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目录 上篇 下篇
苕溪渔隐丛话·卷四十七 胡仔

山谷上   洪驹父《诗话》云:〔山谷父亚夫,诗自有句法,山谷书其《大孤山》、《宿 赵屯》两诗刻石于落星寺,两诗警拔,世多见之矣。余记其《怪石》一绝句云:『 山鬼水怪著薜荔,天禄辟邪眠莓苔,钩帘坐对心语口,曾见汉唐池馆来。』老杜祖 审言,与沈、宋同时,诗极工,不在沈、宋下,故老杜诗云:『吾祖诗冠古,同年 蒙主恩』是也。山谷句法高妙,盖其源流有所自云。〕

《漫叟诗话》云:〔山谷诗云:『遣闷闷不离眼前,避愁愁亦知人处。』乃出 庾子山《愁赋》云:『深藏欲避愁,愁已知人处。』〕

山谷云:〔竹夫人乃凉寝竹器,憩臂休膝,非夫人之职,而冬夏青青,竹之所 长,故为名曰青奴,尝作诗曰:『秾李四弦风拂席,昭华三弄月侵床,我无红袖堪 娱夜,正要青奴一味凉。』秾李、昭华,贵人家二女奴也。〕苕溪渔隐曰:〔吕居 仁《咏秋后竹夫人诗》云:『与君宿昔尚同床,正坐西风一夜凉,便学短檠墙角弃 ,不如团扇箧中藏。人情易变乃如此,世事多虞祇自伤,却笑班姬与陈后,一生辛 苦望专房。』晁无咎诗:『不见班姬与陈后,宁闻衰落尚专房。』居仁用此语也。 〕

《禁脔》云:〔鲁直换字对句法,如『只今满坐且樽酒,后夜此堂空月明』, 『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田中谁问不纳履,坐上适来何处蝇』, 『秋千门巷火新改,桑柘田园春向分』,『忽乘舟去值花雨,寄得书来应麦秋』。 其法于当下平字处以仄字易之,欲其气挺然不群,前此未有人作此体,独鲁直变之 。〕

苕溪渔隐曰:〔此体本出于老杜,如『宠光蕙业与多碧,点注桃花舒小红』, 『一双白鱼不受钓,三寸黄柑犹自青』,『外江三峡且相接,斗酒新诗终日疏』, 『负盐出井此溪女,打鼓发船何郡郎』,『沙上草阁柳新暗,城边野池莲欲红』。 似此体甚多,聊举此数联,非独鲁直变之也。余尝效此体作一联云:『天连风色共 高运,秋与物华俱老成。』今俗谓之拗句者是也。〕

张文潜云:〔以声律作诗,其末流也,而唐至今诗人谨守之。独鲁直一扫古今 ,出胸臆,破弃声律,作五七言,如金石未作,钟磬声和,浑然有律吕外意。近来 作诗者,颇有此体,然自吾鲁直始也。〕苕溪渔隐曰:〔古诗不拘声律,自唐至今 诗人皆然,初不待破弃声律。诗破弃声律,老杜自有此体,如《绝句漫与》、《黄 河》、《江畔独步寻花》、《夔州歌》、《春水生》,皆不拘声律,浑然成章,新 奇可爱,故鲁直效之作《病起荆州江亭即事》、《谒李材叟兄弟》、《谢答闻善绝 句》之类是也。老杜七言如《题省中院壁》、《望岳》、《江两有怀郑典设》、《 昼梦》、《愁强戏为吴体》、《十二月一日》三首。鲁直七言如《寄上叔父夷仲》 、《次韵李任道晚饮锁江亭》、《兼简履中南玉》、《廖致平送绿荔支》《赠郑郊 》之类是也。此聊举其二三,览者当自知之。文潜不细考老杜诗,便谓此体自吾鲁 直始,非也。鲁直诗本得法于杜少陵,其用老杜此体何疑。老杜自我作古,其诗体 不一,在人所喜取而用之,如东坡《在岭外游博罗香积寺》、《同正辅游白水山》 、《闻正辅将至以诗迎之》,皆古诗,而终篇对属精切,语意贯穿,此亦是老杜体 ,如《岳麓山道林二寺行》、《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入衡州奉赠李八丈判 官》、《晚登瀼上堂》之类,概可见矣。〕

《石林诗话》云:〔蜀人石翼,黄鲁直在黔中时,游从最久。尝言见鲁直自矜 诗一联云:『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以为晚年最得意,每举以教人 ,而终不能成篇,盖不欲以常语杂之。然鲁直自有『山围燕坐图画出,水作夜窗风 雨来』,余以谓气格当胜前联也。〕

山谷云:〔诗词高胜,要从学问中来。后来学诗者,虽时有妙句,譬如合眼摸 象,随所触体得一处,非不即似,要且不是;若开眼全体见之,合古人处,不待取 證也。〕又云:〔诗文不可凿空强作,待境而生,便自工耳。每作一篇,先立大意 ;长篇须曲折三致意,乃可成章。〕

《后山诗话》云:〔《气猫诗》:『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闻道 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虽滑稽而可喜,千岁而下,读者如新。〕

《西清诗话》云:〔鲁直少警悟,八岁能作诗,《送人赴举》云:『送君归去 明主前,若问旧时黄庭坚,谪在人间今八年。』此已非髫稚语矣。〕

《桐江诗话》云:〔世传山谷七岁作《牧童诗》云:『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 风吹隔陇闻,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王直方《诗话》云:〔山谷谓洪龟父云:『甥最爱老舅诗中何语?』龟父举『 蜂房各自开户牖,蚁穴或梦封侯王』,『黄流不解涴明月,碧树为我生凉秋』,以 为深类工部。山谷云:『得之矣。』肠字韵《茶诗》,山谷自和云:『曲几团蒲听 煮汤,煎成车声绕羊肠。』东坡见之云:『黄九怎得不穷。』张文潜尝谓余曰:『 黄九似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真是奇语。』〕苕溪渔隐曰:〔汪彦章 有『千里江山渔笛晚,十年灯火客毡寒』之句,效山谷体也。余亦尝效此体作一联 云:『钓艇江湖千里梦,客毡风雪十年寒。』〕

《吕氏童蒙训》云:〔或称鲁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以为 极至。鲁直自以此犹砌合,须『石吾甚爱之,勿使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 竹』,乃可言至耳。然如鲁直《百里大夫冢诗》与《快阁诗》,已自见成就处也。 〕

《侯鲭录》云:〔熙宁中,黄鲁直为宫教,王开府者酒馀脱浅色香罗袄衣之, 鲁直醉中作诗曰:『叠送香罗浅色衣,著来春气入书帷,到家慈母惊相问,为说王 孙脱赠时。』〕

苕溪渔隐曰:〔山谷诗:『焉知冶容子,掩袂泣前鱼。』事见《文选‧中山王 孺子妾歌》注:『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得十馀鱼而弃之,泣下,曰:臣始得鱼 甚喜,后得益多,而大欲弃前所得也;今臣得拂枕席,爵至人君,四海之内,美人 甚多,闻臣得幸,毕褰裳而趋,臣亦同所得鱼将弃矣,得无涕乎!王乃令曰:敢言 美人者族!』〕

山谷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谓之郑花。王 荆公尝欲作诗而陋其名,予请名曰山矾,野人采郑花以染黄,不借矾而成色,故名 山矾。海岸孤绝处,补陀山译者以谓小白花,予疑即此花尔,不然,何以观音老人 端坐不去邪?诗曰:『北岭山矾取次开,清风正用此时来,平生习气难料理,爱著 幽香未拟回。』又咏水仙花,有『山矾是弟梅是兄』之句。〕

《高斋诗话》云:〔唐人题唐昌观玉蕊花诗云:『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 色轻轻,女冠夜觅香来处,唯见阶前碎月明。』今玚花即玉蕊花,王介甫以比玚, 谓当用此玚字。盖玚玉名,取其白耳。鲁直又更其名为山矾,谓可以染也,庐陵段 谦叔,多闻士也,家藏异书古刻至多,有杨汝士《与白二十二帖》云:『唐昌玉蕊 ,以少故见贵耳。自来江南,山山有之,土人取以供染事,不甚惜也。』则知玚花 之为玉蕊,断无疑矣。傅子容见此帖,乃作绝句云:『比玚更矾总未佳,要须博物 似张华,因观异代前贤帖,知是唐昌玉蕊花。』〕苕溪渔隐曰:〔余放浪林泉之日 久矣,屡从樵夫野叟问所谓郑花者,指其木谓余曰:『此郑木也。』其叶台冬青, 高二三丈,或有小者,亦丈馀,暮春开花,如冬青花,虽香而甚烈,全不旖旎。但 山谷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与余所见全不类。今 江、浙山野间别有一种,其木高二三尺,或五六尺,初春开小白花,极香而有远韵 ,土人谓之白丁香花,但其叶不能染黄耳,未知孰是。〕

蔡宽夫《诗话》云:〔李卫公《玉蕊花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銮昔共窥。 』注以为禁林有此木,吴人不识,自文饶赏玩始得名,此为润州招隐山作也。碑今 裂为四段,在通判厅中,而招隐无复此花矣。询之土人,皆莫知为何物,或云即今 扬州后土祠琼花,乃是自王元之始易其名,晏元献尝以李善《文选注》质之,云: 『琼乃赤玉,与花不类也。』〕

苕溪渔隐曰:〔余顷岁往来湘中,屡游浯溪,徘徊磨崖碑下,读诸贤留题,惟 鲁直、文潜二诗,杰句伟论,殆为绝唱,后来难复措词矣。鲁直诗云:『春风吹船 著浯溪,扶藜上读中兴碑。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明皇不作包桑计, 颠倒四海由禄儿,九庙不守乘舆西,万官奔窜鸟择栖。抚军监国太子事,何乃趣取 大物为?事有至难天幸耳,上皇局舛还京师。内间张后色可否,外间李父颐指挥。 南内凄凉几苟活,高将军去事尤危。臣结春陵二三策,臣甫杜鹃再拜诗。安知忠臣 痛至骨,后世但赏琼琚词。同来野僧六七辈,亦有文士相追随,断崖苍藓对立久, 冻两为洗前朝悲。』文潜诗云:『玉环妖血无人扫,渔阳马厌长安草。潼关战骨高 于山,万里君王蜀中老。金戈铁马从西来,郭公凛凛英雄才,举旗为风偃为雨,洒 扫九庙无尘埃。元功高名谁与纪,风雅不继骚人死。水部胸中星斗文,太师笔下蛟 龙字。天遣二子传将来,高山十丈磨苍崖。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百 年废兴增叹慨,当时数子今安托?君不见荒凉浯水弃不收,时有游人打碑卖。』〕

洪驹父《诗话》云:〔《记梦诗》云:『众真绝妙拥灵君,晓然梦之非纷纭。 窗中远山是眉黛,席上榴花皆舞裙。借问琵琶得开否?灵君色庄妓摇手。两客争棋 烂斧柯,一见坏局君不呵。杏梁归燕空语多,奈此云窗雾合何!』余尝问山谷云: 『此记一段事也。尝从一贵宗室携妓游僧寺,酒阑剧,诸妓皆散入僧房中,主人不 怪也,故有晓然梦之非纷纭之句。』〕

《冷斋夜话》云:〔鲁直,元祐初书卧菩提寺,时新秋雨过凉甚,梦与一道士 牵衣升云而去,望见云涛际天,梦中问道士:『无舟可济,且公安之?』道士曰: 『与公游蓬莱。』即袜而履之,鲁直意不欲行,道士强邀之,俄觉天风吹鬓,毛骨 为战慄,道士令但敛目,惟闻足底声如松风猎猎,忽有犬吠,开目不见道士,惟见 宫殿千门万户。鲁直徐入,有两玉人导升殿,主者衣绛褶仙冠,执麈尾,仙女拥侍 之。中有一女方整琵琶,鲁直爱其风韵,顾之,忘揖主者,主者色庄。故其句云: 『试问琵琶可闻否?灵君色庄妓摇手。』顷与余同宿九江舟中,亲为余言之。〕二 说不同,未知孰是。

《漫叟诗话》云:〔山谷晚年,草字高出古人,余尝收得草书陶渊明『结庐在 人境』一篇,纸尾复作行书小字跋之,云:『往时作草,殊不称意,人甚爱之,惟 钱穆父、苏子瞻以务笔俗,予心知其然,而不能改。数年,百忧所集,不复玩思于 笔墨,试以作草,乃能蝉蜕于尘埃之外,然自此人当不爱耳。』又《荣衰无定在》 一篇跋云:『陶渊明此诗,乃知阮嗣宗当敛衽,何况鲍、谢诸子邪?诗中不见斧斤 ,而磊落清壮,惟陶能之。』又《题大云仓达观台》一首;『瘦藤拄到风烟上,乞 与游人眼豁开,不知眼界阔多少,白鸟飞尽青天回。』又《甲子春过扬州芍药未开 》一首:『春风十里珠帘捲,彷佛三生杜牧之,红药梢头初茧栗,扬州风物鬓成丝 。』〕

王直方《诗话》云:〔酴醾,本酒名也,世以其开花颜色似之,故以取名,山 谷所以有『名字因壶酒,风流付枕帏』之句。又云:『风流彻骨成春酒,梦寐宜人 入枕囊。』韩持国《绝句》云:『平生为爱此香浓,仰面尝迎落絮风,长恐春归有 遗恨,典刑犹在酒杯中。』〕

《冷斋夜话》云:〔前辈作花诗,多用美女比其状,如曰:『若教解语应倾国 ,任是无情也动人。』麈俗哉!山谷作《酴醾诗》曰:『露湿何郎试汤饼,日烘荀 令炷炉香。』乃用美丈夫比之,特出类也。而吾叔渊才作《海棠诗》又不然:『雨 过温泉浴妃子,露浓汤饼试何郎。』意尤佳也。〕

《吕氏童蒙训》云:〔义山《雨诗》:『摵摵度瓜园,依依傍水轩。』此不待 说雨,自然知是雨也。后来鲁直、无己诸人,多用此体,作咏物诗,不待分明说尽 ,只彷佛形容,便见妙处。如鲁直《酴醾》诗云:『露湿何郎试汤饼,日烘荀令炷 炉香。』〕

苕溪渔隐曰:〔诗人咏物形容之妙,近世为最。如梅圣俞:『猬毛苍苍磔不死 ,铜盘矗矗钉头生,吴鸡斗败绛帻碎,海蚌扶出真珠明。』诵此,则知其咏芡也。 东坡:『海山仙人绛罗襦,红纱中单白玉肤,不须更待妃子笑,风骨自是倾城姝。 』诵此,则知其咏荔支也。张文潜:『平池碧玉秋波瑩,缘云拥扇青摇柄,水宫仙 女斗新妆,轻步淩波踏明镜。』诵此,则知其咏莲花也。如唐彦谦《咏牡丹诗》云 :『为云为雨徒虚语,倾国倾城不在人。』罗隐《咏牡丹诗》云:『若教解语应倾 国,任是无情也动人。』非不形容,但不能臻其妙处耳。苏黄又有咏花诗,皆托物 以寓意,此格尤新奇,前人未之有也。东坡《谢杜沂游武昌以酴醾见惠诗》云:『 凄凉吴宫阙,红粉埋故苑。至今微月夜,笙箫来绝巘。馀妍入此花,千载尚清婉。 』山谷《咏水仙花诗》云:『淩波仙子生尘袜,水面盈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 ,种作寒花寄愁绝。』《咏桃花绝句》云:『九疑山中萼绿华,黄云承袜到羊家, 真筌虫蚀诗句断,犹托馀情开此花。』余尝因庭下黄白菊花相间开,遂效此格作诗 咏之,曰:『何处金钱与玉钱,化为蝴蝶夜翩翩,青丝网住芳丛上,开作秋花取意 妍。』金玉钱事见《杜阳杂编》:『唐穆宗时,禁中花开,夜有蛱蝶数万,飞集花 间,宫人以罗巾扑之,无有获者,上令张网空中,得数百,迟明视之,皆库中金玉 钱也。』古人有《咏玉簪花诗》云:『燕罢瑶池阿母家,飞琼扶上紫云车,玉簪坠 地无人拾,化作东南第一花。』称此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