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优古堂诗话 吴幵
○诗可以观人

吴献可诲尝云:「丁谓诗有『天门九重开,终当掉臂入』,王元之禹称见之曰:『入公门犹鞠躬如也,天门岂可掉臂入乎?此人必不忠。』后果如其言。」

○二十八字媒

「白藕作花风已秋,不堪残睡更回头。晚云带雨归飞急,去作西窗一夜愁。」此赵德麟细君王氏所作也。德麟既鳏居,因见此篇,遂与之为亲,余以为二十八字媒也。

○野火烧不尽

乐天初举,名未振,以歌诗投顾况,况戏之曰:「长安物贵,居大不易。」及读至《原上草》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曰:

「有句如此,居亦何难,老夫前言戏之耳。」

○绝句

仲至王钦臣使这回,谒恭敏李公,席中赋诗云:「穷庐三月已淹留,白草黄云见即愁。满袖尘埃何处洗,李家池上海棠洲。」

○山谷取唐人诗

唐朱昼《喜陈懿老至》诗云:「一别一千日,一日十二忆。苦心无闲时,今日见玉色。」乃知山谷「五更归梦三千里,一日思亲十二时」之句取此。

○谢惠含桃谢惠茶诗

韩致光,昭宗时以翰林承旨谪岭表,道湖南,《谢人惠含桃》诗末章云:「金銮岁岁长宣赐,忍泪看天忆帝都。」自注云:「每岁初进之后,先宣赐学士。」韩子苍《谢人惠茶》云:「白发前朝旧史官,风垆煮茗暮江寒。苍龙不复从天下,拭泪看君小凤团。」自注云:

「史官月赐龙团。」意虽本致光而语工。

○门雀屋乌宣室茂陵

张天觉既相,谢表有云:「十年去国,门前之雀可罗;一日归朝,屋上之乌亦好。」徽宗亲题于所禦扇。然丁晋公诗固尝云「屋可占乌曾贵仕,门堪罗雀称衰翁」矣。王元之黄州上任谢表云:「宣室鬼神之问,敢望生还;茂陵封禅之书,已期身后。」亦出于杜子美「竟无宣室召,徒有茂陵求」之语。前辈不以为嫌者,盖文势事情自须如此也。

○相望落落如晨星

《王直方诗话》谓东坡《送李公择》云:「有如长庚月,到晓不收明。」《赠参寥》云:「故人各在一天角,相望落落如晨星。」《任师中挽词》云:「相看半作星辰没,可怜太白与残月。」而苏黄门《送退翁守淮安》亦云:「我怀同门客,势若晓天星。」其后学者,尤多用此。以上皆王说。予按古乐府徐朝云:「两头纤纤月初生,半白半黑眼中睛。腷腷膊膊鸡初鸣,磊磊落落同曙星。」故刘梦得作《韦处厚集序》亦云:「古今相望,落落然如骑星辰。」乃知二苏所用,本古乐府,岂直方忘之耶?

○猿啼三声泪沾衣

川峡记行者歌曰:「巴东三峡猿鸣悲,猿啼三声泪沾衣。」故古乐府有「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衣」。陈萧诠《夜猿啼》诗断章云:

「别有三声泪,沾裳竟不穷。」故子美诗:「听猿实下三声泪。」

○身轻一鸟过

欧阳文忠公《诗话》:陈公时得杜集,至《蔡都尉》「身轻一鸟」,下脱一字。数客补之,各云「疾」「落」「起」「下」,终莫能定。后得善本,乃是「过」字。其后东坡诗:「如观李杜飞鸟句,脱字欲补知无缘。」山谷诗:「百年青天过鸟翼。」东坡诗:「百年同过鸟。」皆从而效之也。予见张景阳诗云:「人生瀛海内,忽如鸟过目。」则知老杜盖取诸此。况杜又有《贶柳少府》诗:「余生如过鸟。」又云:「愁窥高鸟过。」景阳之诗,梁氏取以入《选》。杜《赠骥子》诗:「熟精《文选》理。」则其所取,亦自有本矣。如《赠韦左丞》诗,皆仿鲍明远《东武吟》:「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然古《咏香炉》诗:「且座且勿喧,愿歌一言。」

○牛带寒鸦过别村

张芝叟诗:「夕阳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与东坡所记苏叔党诗:「叶随流水归何处,牛带寒鸦过别村。」与张诗相类。

○学诗如学仙时至骨自换

鲍慎由《答潘见素》诗云:「学诗比登仙,金膏换凡骨。」盖用陈无己《答秦少章》「学诗如学仙,时至骨自换」之句。

○水从楼前来中有美人泪

晁元忠《西归》诗:「安得龙山潮,驾回安河水。水从楼前来,中有美人泪。」山谷和答云:「热避恶木阴,渴辞盗泉水。曾回胜母车,不落抱玉泪。」晁氏《猛虎行》:「皦皦壮士意,人生高唐观,有情何能已。」韩子苍取其意,以代葛亚卿作诗云:「君住江滨起柂楼,妾居海角送潮头。潮中有妾相思泪,流到楼前更不流。」唐叔孙向有《经昭应温泉》诗云:「一道流泉绕禦沟,先皇曾向此中游。虽然水是无情物,也到宫前咽不流。」子苍末句乃用孙语。

○到海止十里过山应万重

《青箱杂记》谓寇莱公少时有诗送人云:「到海止十里,过山应万重。」遂兆晚年之谶。予以为非是。盖莱公效于武陵诗耳。于《别故人》云:「过楚水千里,到秦山几重。」然国史莱公本传乃云:

「准至雷州,吏以图经献,视其四至,去东南门至海岸十里。准恍然曰:『吾少时有云:「到海祇十里,过山应万重。」岂偶然邪!』」所载与《青箱杂记》不同。

○金鸭无烟却有香

秦少章诗:「烛花渐暗人初睡,金鸭无烟却有香。」魏道辅诗:

「博山烧沈水,烟烬气不灭。日暮白门前,杨花散成雪。」与少章诗意同。

○友于

洪驹父《诗话》谓:「世以兄弟为友于,子姓为贻厥,歇后语也。

杜子美诗云:『山鸟山花皆友于。』子美未能免俗何邪?」予以为不然。按《南史》刘湛「友于素笃」,《北史》李谧「事兄尽友于之诚」。故陶渊明诗云:「一欣侍温颜,再喜见友于。」子美盖有所本耳。子美《上太常张卿》诗亦云:「友于皆挺拔。」

○横陈

荆公诗:「日高青女尚横陈。」「潮回洲渚得横陈。」横陈二字,见《首楞严经》及宋玉《风赋》。前辈以用横陈始于荆公,非也。陆龟蒙《蔷薇》诗云:「倚墙当户自横陈,致得贫家似不贫。」沈约《梦见美人》诗云:「立望复横陈,忽觉非在侧。」见《玉台新咏》。

○据槁梧

荆公诗:「各据槁梧同不寐,偶然闻雨落阶除。」唐李嘉祐诗:

「据梧听好鸟,行药寄名花。」《庄子》:「据槁梧而暝。」

○崔护诗

唐独孤及《和赠远》诗云:「忆得去年春风至,中庭桃李映琐窗。

美人挟瑟对芳树,玉颜亭亭与花双。今年新花如旧时,去年美人不在兹。借问离居恨深浅,祇应独有庭花知。」此诗与崔护诗意无异。

○几度雨来成恶热一番风过有新凉

李太白诗云:「几度雨来成恶热,一番风过有新凉。」刘莘老子刘跂,字斯立,《龙山寺》诗亦云:「急雨欲来先暑气,凉风已过却秋声。」诗意虽同,然皆佳句。

○青裙白面初相识

陈去非《茶花》诗后两句云:「青裙白面初相识,十月茶花满路开。」盖用白乐天《江岸梨花》诗意:「梨花有思缘和叶,一树江头恼杀君。最似孀闺少年妇,白妆素面碧纱裙。」

○手滑

苏子由《龙川别志》:庆历中,劫盗张海将过高邮,知军姚仲约度不能禦,论军中富民出金帛,市牛酒,使人迎劳,且厚遗之。海悦,径去不为暴。富郑公议欲诛仲约,范文正公欲宥之,争于上前,仁宗从之。富公愠曰:「方今患法不举,而多方沮之,何以整众?」范公密告之曰:「祖宗以来,未尝轻杀臣下,此盛德事,奈何欲轻坏之!

且吾与公在此,同僚之间,同心者有几?虽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轻导人主以诛戮臣下,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富公终不以为然。及二公迹不安,范公出按陜西,富公出按河北,范公因自乞守边,富公自河北还,及国门,不许入,未测朝廷意,比夜徬徨不能寐,绕床叹曰:「范六丈圣人也。」予考《资治通鉴》,唐武宗赐刘宏逸薛季棱死,又遣使就潭州诛杨嗣复及李珏,杜悰奔马见李德裕曰:

「天子少年,新即位,兹事不宜手滑。」德裕因与崔珙崔郸陈夷行三上奏,乃释之。乃知范公所言者,杨嗣复等公案耳。世有肆行胸臆者,多以纸上语为不足用,以今观之,是否盖可见矣。

○睹木兴叹

魏文帝《柳赋》:「在予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围雨而高尺,今连拱而九成。」桓温北伐,经金城,见为琅琊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乃知睹木而兴叹,代有之矣。按《广州人物志》载,苏颋年五岁,裴谈过其父,试诵庾信《枯树赋》,颋避「谈」字,易其韵曰:「昔年移柳,依依汉阴。今看摇落,凄怆江浔。树犹如此,人何以任。」文忠诗云:「人昔共游今孰在,树犹如此我何堪。」荆公诗:「道人从何来,问松我东冈。举手指屋脊,云今如许长。」刘斯立诗云:「麦垄漫漫宿槁黄,新苗寸寸未禁霜。手中马箠馀三尺,想见归时如许长。」意皆相沿以生也。

○金谷楼危到地香

前辈称宋莒公赋《落花》诗,其警句有「汉皋佩冷临江失,金谷楼危到地香」之句,盖本于唐张泌《惜花》诗:「看多记得伤心事,金谷楼前委地时。」其弟景文公同赋云:「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亦本于李贺《残丝曲》云:「落花起作回风舞,榆荚相催不知数。」

○春在先生杖屡中

《西清诗话》记周邦彦《祝寿》诗:「化行《禹贡》山川外,人在周公礼乐中。」予以为此乃模写东坡《刁景纯藏春坞》诗,「年抛造物甄陶外,春在先生杖屡中」是也。

○小雨斑斑

文忠公诗:「小雨斑斑作燕泥。」东坡诗:「小雨斑斑未作泥。」山谷诗:「润花小雨斑斑。」

○一意两用

乐天:「自从苦学空门法,销尽平生种种心。惟有诗魔降未得,每逢风月一闲吟。」又云:「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万缘皆已销,此病独未去。」此意凡两用也。太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又云:「独酌劝孤影。」此意亦两用也。然太白本取渊明「挥杯劝孤影」之句。

○蜀葵诗

刘禹锡《嘉话》载陈标《蜀葵》诗:「能共牡丹争几许,得人憎处只缘多。」《杂俎》载:贞元中,牡丹已多,柳浑善言:「近来无奈牡丹何,数十千钱买一窠。今朝始得分明见,也共戎葵较几多。」二诗意相似。

○屋檐斜入一枝低

唐张谓诗:「樱桃解结垂檐子,杨柳能低入户枝。」乃悟林和靖《梅》诗「屋檐斜入一枝低」之句所本。

○秋云暑无权

张文潜《明道杂志》记一诗云:「秋云暑无权。」以为意新而韵工。予见邵尧夫云:「春阳得权故多旱,秋阴得权故多雨。」

○醉乡闲处日月鸟语花闲管弦

蔡绛《西清诗话》云:「黄鲁直贬宜州,谓其兄元明曰:『庭坚笔老矣,始悟抉章摘句为难,要当于古人不到处留意,乃能声出众上。』元明问其然,曰:『庭坚六言近诗「醉乡闲处日月,鸟语花闲管弦」是也。』此优入诗家籓阃,宜其名世如此。」以上皆蔡语。予按此说出于鲁直,是否虽未敢必,然上句本于唐皇甫嵩「醉乡日月发」之意,下句本于唐崔湜应制诗「庭际花飞锦绣合,枝闲鸟啭管弦同。」

○门外绿杨春系马床前红烛夜呼卢

晏叔原长短句云:「门外绿杨春系马,床前红烛夜呼卢。」盖用乐府《水调歌》云:「户外碧潭春洗马,楼前红烛夜迎人。」然叔原之词甚工。

○云破月来花弄影

张子野长短句「云破月来花弄影」,往往以为古今绝唱。然予读古乐府《唐氏谣暗别离》云:「朱弦暗断不见人,风动花枝月中影。」意子野本此。

○应声虫

陈正敏《遁斋闲览》载:杨勔中年得异疾,每发言应答,腹中有小声效之。数年间,其声浸大。有道士见而惊曰:「此应声虫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读《本草》,遇虫不应者,当取服之。」勔如言,读至雷丸,虫忽无声,乃顿饵数粒,遂愈。正敏其后至长汀,遇一丐者,亦有是疾,环而观者甚众,因教之使服雷丸。丐者谢曰:「某贫无他技,所以求衣食于人者,唯藉此耳。」以上皆陈所记。予读唐张鷟《朝野佥载》,云洛州有士人患应病,语即喉中应之,以问善医张文仲,张经夜思之,乃得一法,即取《本草》令读之,皆应,至其所畏者即不言,仲乃录取药合和为丸服之,应时而止。乃知古有是事。

○草忘忧花含笑

《冷斋夜话》云:「丁晋公『草解忘忧忧底事,花能含笑笑何人』,不若东坡『花如识面尝含笑,鸟不知名时自呼』。然丁诗本取唐人徐振《雷塘》诗:『花忆所为犹自笑,草如无道更应荒。』《毛诗》:『焉得谖草。』释者以为谖草可以解人之忧耳。今丁诗乃以草忧底事,何邪?然善论诗者,不当如此。」

○回眸一笑百媚生

白乐天《长恨歌》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盖用李太白应制《清平乐》词云:「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

一笑皆生百媚,宸衷教在谁边。」

○身事未知何日了

近时称陈去非诗「案上簿书何日了,楼头风月又秋来」之句,或者曰此东坡「官事无穷何日了,菊花有信不吾欺」耳。予以为本唐人罗邺《仆射陂晚望》诗:「身事未知何日了,马蹄惟觉到秋忙。」

○舜不穷其民论

元祐中,省试《舜不穷其民论》,刘棠召美首选,其惊句云:

「桀纣以淫虐穷,幽以贪残穷,厉以监谤穷,战国以侵伐穷,秦皇以督责穷,汉武以夺得侈穷,晋以夷锹穷,隋以巡幸穷,明皇以隐户剩田穷,德宗以闲架税屋穷。」东坡见之,大加叹赏,以其不类时文,因以刘穷呼之。然予以刘召美此意本孙樵耳。孙樵《与贾秀才书》云:「杨雄以《法言》、《太玄》穷,元结以《浯溪碣》穷,陈拾遗以《感遇》诗穷,王勃以《宣尼庙碑》穷,玉川子以《月蚀》诗穷,杜甫李白王江宁皆相望于穷者也。」

○望半气沈宠已化置刍人去榻犹悬

豫章事实,王勃序之详矣,题咏此邦者,往往采之。晏元献云:

「望半气沈宠已化,置刍人去榻犹悬。」陶邕州云:「剑待张华时已晚,榻延徐稚礼应疏。」此二联全是「龙光射牛斗之墟,徐孺下陈蕃之榻」也。宋绶公垂云:「江涵帝子翚飞阁,山际真君鹤驭天。」不袭陈迹,甚可佳也。

○处事无心觉累轻

吕东莱先生吕居仁诗云:「忍穷有味知诗进,处事无心觉累轻。」李成季己尝云:「静疑多事非求福,老觉无心胜摄生。」二诗虽相似,然皆佳句也。

○春水碧于天

温庭筠乐府:「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皮日休《松陵集》诗云:「汉水碧于天,荆南廓然秀。」豫章取以作《演雅》云:「江南野水碧于天,中有白鸥闲似我。」

○蓬生麻中

荀卿曰:「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兰槐之根,是为芷,其渐之滫。」盖本于曾子《制言》曰:「蓬生麻中,不扶乃直;白沙在泥,与之皆黑。」

○蓄不吠之犬

东坡《神宗书》曰:「养猫以待鼠,不可以无鼠而蓄不捕之猫;蓄犬以防奸,不可以无奸而蓄不吠之狗。」

○开帘风动竹

唐李益《竹窗闻风早发寄司空曙》诗云:「微风惊暮坐,窗牖思悠哉。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时滴枝上露,稍沾阶上苔。幸当一入幌,为拂绿琴埃。」《异闻集》、《霍小玉传》为「开帘复动竹」,改一「风」字,遂失诗意。然此句乃袭乐府《华山畿》词耳。词云:

「夜相思,风吹窗帘动,言是所欢来。」《通典》云:「江南以情人为欢。」

○山流细沫拥浮花

沈君攸《羽觞飞上苑》云:「右径断丝阑蔓草,山流细沫拥浮花。」《外史梼杌》载张蠙诗:「墙头细雨垂纤草,水面微风落花。」盖本于沈耳。

○桃花乱落如红雨

李长吉有「桃花乱落如红雨」之句,以此名世。予观刘禹锡诗云:

「花枝满空迷处所,摇落繁英坠红雨。」刘李同出一时,决非相为剽窃。

○目极千里伤春心

陆士衡乐府:「游客春芳林,春芳伤客心。」杜子美:「花近高楼伤客心。」皆本屈原「目极千里伤春心。」

○渔梁渡头争渡喧

岑参《巴南舟中夜事》诗云:「渡口欲黄昏,归人争渡喧。」盖用孟浩然诗耳。浩然有《夜归鹿门寺歌》云:「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多病故人疏

唐包佶《岭下卧病寄刘长卿》诗云:「惟有贫兼病,能令亲爱疏。」盖用孟浩然「多病故人疏」与杜子美「故知贫病人须弃,能使韦郎迹也疏」。

○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

《潘子真诗话》云:「『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又『船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沈云卿诗也。杜子美诗云『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盖触类而长之。」予以云卿之诗,盖原于王逸少《镜湖》诗所谓「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之句。然李白《入青溪山诗》亦云:「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虽有所袭,然语益工也。

○莺语丁宁

唐杨巨源《早春》诗云:「马蹿经历应须遍,莺语丁宁已怪迟。」盖效杜子美所谓「莫遣花开深造次,便觉莺语太丁宁」。

○几处笙歌几处愁

唐章孝标《八月》诗云:「徙倚仙居绕翠楼,分明宫漏静兼秋。

长安夜夜家家月,几处笙歌几处愁。」唐裴交泰《长门怨》诗云:

「自闭长门经几秋,罗衣湿尽泪还流。一种蛾眉明月夜,南宫歌管北宫愁。」与前诗绝相类。

○谷雨杏花稀

唐李嘉祐《春思》诗:「清明桑叶少,谷雨杏花稀。」乃悟周朴诗:「晓来山鸟闹,雨过杏花稀。」

○未腊山梅树树花

杜牧之诗:「经冬野菜青青色,未腊山梅树树花。」许浑诗:

「未腊梅先实,经春草自薰。」浑虽用牧意,然终不能及也。

○庭中花照眼

梁武帝《春歌》云:「阶上香入怀,庭中花照眼。春心一如此,情来不自限。」乃悟杜子美「花枝照眼句还成」之句。

○授图黄石老学剑白猿翁

《潘子真诗话》云:「杜牧之《题李西平宅》云:『授图黄石老,学剑白猿翁。』庾信作《宇文盛墓志》所谓『授图黄石,不无师表;学剑白猿,遂传风旨』。」然予读李太白《赠宋中丞》诗云:「白猿悬剑术,黄石借兵符。」则太白亦尝用之矣。

○还山弄明月

东坡《虔州八境图》:「回峰乱嶂郁参差,云外高人世得知。谁向空中弄明月,山中木客解吟诗。」徐鼎臣《搜神记》云:「鄱阳山中有木客。秦时采木者,食木实,遂得不绝。时就民间饮酒,为诗一章云:『酒尽君莫沽,壶倾我当发。城市多嚣尘,还山弄明月。』」东坡盖用此也。然唐刘长卿有《龙门八咏》,其七《渡水》诗云:

「日暮下山来,千山暮钟发。不如波上棹,还弄山中月。伊水连白云,东南远明灭。」乃知「还山弄明月」,唐人已言之矣。

○退之全用列子文

韩退之《杂说》云:「昔之圣人者,其首有若牛者,其形有若蛇者,其喙有若鸟者,其貌有若蒙倛者,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可谓之非人邪?有平肋曼肤,颜如渥丹,美而很者,其面则人,其心则禽兽,又乌可谓之人耶?」予按《列子》称庖牺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而有大圣之德;夏桀商纣鲁威楚穆状貌七窃,皆同于人,而有禽兽之心。而众人守一以求至智,未可几也。乃知退之全用此文。

○愁杀人

唐朱放《赠魏校书》诗云:「长恨江南足别离,几回相送复相随。

杨花撩乱扑流水,愁杀行人知不知。」李益《隋堤》诗云:「碧水东流无限春,隋家宫苑已成尘。行时莫上长堤望,吹起杨花愁杀人。」李盖学朱也。然二诗皆佳。

○咏妇人多以歌舞为称

古今诗人咏妇人者,多以歌舞为称。梁元帝《妓应令》诗云:

「歌清随涧响,舞影向池生。」刘孝绰《看妓》诗云:「燕姬奏妙舞,郑女爱清歌。」北齐萧放《冬夜对妓》诗云:「歌还团戾后,舞出妓行前。」弘执恭《观妓》诗云:「合舞俱回雪,分歌共落尘。」陈阴铿《侯司空宅咏妓》诗云:「莺啼歌扇后,花落舞衫前。」陈刘珊亦云:「山边歌落日,池上舞《前溪》。」庾信《和赵王看妓》诗云:「绿珠歌扇薄,飞燕舞衫长。」江总《看妓》诗云:「并歌时转黛,息舞暂分香。」隋卢思道《夜闻邻妓》诗云:「怨歌声易断,妙舞态难双。」陈李元操《春园听妓》诗云:「红树摇歌扇,绿珠飘舞衣。」释法宣《观妓》诗云:「早时歌扇薄,今日舞衫长。」刘希夷《春日闺人》诗云:「池月怜歌扇,山云爱舞衣。」以歌对舞者七,以歌扇对舞衣者亦七,虽相沿以起,然详味之自有工拙也。杜子美取以为《艳曲》云:「江清歌扇底,野旷舞衣前。」

○花应解笑人无穷事有限身

唐李敬方《欢醉》诗云:「不向花前醉,花应解笑人。只应连夜雨,又过一年春。日日无穷事,区区有限身。若非杯里酒,何以寄天真。」杜子美绝句云:「二月已破三月来,渐老逢春能几回?莫悲身外无穷事,且进生前有限杯。」二诗虽相沿,而杜则尤工者也。世所传「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之句,盖出于敬方云。

○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

张说有《深度驿》诗云:「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杜子美用其意,见于《客夜篇》云:「入帘残月影,高枕远江声。」

○鸡三号

韩退之诗:「鸡三号,更五点。」盖鸡必三号而后天晓耳。故杜子美《鸡》诗亦云:「纪德名标五,初鸣度必三。」

○独鹊袅庭柯

钱内翰希白《昼景》诗云:「双蜻上帘额,独鹊袅庭柯。」「袅」字最其所用意处也。然韦苏州《听莺曲》云:「有时断续听不了,飞去花枝犹袅袅。」赵嘏诗云:「语风双燕立,袅树百劳飞。」钱意韦赵已先用。张文潜亦有「啄雀踏枝飞向袅」之句。

○两蜗角

乐白乐天云:「相争两蜗角,所得一牛毛。」后之使蜗角事悉稽之,而偶对各有所长。吕吉甫云:「南北战争蜗两角,古今兴庆貉同丘。」山谷云:「千里追奔两角蜗,百年得意大槐宫。」又云:「功名富贵两蜗角,险阻艰难一酒杯。」洪龟父云:「一朝厌蜗角,万里骑鲸背。」

○谁谓天地宽

孟东野:「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吴处厚以渠器量褊窄,言乃尔。予以东野取法杜子美「每愁悔吝生,如觉天地窄」之句。

○韩退之春雪时

韩退之《春雪》诗云:「拂花轻尚起,落地暖初消。」秦韩玉《雪》诗云:「片才落地轻轻隐,力不禁风旋旋消。」王定民《雪》诗云:「天轨密势来犹湿,地上微和积易消。」BT耕田谷雨刈欲晴

○去得顺风来者怨

东坡《泗州僧伽塔》诗云:「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顺风来者怨。

若使人人祷辄应,造物应须日千变。」张文潜用其意别为一诗云:

「山边半夜一犁雨,田父高歌待收获。雨多潇潇蚕簇寒,蚕妇低眉忧茧单。人生多求复多怨,天公供尔良独难。」

○天北极殿中间

《王直方诗话》记徐师川《紫宸早朝》诗一联云:「黄气远临天北极,紫宸位在殿中央。」以予观之,乃全是杜子美「玉几犹来天北极,朱衣只在殿中间」一联也。

○飞鸟外夕阳西

张文潜诗云:「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盖用郎士元《送杨中丞和番》诗耳。郎诗云:「河阳飞鸟外,雪岭大荒西。」

○韩退之喜雪诗

韩退之《喜雪献裴尚书》诗云:「喜深将策试,惊密仰檐窥。」又云:「气严当酒暖,洒密听窗知。」荆公全用以为一联云:「借问火城将策试,何如雪屋听窗知?」

○一树高花明远村

「田家汩汩流水浑,一树高花明远村。云意不知残照好,却将微雨送黄昏。」郑毅夫诗也。「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苏子美诗也。第二句相类,皆清绝可爱。

○石燕泥龙

周庾信《喜晴》诗:「已欢无石燕,弥欲弃泥龙。」又《初晴》诗云:「燕燥还为石,龙残更是泥。」此意凡两用,然前一联不及后一联也。乃知杜子美「红稻啄馀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斡旋句法所本。

○春风自是人间客

《侯鲭录》载:裕陵喜晏叔原《与郑侠绝句》云:「小白长红又满枝,筑球场外独支颐。春风自是人间客,主管繁华得几时?」然山谷少时有《感春》诗云:「风光不长妍,如客暂时寓。」则晏意山谷已道之矣。

○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

陈辅之《诗话》记荆公喜王建《宫词》:「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韩子苍反其意而作诗送葛亚卿曰:「刘郎底事去匆匆,花有深情只暂红。弱质未应贪结子,细思须恨五更风。」

○咏叔孙通诗

宋景文《咏叔孙通》诗云:「马上功成不喜文,叔孙绵蕝强经纶。

诸君可笑贪君赐,便许当时作圣人。」王逢原《咏叔孙通》亦用此意云:「弟子由来亦未纯,异时得失亦频频。一官所买知多少,便议先生作圣人。」其用意正同。今荆公集亦载宋诗,非也。

○鱼遗子鹿引麛

唐吴子华诗云:「暖漾鱼遗子,晴游鹿引麛。」乃悟山谷诗「河天月晕鱼分子,桐叶风微麛养茸」所自。

○鲈肥人脍玉柑熟客分金

苏子美诗:「笠泽以人脍玉,洞庭柑熟客分金。」吕吉父诗:

「鱼出清波庖脍玉,菊浮寒露酒浮金。」

○姬人荐初酝幼子问残疾

江总《稀州九日》诗:「姬人荐初酝,幼子问残疾。」故杜子美取其意以为《遣怀》云:「老妻忧坐痹,幼女问头风。」

○傀儡

唐梁锽《咏木老人》诗:「刻木牵丝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

须臾弄罢寂无事,却似人生一梦中。」《开元传信记》称「明皇还蜀,尝以为诵,而非明皇作也」。观山谷诗:「世间尽被鬼神误,看取人间傀儡棚。烦恼自无安脚处,从他鼓笛弄浮生。」盖用锽意也。

○鸟归花影动鱼没浪痕圆

前辈好称僧悟清「鸟归花影动,鱼没浪痕圆」,以为句意皆新。

然予读后梁沈君攸《临水》诗云:「花落圆纹出,风急细流翻。」乃知「鱼没浪痕圆」所自。

○鹧鹕飞上越王台

唐窦巩有《南游感兴》诗:「伤心欲问当时事,惟见江流去不回。

日暮东风春草绿,鹧鸪飞上越王台。」盖用李太白《览古》诗意也。

李云:「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可人惟有秦淮月出没娟娟波浪中

参寥诗:「可人惟有秦淮月,出没娟娟波浪中。」东坡《送蜀僧》诗:「当时半破蛾眉月,还在平羌江水中。」二意偶同,而东坡乃用李白诗。

○禅心竟不起

唐僧皎然《答李季兰》诗云:「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乃悟参寥《答杭妓》诗:「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东风上下狂。」

○隔花催唤打鱼人

刘贡父《诗话》载花蕊夫人《宫词》云:「厨船进食簇时新,列坐无非侍从臣。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予观王建《宫词》云:「禦厨进食索时新,每到花开即苦春。白日卧多娇似病,隔帘教唤女医人。」不惟第一句同,而末章词意皆相缘以起也。

○高怀犹有故人知

陈无己有《山谷草书绝句》:「当年阙里与论诗,岁晚河山断梦思。妙质不为平世用,高怀犹有故人知。」末后两句,乃合荆公《思王逢原》诗「妙质不为平世得,微言但有故人知」。

○成枭而科五白

杜子美《今夕行》:「凭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学者谓杜用刘毅刘裕东府樗蒱事,虽杜用此,然屈原《招魂》已尝云:

「成枭而科五白。」

○寒食疾风甚雨

《荆楚岁时记》:「去冬至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王君玉诗:「疾风甚雨青春老,瘦马疲牛绿野深。」顷又见周知微诗槁云:「疾风甚雨悲游子,峻岭崇山非故乡。」张文潜诗云:

「荒山野水非吾土,寒食清明似去年。」

○万年枝

唐上官仪《咏雪》诗:「幸因千里应,还绕万年枝。」谢玄晖《中书省》诗:「风动万年枝。」晏元献诗:「万年枝上凝烟动,百子池边瑞日长。」卢多逊:「太液池边看月时,好风吹动万年枝。」王维《史馆山池》云:「春池百子内,芳树万年馀。」晏用此也。万年枝,江左谓之冬青,惟禁中则否。韩子苍《冬青诗》云:「离宫见尔近天墀,雨露常私养种时。惆怅一株岚雾里,无人识是万年枝。」百子池见《西京杂记》:戚夫人侍高祖,七月七日临百子池。何晏《景福殿赋》「缀以万年」,注引《晋宫阁铭》曰:「华林园万年树十四株。」

○问花花不语

东坡《吉祥赏花寄陈述古》诗云:「仙花不用剪刀裁,国色初酣卯酒来。太守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南部新书》记严恽诗:「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东坡全用此两句也。恽子子重,能诗,与杜牧善。

○梦中梦身外身

山谷尝自赞其真曰:「似僧有发,似俗无尘。作梦中梦,见身外身。」盖亦取诗僧淡白《写真》诗耳。淡白云:「以觉梦中梦,还同身外身。堪叹余兼尔,俱为未了人。」

○两山排闼送青来

荆公诗云:「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盖本五代沈彬诗:「地隈一水巡城转,天约群山附郭来。」彬又本唐许浑「山形朝阙去,河势抱关来」之句。

○太液披香

《西清诗话》记荆公《尝花钓鱼》诗:「披香殿上留珠辇,太液池边送玉杯。」都下翼日竞以公用柳耆卿词「太液波翻,披香帘卷」之语。予读唐上官仪。《初春》诗「步辇出披香,清歌临太液」,乃知上官仪已尝对之,岂始耆卿邪?周庾信《春赋》:「宜春苑中春已归,披香殿里作春衣。」长安有宜春宫,此又以宜春对披香矣。

○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

江文通有《拟汤惠休》诗云:「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盖用魏文帝《秋胡行》云:「朝与佳人期,日夕殊不来。」梁武帝《鼓角横吹曲》云:「日落登雍台,佳人殊未来。」梁沈约《洛阳道》云:

「佳人殊未来,薄暮空徙倚。」二人所用,又袭江也。江,齐人。

○啼猿树

杜诗:「影著啼猿树,魂飘结蜃楼。」盖用卢照邻《巫山高》云:

「莫辨啼猿树,徒看神女云。」

○时送红梅一阵香

李方叔《喜吴可小》诗:「东风可是闲来往,时送红梅一阵香。」殊不知张芸叟《酴醾诗》亦云:「晚风亦自知人意,时去时来管送香。」

○谷口未斜日数峰生夕阴

蔡绛《西清诗话》取权僧「谷口未斜日,数峰生夕阴」之句。然唐宋之问诗云:「日落西山阴,众草起寒色。」权实取此。沈约《登元畅楼》诗亦云:「云生岭乍黑,日下溪半阴。」宋景文公《过行庆关》诗云:「云生全岭失,日隐半崖阴。」宋全用沈诗也。梁庾肩吾诗云:「尘飞远骑没,日徙半峰寒。」庾沈同时人。

○临清流而赋诗

陶渊明《归去来辞》云:「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盖用稽叔夜《琴赋》云:「背长林,翳华芝。临清流,赋新诗。」

○日月跳踯

元微之《遣兴》云「日月东西跳」,又云「光阴本跳踯」,又《答胡灵之》诗序云「日月跳踯,于今行二十年矣」,几与退之「日月如跳丸」大同小异也。杜牧之《寄韩》又云「跳丸日月十经秋」,又《送孟池》云「月于何处去,日于何处来,跳丸相趁走」,盖用退之意。元微之《忆远曲》云「水中书字无字痕」,白乐天《新昌新居》云「浮荣水画字」,意又相类。

○海风吹不断

顾况喜白乐天《送友人原上草》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乃是李太白《瀑布》诗「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意。

○尧舜性仁赋

刘辉《尧舜性仁赋》,其警句曰:「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形为四罪之诛。」盖本于范文正公《尧舜率天下以仁赋》:

「内睦九族,善邻之志咸和;外黜四凶,有勇之风遐振。」

○满地江湖春入望连天章贡水争流

徐师川有《陪李泰发登洪州南楼》诗云:「十年不复上南楼,直为狂胡作远游。满地江湖春入望,连天章贷水争流。青云聊尔居金马,紫气还应射斗牛。公是主人身是客,举觞登望得无愁。」唐刘长卿有《和樊使君登润州城楼》诗云:「山城迢递敞高楼,露冕吹铙居上头。

春草连天随北望,夕阳浮水共东流。江田汉漠漠全吴地,野树苍苍故蒋州。王粲尚为南郡客,别来何处更销忧。」徐之诗绝类长卿,其间一联,如出一手也。然宋仲安有《放船下湖口》诗云「此地侧身徒北望,馀生乘兴复东流」,乃是全用刘诗也。

○韩退之学文而及道

程正叔云:「韩退之晚年所为文,所得甚多。学本是修德,有德然后有言。退之却是倒学了,因学文求所未至,遂亦有所得。」然此意本吴子经耳。子经《法语》曰:「古人好道而及文,韩退之学文而及道。」子经名孝宗,欧阳文忠公尝有诗《送吴生》者也。荆公与之论文,甚著。临川人。

○衰颜红易借发短白难遮

程文简公有《饮酒戴花》诗云:「衰颜红易借,短发白难遮。」乃知陈无已「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盖本诸此。

○定命论

东阳胡百能《跋邵德升分定录》云:「先君尝言人生所享厚薄,各有定分,世有以智力取者,自谓己能,往往不顾名义,殊不知皆其分所固有,初不可毫末加也。所可加者,徒得小人之名而不悟,悲夫!百能佩服斯训,未尝不以语朋旧也。」以上皆百能说,予按宋顾恺之常以为人禀命有定分,非智力所移,惟应恭己守道,信天任运,而暗者不达,妄意侥幸,徒亏雅道,无关得丧,乃以其意命弟子原著《定命论》以释之。乃知胡所说,恺之之意也。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东坡作《定风波序》云「王定国歌儿曰柔奴,姓宇文氏。定国南迁归,予问柔广南风土应是不好?柔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因用其语缀词云:『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予尝以此语本出于白乐天,东坡偶忘之耶!乐天《吾土》诗云:「身心安处为吾土,岂限长安与洛阳。」又《出城留别》诗云:「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又重题诗云:「心泰身宁是归处,故乡可独在长安?」又《种桃杏》诗云:「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

○天际识归舟

梁王僧孺《中川长望》诗云:「岸际树难辨,云中鸟易识。」盖全用谢玄晖「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而不及也。梁元帝诗云「远村支里出,遥船天际归」,亦效玄晖,而远胜僧孺。

○庭草无人随意绿

唐刘餗《隋唐嘉话》载:隋炀帝为《燕歌行》,群臣皆以为莫及,王胄独不下帝,因此被害。而帝诵其句云:「『庭草无人随意绿』能复道邪?」然予读周庾信《荡子赋》曰:「游尘满床不用拂,细草横阶随意生。」乃知王胄「庭草无人随意绿」盖取诸此,以之丧命,岂不枉哉。

○玉斧修成宝月团

荆公诗:「玉斧修成宝月团,月边仍有女乘鸾。青冥风露非人世,鬓乱钗横特地寒。」江淹《咏扇》诗:「画作秦王女,乘鸾向烟雾。」非止用萧史事也。玉斧事见《酉阳杂俎》。

○绿杨楼外出秋千

晁无咎评乐章欧阳永叔《浣溪纱》云:「『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要皆绝妙,然只一『出』字,自是后人道不到处。」予按唐王摩诘《寒食城东即事》诗云:「蹴鞠屡过飞鸟上,秋千竞出绿杨里。「欧公用「出」字盖本此。

○雪里梅将春信来

前辈诗话称李成季诗曰:「日边雁带腊寒去,雪里梅将春信来。」以为美。然唐人曹松《除夜》已尝云:「半夜因风卷去,五更春被角吹来。」

○龙烛影中犹是腊凤箫声里已吹春

《西清诗话》谓蔡元长春帖子:「龙烛影中犹是腊,凤箫声里已吹春。」荐绅类能传诵,以为蒋颖叔作,非也。予以为此一联全是方干《除夜》诗:「寒灯短焰方烧腊,画角声残已报春。」

○富郑公之言出于元璹

东坡撰《富郑公神道碑》,载公奉使语曰:「且北朝与中国通好,则人主专其利,而臣下无所获。若用兵,则利归臣下,而人主任其祸。

故北朝诸臣,各劝用兵者,此皆其身谋,非国计也。」又曰:「契丹君臣,至今诵其语,守其约,不忍叛者,以其心晓然知通好用兵利害之所在也。」予按唐郑元璹谓颉利曰:「汉与突厥,风俗各异。汉得突厥,既不能臣,突厥得汉,复何所用?且抄掠资财,皆入将士,在于可汗,一无所得。不如和好,国家必有重赍,币帛皆入可汗,坐受利益。」颉利纳其言,即引还。乃知郑公之言,皆出于元璹。

○春风朝夕起吹绿日日深

孟东野《连州吟》云:「春风朝夕起,吹绿日日深。」乃悟荆公「春风日日吹香草,山北山南路欲无」所自。

○明月空为两地愁

《云斋广录》云:「二宋以文章齐名天下,子京守蜀日,有诗云:

『碧云漫有三年信,明月空为两地愁。』其后卒不入两地,人以为谶。」予以子京用何逊《与胡兴安夜别》诗:「念此一筵笑,分为两地愁。」《广录》之论,不知所自也。

○马嵬诗

《唐阙史》称郑相畋吟《马嵬》诗云:「明皇回马杨妃死,云寸虽亡日月新。终是圣朝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观者以为真辅国之句。予以谓畋盖取杜诗「不闻夏商衰,中自诛褒妲」之意。

○宁人负我无我负人

魏曹操有「宁我负人,无人负我」之语。本朝荥阳吕原明乃云:

「中年尝书壁以自警曰:『宁人负我,无我负人。』」后观晁少传《碎金录》,已前有此两句,所谓先得我心之所欲者。然《晋记》★粥说罗仇以「主上荒耄信谗,不若勒兵向西平」,罗仇曰:「诚如汝言,然吾家世以忠义著于西土,宁使人负我,我不忍负人也。」乃知晁少傅之前,罗仇已有此语。罗下班洋羌胡耳,能发此语,犹可贵也。

○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

前辈读诗与作诗既多,则遣词措意,皆相缘以起,有不自知其然者。荆公晚年《闲居》诗云:「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盖本于王摩诘「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而其辞意益工也。徐师川自谓:荆公暮年,金陵绝句之妙传天下,其前两句与渠所作云「细落李花那可数,偶行芳草步因迟」,偶似之邪?窃取之邪?喜作诗者,不可不辨。予尝以为王因于唐人,而徐又因于荆公,无可疑者。但荆公之诗,熟味之,可以见其闲适优游之意。至于师川,则反是矣。

○背秋转觉山形瘦新雨还添水面肥

《雪浪斋日记》云:「背秋转觉山形瘦,新雨还添水面肥。」《渔隐丛话》云:「山形瘦之语,古今少有道者。」予尝记唐人一联而忘其名云:「山自古来和石瘦,水因秋后漾沙清。」前诗盖出于此而不及也。

○张良与四皓书韩退之与李渤书

殷芸《小说》载张良所与商山四皓书曰:「良白:仰惟先生秉超世之殊操,身在六合之间,志淩造化之表。但自大汉受命,祯灵显集,神母告符,足以宅兆民之心。先生当于此时,耀神爽于云霄,濯凤翼于天汉,使九门之外,有非常之客,北阙之下,有神气之宾,而渊潜山隐,窃为先生不取也。良以顽薄,承乏忝官,所谓绝景不禦而驾服驽骀。方今元首,钦明文思,百揆之佐,立则延首,坐则引领,日昃而方丈不禦,夜眠而阊阖不闭。盖皇极须日月以扬光,后土待岳渎以导滞。而当圣世,鸾凤林栖,不翔乎太清,骐驎岳遁,不步乎郊薮,非所以宁八荒,慰六合也。不得侍省,展布腹心,略写至言,想望翻然,不猜其意。张良白。」予观韩退之所与李渤书,其规模步骤,殆与之为一矣。

○茜桃赠歌者诗

《翰府名谈》载寇莱公妾茜桃《赠哥者》诗云:「一曲清歌一束绫,美人犹似意嫌轻。不知织女寒窗下,几度抛梭织得成。」予尝记南唐李询《赠织锦》诗云:「劄劄机声晓复晡,眼穿力尽意何如。美人一曲成千赐,心里犹嫌花样疏。」茜桃诗意本此,而不及也。

○山蝉带响穿疏户

前辈称苏子美诗:「山蝉带响穿疏户,野蔓延清入破窗。」盖出于唐方干诗:「鹤盘远势投孤屿,蝉曳残声过别枝。」

○经董白熟生碧熟红

《侯鲭录》云:「东坡谓世之对偶,如『红生』『白熟』,『手文』『脚色』,二对无复加也。」然予尝记唐罗虬诗云:「窗前远岫悬生碧,帘外残霞挂熟红。」然则罗虬已用「生碧」对「熟红」矣。

○更无一个是男儿

前蜀王衍降后,唐王承旨作诗云:「蜀朝昏主出降时,衔璧牵羊倒系旗。二十万人齐拱手,更无一个是男儿。」其后花蕊夫人记孟昶之亡,作诗云:「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二十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陈无己《诗话》载之,乃知沿袭前作。

○沿袭不失为佳

诗人有沿袭不失为佳者。张曙《途中闻蝉》前四句云:「每岁听蝉处,那将此际同。孤村寒色里,野店夕阳中。」李中正《闻子规》前四句云:「何处正当闻,声声欲断魂。暖风芳草岸,残日落花村。」蒋钧《孤雁》后四句云:「苇岸风吹雨,沙汀月照霜。还同我兄弟,零落不成行。」

○薏苡芎藭

张右史耒《昼卧口占》云:「病栽薏苡无劳谤,湿要芎藭不待瘦。」东坡亦云:「巧语屡曾伤薏苡,瘦词那复托芎藭。」

○梦魂香

黄季涔言一士人诗云:「啼月杜鹃喉舌冷,宿花蝴蝶梦魂香。」盖自唐赵嘏发之,赵云:「松岛鹤归书信绝,橘州风起梦魂香。」

○二诗相类

唐崔惠童《宴城东庄》诗云:「一月人生笑几回,相逢相值且衔杯。眼看春色如流水,今日花红昨日开。」杜子美诗云:「不须闻此意惨怆,生前相遇且衔杯。」二诗相类,第不知崔为何时人。

○袖公鄂公

杜子美《赠曹将军霸》诗:「淩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袖公鄂公毛发动,英资飒爽来酣战。」鄂公谓尉迟敬德,袖公谓段志元也。故东坡《赠写真何充》诗:「黄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岩中。熏名将相今何限,往写袖公与鄂公。」鲍真由《谢传神蔡景直》诗:「驰誉丹青有古风,笔端及我未宜蒙。云台麟阁遥相望,往写袖公与鄂公。」用东坡语,尤为无功。

○三诗皆用清浑子

东坡《送鲁元翰》诗:「皎皎千丈清,不如尺水浑。」陈后山《次韵东坡》诗:「信有千丈清,不如一尺浑。」参寥诗:「乍为含垢千寻浊,不作惊人一掬清。」

○咏荷花

胡子《茹溪诗话》以词句欲全篇皆好,极为难得。如贺方回「淡黄杨柳带栖鸦」、秦处厚「藕叶清香胜花气」二句,写景咏物,可为造微入妙。然予见刘忠肃莘老已言之矣,《湖上口号》云:「绿荷深不见湖光,万柄清风动晚凉。莫恨红葩犹未烂,叶香元自胜花香。」

○服药不如独卧

世所传道书杂载神仙秘诀,有云:「服药千朝,不如独寝一宵。」此最有理。予近读顾况《琴客》诗云:「服药不如独自眠,从他别嫁一少年。」乃知古有此语。然《太平广纪》、《彭祖传》云:「服药百里,不如独卧。」又知道书本此。

○系日

白乐天:「既无长绳系白日,又无大药驻朱颜。」盖本陈沈炯《幽庭赋》:「那得长绳系白日,年年月月俱如春。」然江总《岁暮还宅》诗亦云:「长绳岂系日,浊酒倾一杯。」

○东坡作夏侯太初论

《王立方诗话》记东坡十岁时,老苏令作《夏侯太初论》,其间有「人能碎千金之璧,不能无失声于破釜;能搏猛虎,不能无变色于蜂虿」之语,老苏爱之。以少时所作,故不传。然东坡作《颜乐亭记》与《黠鼠赋》,凡两次用之。以上皆王记。予按《晋刘毅传》邹湛曰:「猛兽在田,荷戈而出,凡人能之。蜂虿作于怀袖,勇夫为之惊骇,出于意外故也。」乃知东坡意发于此。

○杜甫取李陵诗

杜诗:「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又云:「别时孤云今不飞,时复看云泪横臆。」盖取李陵《别苏武》诗云:「仰视浮云飞,奄忽互相逾。长当从此别,且复立斯须。」

○知祢不能荐

韩子苍《送王棁》诗末章云:「虚作西清老从臣,知祢才华不能举。」王摩诘《送丘为》诗云:「知祢不能荐,羞称羞纳臣。」

○董颖袭陈知默诗

洪景卢《夷坚乙志》记董颖诗:「云壑酿成千障雨,风蘋吹老一川秋。」上句盖袭陈知默诗。陈云:「云埋山麓藏秋雨,叶脱林梢带晚风。」

○东坡本李端诗

东坡诗:「白水满时双鹭下,午阴清处一蝉鸣。」唐李端《茂陵山行陪韦金部》诗云:「盘云双鹤下,隔水一蝉鸣。」东坡本此。

○陆诗出韩子苍

韩子苍作绝句:「天长候雁作行远,沙晚浴凫相对眠。松醪朝醉复暮醉,江月上弦仍下弦。」陆龟蒙《别墅怀归》云:「题诗朝忆复暮忆,见月上弦还下弦。」韩所出也。

○得茶三昧

钱塘南屏廉师妙于茶事,东坡赠之诗云:「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刘贡父亦赠诗云:「泻汤旧得茶三昧,觅句还窥诗一斑。」

○吏部文章二百年

韩子苍言欧阳文忠公《寄荆公》诗云:「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吏部盖谓《南史谢朓》,于宋明帝朝为吏部尚书郎,长五言诗。沈约尝云:「二二百年来无此诗也。」文忠之意,直使谢朓事,而荆公答之曰:「他日若能窥孟子,终身安敢望韩公。」则荆公之意,竟指吏部为退之矣。

○裹饭非子来

东坡《次韵徐积》诗:「杀鸡未肯邀季路,裹饭应须问子来。」按《庄子》书,子巳子舆子犁子来四人相与为友,然无裹饭之事。

《庄子》书又载,子舆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乃知裹饭者,子舆子桑,非子来也,东坡此诗为误。予又观韩退之《赠崔立之》诗云:「昔者十日雨,子来寒且饥。

其友名子舆,忽然忧且思。褰裳触泥水,裹饭往食之。好事漆园吏,书之存雄词。」然则退之亦误用耳。

○僧绰采蜡烛作凤凰

「忆昔庚寅降屈原,旋看蜡凤戏僧虔。随翁万里心如铁此子何劳为置田。」东坡《送子由奉使》最每一章也。时子由之子侍行,故及之。然蜡凤之戏,议者以为误。盖《南史》王昙首与兄弟集会,子孙任其戏,适僧达跳其地作虎子,僧虔累十二博棋,既不坠落,亦不重作,僧绰采蜡烛作凤凰。乃知蜡凤之戏,非僧虔也。

○荷囊非芰荷之荷

刘伟明《赠熊本待制》诗云:「西清寓直荷为橐左蜀宣风绣作衣。」盖《南史刘杳传》著紫荷橐事,见《汉张安世传》「持橐簪笔」之意。而伟明乃以荷为芰荷之荷,何耶?欧阳文忠公《回吴舍人启》云:「红药翻阶,直禁垣之清切;紫荷持橐,陪法从以雍容。」又《上胥偃启》曰:「白蟫素简以香生,兹焉辟恶;紫裕荷囊而备问,最近清光。」乃知误者非一人。然《隋书乐志》:尚书、录令、仆射、吏部尚书朝服缀紫荷。录令、左仆射左荷,右仆射、吏部尚书右荷,此又何邪?姑俟博识者。

○阳燧

《淮南子》:「阳燧见日,则然而为火。」注云:「阳燧,金也。

取金杯无缘者,熟摩令热,日下以艾承之。」又云:「木与艾相摩则然,世之取火惟此耳。」刘言史《与孟郊煎茶》诗云:「敲石取鲜火,汲泉避晏鳞。」石火虽火而不可然,言史不察也。《周礼》:「司烜氏掌以夫遂,取明火于日。」郑注云:「夫遂,阳燧也。」《礼》、《内则疏》:「晴则以金燧取火于日,阴则以木燧钻火也。」《礼》、《外传》云:「宗庙之祭用明火者,以阳取日中之火,谓之阳燧。」以冬至之日子时,铸铜为鉴。BT3阳关图

王维王维《送元二》诗:「渭城朝雨★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李伯时取以为画,谓《阳关图》。予尝以为失。按《汉书》,上党有天井关,敦煌龙勒有玉门关。

阳关去长安四千五百里。唐人送客,西出都门三十里,特是渭城耳,今有渭城馆在焉,即古之渭阳。据其所画,当谓之渭城可也。东坡《题阳关图》诗:「龙眠独识殷勤处,画出阳关意外声。」皆承其失耳。至山谷《题阳关图》断章云:「渭城柳色关何事,自是离人作许愁。」然则详味山谷诗意,谓之《渭城图》宜矣。

○珠还合浦

《古今诗话》美方谔《上广守》诗「鳄徙恶溪韩吏部,珠还合浦孟尝君」,殊不知珠还合浦,乃后汉孟尝也。

○筑黄金台

前辈以荆公诗「功谢萧规惭汉第,恩从隗始托燕台」,以「台」字为失。按《史记》云:「为隗改筑宫,而师事之。」然太白诗云:

「何人为筑黄金台。」则荆公诗本此。

○以玉儿为玉奴

东坡《和杨公济梅花》诗云:「月地云阶漫一尊,玉奴终不负东昏。」又《四时》诗云:「玉奴纤手嗅梅花。」《南史》:济东昏侯妃潘玉儿,有国色。牛僧孺《周秦行记》薄太后曰:「牛秀才远来谁为伴?」潘妃辞曰:「东昏侯以玉儿身死国除,不拟负他。」注云:

「玉儿,妃小字。」东坡盖两用此,而以「儿」为「奴」者误也。然不害为佳句。

○东坡用事切

东坡《和山谷嘲小德》诗,末云:「但使伯仁长,还兴络秀家。」盖伯仁乃络秀子耳。洪驹父《哭谢无逸》诗云:「但使添丁长,终兴谢客家。」此学东坡语,尤无功。「添丁卢同子,气骨不相属。」络秀本周伯仁父浚之妾,小德亦庶出,故坡用事其切如此。山谷诗:

「解著《潜夫论》,不妨无外家。」更觉其切。

○妓人出家诗

唐顾陶大中丙子编《唐诗类选》,载阳郇伯作《妓人出家》诗:

「尽出花钿与四邻,云鬟剪落向残春。暂惊风烛难留世,便是池莲不染身。贝叶欲翻迷锦字,梵声初学误梁尘。从今艳色归空后,湘浦应无解佩人。」《湘山野录》乃谓本朝申国长公主为尼,掖廷嫔禦随出家者三十馀人,太宗韶两禁各以诗送之,陈彭年作诗八句。今考其诗,与阳郇伯所作一同,首句「尽出花甸散宝津」一句不同。岂后人改郇伯诗而托以彭年之名,而文瑩又不考之过邪?

○蒸壶似蒸鸭

东坡《岐亭汁字韵》诗:「不见卢怀真,蒸壶似蒸鸭。坐客皆忍笑,髡然发其幕。」按《太平广记》载《卢氏杂说》:「郑馀庆与人会食,日高,众客嚣然。呼左右曰:『烂蒸去毛,莫拗折项。』诸人相顾,以为必蒸鹅鸭。良久就餐,每人前下粟米饭一椀,蒸胡卢一枚。

馀庆餐美,诸人强进而罢。」然则「蒸壶似蒸鸭」,乃郑馀庆,非怀真也,岂东坡偶忘之耶?

○望夫石

陈无己《诗话》:望夫石在处有之,古今诗人惟用一律。惟刘梦得云:「望来况是几千岁,只是当年初望时。」语虽拙而意工。黄叔达,鲁直之弟也,以顾况为第一,云:「山头日日风和雨,行人归来石应语。」语意皆工。江南望夫石,每过其下,不风即雨,疑况得句处也。予家有《王建集》,载《望夫石》诗,乃知非况作。其全章云:

「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复雨,行人归来石应语。」岂无己叔达偶忘建作邪?

○落梅花折杨柳

《乐府杂录》载:笛者,羌乐也。古曲有《落梅花》、《折杨柳》,非谓吹之则梅落耳。故陈贺微《长笛》诗云:「柳折城边树,梅舒岑外林。」张正见《柳》诗亦云:「不分《梅花落》,还同横笛吹。」李峤《笛》诗:「逐吹《梅花落》,含春柳色惊。」意谓笛有梅柳二曲也。然后世皆以吹笛则梅落,如戎昱《闻笛》诗云:「平明独惆怅,蜚尽一庭梅。」崔橹《梅》诗:「初开已入雕梁画,未落先愁玉笛吹。」《青琐集》诗:「凭仗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栏看。」皆不悟其失耳。惟杜子美王之涣李太白不然。杜云:「故园杨柳今摇落,何得愁中却尽生。」王云:「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李云:「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亦谓笛有二曲也。

○诚斋论山谷诗

《山谷集》中有绝句云:「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零落杏花香。

春风不解吹愁却,春日偏能惹恨长。」此唐人贾至诗也,山谷特改五字耳。贾云:「桃花历乱杏垂香。」又:「不为吹愁惹梦长。」

○刘子先

章子厚尝与刘子先定有场屋之旧,又颇相厚善。隔阔十年,子厚拜相,亦不通问。寄书诮其相忘远引之意,子先以诗谢曰:「故人天上有书来,责我疏愚唤不回。两处共瞻千里月,十年不寄一枝梅。尘泥自与云霄隔,驽马难追德骥才。莫谓无心向门下,也曾终夕望三台。」公得诗甚喜,即召为宰属,遂迁户部侍郎。

 

洪熙元年春三月六日,林子中手录。

录此书已经三百年矣,钞本之难得者。康熙丁酉立夏日,清景山楼披阅一过。先君所藏书,恨牵于物谷,不能尽读之。徐骏。

辨摘苏东坡诗误处二三则,切当可喜。其馀杂见他书,且多疏脱也。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