呼之欲出的《谢灵运评传》。
《平沙集》系作者八十年代论战之后,三十年间内心感受抒发,志向踌躇呈现,静思超然沈积的一个集成板块,上口耐嚼一色,文采思考齐飞,堪称独树一帜之作。『恶木难成君子翳,呜条岂是太平林?』(《越吟》)『十年转石空留响,两掌抟沙独笑吾。』(《自题》)那种突围后的快感,挫折后的坦然,那种凄美;『萧寥晚雨扰禅那,俯仰沈沈问壁呵。』『襟抱一轮沧海月,迷茫即佛是燃灯。』那种生活磨难后的平静,淬砺后的静思,那种禅悟;『六十年愁罹率野,八千里路戴孤星。』『一寸溺灰同此劫,百年海客异乡风。』『屡折民肱无九转,壶翁朝暮作狙公。』那种对灵根身世的缅怀,个人际遇的感慨,辗转异乡的吟咏。其诗作对仗工整,用典丰富、精当,读来琅琅上口。那种韵律美和古典美,都是我所喜欢的。它的诗味浓郁,历史厚重,格律严谨,都是可传之久远的。是为序。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广州

平沙集 徐晋如序

昔陈亢问异闻于伯鱼,伯鱼应之曰未,且述『不学诗,无以言』之训,是知至圣传鲤,亦首诗教。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岂圣人以诗者仁孝所蘖耶?平沙公幼时,父母恩违,依慈庇长,初未得诸庭趋。己未腊月,父弥留,奔挽未及,至则幠衾矣。扶柩归故宅,夜阒籁沈,神哀形毁,不脱绖带,以待天明。明旦曦窗下,惟遗像高悬,破纸满地,捡之则其尊人遗诗也。平沙公藏之三十馀年,灯下偷展,辄心大恸,情志渐萌,遂亦成诗人。呜乎!鬼神之事,子所不语,而下世之人,能传骚心,诗教之通于幽明者亦大矣!今集中家祭之什,哀暴风之不止,痛离魂之未返,荒天穷海,啼血怨春,仁孝之心,可质天地,诚中形外,故尤能动摇人心。
平沙公于学无所不窥,而诗学用力最劬。唐时高达夫年三十五始学诗,而终能自出一头地,平沙公学诗更晚于高,而勤力诗道,孜孜矻矻,积年所为,洋洋大观。其志廉,故高旷沈雄,如蹈五丁;其行洁,故质实峻伟,如遇奇士;其学博,故驱驰坟典,如运密珠;其思深,故幽怀深致,如犀照水。清人说诗,有诗人之诗、才人之诗、学人之诗之判,平沙公非不欲为诗人之诗也,而才为学所掩,下笔独典重如籀篆。窃谓此体肇之颜之推,后之得之者惟顾亭林,至公而三矣,盖真儒者之诗也。余蒙平沙公不弃,许以忘年,更以道合志同,时相盘桓,然亦未敢云知公。概乎言之,其诗无论古近歌行,儒者之志,一以贯之。又尝攻西学,不硁硁乎乡曲门户之见,故诸作议论正大,文辞排奡。此又公诗独造之境也。
于戏!乙巳以来,科举既废,中经陈胡之乱,红羊之劫,吾国文化,竟成土苴。公之情志,托于歌诗者具在,然季世鄙文崇质,识者盖鲜矣!
盐渎徐晋如于横艾执徐年彊梧协洽月游兆汭汉日

平沙集 跋

余真啖名者也。余所啖之名,实之宾也。实者,儒学之以修身为本,进则修己以安人。仆虚掷六秩,忝届耳顺,学尚不足误人,德犹不堪修己,以此啖名,欺世耳。若乃如是之身后名,洵为赤道冰山,不如即时一杯浊酒。故嗜酒者,真啖名也。洎半百之齿,余知耻近乎勇,勇而始学诗也。尸居袖手,坦荡之馀而有诗。好古之故,余诗之体,糟粕也;嗜酒之身,余诗之味,醪药也。唯以志年遭惊恐,经络不通而麻木不仁,医者谓之痹症,长年啜之以醪药也。醪药五味杂陈,甘苦自知,辛酸为己。或曰理可修己,而不可强人,强人无异于以理杀人。故知药可疗己,未必治人;诗能娱己,未必悦人。夫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嗟夫!诗以悦人为诣,即近乎谀人矣! 是为跋。
平沙壬辰夏于康乐园客卢

 

共117,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覆瓿(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覆瓿千行卷,一杯身后名。壶中空捣药,胯下厌言兵。

日暮长庚继,星沈短烛明。起看天抑塞,四顾陷秋声。


晨游康乐园欲雨(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曦光醒老树,古月尚依人。波诡鲲鳞捲,风摧鼍气泯。

楚弓遗梦野,秦鹿走今晨。宵昧周公戏,空留蜃海尘。


晨寤思虑潮语雅吟文读字注音事(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一宿听萧雨,开轩新霁收。霜欺初瘦竹,病忌侧寒秋。

问韵耽濡首,垂帷勘刻舟。故园谁拥鼻,求野采蛮讴。


离离(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离离千仞碣,策策转蓬风。兰菊时皆误,箕裘梦已空。

云中青玉案,灯下白头翁。霜露泠泠夜,啾啾泣月虫。


重九(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商飙何所恨,持剑到天涯。世事蒙宣纸,市曹喧墨鸦。

头从今日白,雨比去年斜。园菊离披后,风前笑篆蜗。


长城(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游龙东海出,西去势虚冲。鞭石连霄汉,燃烽啸鬼雄。

千峰蟠气贯,万里血枫红。横亘苍穹下,浮云正断虹。


月夜中大园西湖边漫步偶得(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己丑作

湖鉴沉天璧,月灯挂柳条。兰亭杉渚拥,玉带影波雕。

桂馥溶蟾色,花轻吐石尧。奈何临死水,心事付江潮。


煮茶二首答二八居士(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戊子作

源来天地气,日月桶中挑。静水澄脂碧,流滢珠玉潮。

空潭沈刹影,渚菊远尘嚣。瓢小春归瓮,瓶深夜浪飘。


   其二(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押豪韵

题注:戊子作

银瓶泉半醉,红炭紫壶滔。鱼眼存胸臆,松声伴海涛。

枯肠三荡涤,铁骨五翻淘。七碗生风后,方能读楚骚。


枯蝉(当代·林英男)
  五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壬辰作

平沙腾宿雁,大野晓星寒。曾叫零丁月,又过惶恐滩。

孤根萌绝地,业语聒枯蝉。阅世春秋隔,声悲露更漙。


七言律诗
自题《平沙集》(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狂歌枉似缺琼壶,大患前缘有此躯欲葬吟魂无净土,难胶断梦耻悬弧

十年转石空留响,两掌抟沙独笑吾。一字冥冥逢百丈,不辞万世堕禅狐


   其二(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歌韵

萧寥晚雨扰禅那,俯仰沈沈问壁呵。欲洞汗青须日月,难刳肝胆照山河。

癯魂岂染三遗矢,枵腹空鸣一吼鼍。鲁酒自斟犹自献,文螺紫贝扣蛮歌。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初度(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日逢贞下起元初,造落空亡有似无骨病已然成散木,诗焚祗为照冰壶。

随魂颃颉禽填海,与我周旋虎负隅。大梦泬漻春寂寂,浑沦九野听啼鸪。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二 元日(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虞韵

题注:辛卯作

凭谁指顾卜黄雏,嘁嘁鹓胎失槁梧。曾魇青春焚玉石,戏绳赤日炙桑榆。

长街总剩痴呆卖,寒野犹闻怖鸽呼。醉倚屠苏到东海,蓬莱月冷问麻姑。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三 梦中(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题注:辛卯作

翩翩大鸟舞青蝇,吊我萧魂笑此生。六十年愁罹率野,八千里路戴孤星。

日神人面虎身黼,朔魄婵心兔眼冥襟抱一轮沧海月,迷茫即佛是燃灯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四 故园(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东韵

题注:辛卯作

三间老屋故江东,琴鹤人天各转蓬。一寸溺灰同此劫,百年海客异乡风。

不辞咥虎林泉下,长痛生灵羿彀中。屡折民肱无九转,壶翁朝暮作狙公。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五 越吟(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侵韵

题注:辛卯作

陵谷风悲断越吟,赭山由蘖郁森森。煌煌赤马桃千树,落落禅狐业一音。

恶木难成君子翳,鸣条岂是太平林?题襟瘗鹤空啼血,倚树但怀陶令琴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六 蝉蜕(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题注:辛卯作

廿六史从何说起,如拈黄叶止儿啼秦皇以降称封建,奴隶夤缘到伏羲

丱角严妆祭河伯,徐娘半面坐皋比平生听尽盲翁鼓,老去几重蝉蜕皮。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七 问道(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阳韵

题注:辛卯作

昔学屠龙入大荒,疗饥苦觅禹馀粮作书苍颉谁号夜,肇孽秦赢鬼打墙

桃域无人知有汉,华胥半日妄为唐。焚坑遗炭难充墨,坐格琅玕送夕阳。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八 步李少荃《绝笔诗》韵(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寒韵

题注:辛卯作

道远朝闻未下鞍,身轻夕死又何难?罡风虎啸枰空寂,晦雨鸡鸣炬近残。

峰去万重孤雁渚,秋来一叶故文坛。冥冥避篡偷安日,泮水尼山不忍看。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九 讨海(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虞韵

题注:辛卯作

何堪乡里小人呼,浪捲云鸥荡海隅。鹤梦寅公镗鎝语,豹游山鬼自由躯。

鲋鱼溷鼠皆无粟,朱范亭林独引蚨但听寒山钟数杵,蠡船夜半到姑苏。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十 隐市(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支韵

题注:辛卯作

廛市嚣嚣觅小诗,嵖岈楼宇泛金熙。绵云袅袅撩刘瑾,海气荒荒隐范蠡。

豹骨支离皮讵在,虬柯屈曲势难移。已无红泪题吟简,欹帽梁鸿啸五噫。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一 归来(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歌韵

题注:辛卯作

铁马冰河稚梦多,春迟老至意如何?闭门种菜唯耽食,射虎椎秦尽醉哦。

壁上吟龙冲斗去,胸中涌岳拍鲸过。天风海雨归来客,古井无由翻逝波。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二(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题注:辛卯作

空中传恨梦中来,祗辨昆明旧劫灰听竹林间回绝响,缘尘世上笑生埋。

尊前蹈海还魂鬼,灯下沈沙锈剑薹。南国木棉春落叶,败红时节为谁开?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三 还乡(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删韵

题注:辛卯作

塔影阑风逝水潺,栖迟归棹怯乡关。零馀世界孤根贯,万里霜天蹇雁还。

旧故相疑今润土,稚孙更似昔童顽。工夫茶厚潸潸洒,老泪酒颜三折湾。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四(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侵韵

题注:辛卯作

故江风雨久侵襟,梦浦烟寒百尺浔。一饭千金赍冥报,再生六道有乡音。

沙黄兔尽甑中犬,月黑仙飞庭后禽。胯下如今何率兽,漂娘失地遍淮阴。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五 儿曹(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题注:辛卯作

五斗劳劳竞折腰,丛林瘴雾隐狼枭青春倜傥刘琨舞,意气澎渀伍子潮。

北海宁无巨鲲化,东君且作病梅疗。篁根犊角穿岩出,叫雨箨龙冲九霄。


辛卯元日六十初度十六首 其一十六 愚公(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东韵

题注:辛卯作

八月浮槎海未通,龙蛇溷溷起秋风。接天北去南辕辙,顾影低佪赘世翁

醒后谁论床上下,禅中自见水西东愚公不恤天心渺,择善始知今古同。


同韵和行素兄《答故人》(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自织笭箵逐水流,蛮烟食蛤下沧洲。曾惊窸窣床头蚁,敢羡唳嘹云底鸥?

笑我避秦消白日,凭谁持钵度青楼身栖梦棹醒何世,夜夜江声咽未休。


回乡感赋七律四首 故江(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收拾尘缘掸劫灰,枌榆啼宇似萦回。久违枕上双溪浪,贻笑江浔古炮台。

沈浦皎轮玉方碎,观河皓鬓影奚哀。桃源不带看花眼,息媛无言岁岁开。


  其二 家慈上寿诞辰(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阳韵

题注:辛卯作

银丝鲐背阅沧桑,桃李秾繁遍梓乡。九训和熊垂后嗣,三迁封鲊愧高堂。

啼儿难肖老莱子,臞母萧然碧玉琅。喜望期颐千岁枣,玄孙绕膝庆馀长。


  其三 江村(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元韵

题注:辛卯作

平芜乱蜃没江村,立尽苍茫日夕昏。白露难晞他日泪,黑潮曾渍眼前垣。

南冠挚影犹黥面,北陆封冰更覆盆逝水潺潺何限恨,鳄鱼早摄自由魂


  其四 怀先严(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寒韵

题注:辛卯作

腊梅陨后一春酸,戚戚松楸宿草寒。鲤对空庭荒六秩,歌呺四壁吊孤鸾。

敲欹驽骨诗犹悔,哭白乌头夜未残。片霎鹃声夕阳里,南陔无处采幽兰


康乐园漫步赠爱妻(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执手偕行壮岁过,白云山下可观河。胶林路渺涛声浩,砚席经穷天问多

溷溷陶轮娱及我,喧喧尘浪笑由他。斯园康乐遗金玉,雨后风烟散晚珂。


辛卯岁末过废塘观残荷(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卯作

残荷败叶二三枝,褐骨饕风送岁时。白鹭乍来怀碧镜,青蜓孑立曳鹑旗。

落红浮藻漪相拥,无主有根谁得知。横雨飘萧浑不觉,枯形落落洗尘缁。


无眠(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焭焭炳烛步如酲,沆瀣侵襟未朏明。大宇冰轮方堕海,一池星宿不知名。

蚩尤刬地凌三极,旱魃幡然役六丁。赤焱黄沙谁罪己?溷茫何处听天声?


见胡马君新书腰封『文化遗民』一语感赋(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应怜斗柄苦孤悬,无复槎洄云汉烟。洙泗苍茫悲紫塞,楛榛寥落觅青毡

尧年鹤语犹寒日,铅泪铜人未老天。忍听盲翁狂负鼓,波翻麦秀影芊芊。


   其二(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阳韵

题注:庚寅作

反认他乡是故乡,作场皮偶合荒唐。无边落木鸣饥凤,千丈吟鞭系夕阳。

一万年过谁著史,八殥劫外水流觞。草间苟活曾三户,遑辩枯稊百尺梁。


   其三(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支韵

题注:庚寅作

赭尽沧州哭伯夷,荒原欹仄雪澌澌。谁弹中散无头曲,义薄海宁遗世碑。

麟角曾经埋鲁野,牛毛侉落喘吴皮。自由莫典沽山价,五百田横才是诗。


悼李汝伦先生(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气寒野史亭云暗,声满中州韵雨凄。畴昔论衡悲指鹿,于今遗恨对残棋。

横流四海刍荛泪,辟易千军国士诗。曜象敛光营奠日,殒星幡拂哭灵时。


庚寅初春早雷风雨连霄寤起彷佛草成(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作

轻雷触手未生春,宿雨难湔此劫尘。病骨偏生狼虎地,痴魂已渡斗牛津。

还寻四海前缘剑,冷对再来新鬼神。起坐挑灯看孑影,嶙嶙荦似烂柯人。


五九初度戏作(当代·林英男)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寅年正月初一,余五十八周岁生日。
庚寅作

日逢贞下起元初,名谶嵚崎荡五湖。啸傲难登华岳顶,盘桓岂有阮郎途。

半生阳九耽嫠恤,一造空亡戏匹夫。千古要离坟尚在,择茔何必问青乌



共117,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