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20403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切换诗词显示方式:
詩詞庫  唐诗选 雍陶(选17首) (阅读本作者全集请点击:雍陶

雍陶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805—?
【介绍】: 唐成都人,字国钧。文宗大和进士。历侍御史、国子《毛诗》博士,出为简州刺史。与张籍、王建、贾岛、姚合等友善。工诗,多旅游之作。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年不详。字国钧,夔州云安(今重庆云阳)人,寓居成都。文宗大和八年(834)登进士第。宣宗大中八年(854)自国子毛诗博士出为简州刺史,后辞官归隐庐山。生平事迹见《唐才子传》卷七。雍陶与姚合、殷尧藩、贾岛、姚鹄、刘得仁等诗人交厚。其诗清丽婉转,时人颇重之。笔记谓雍陶尝“自比谢宣城、柳吴兴”(《云溪友议》卷上)。殷尧藩赠诗谓“清婉逼阴、何”,颇能道出其诗之风格。今人周啸天、张效民有《雍陶诗注》。《全唐诗》存诗1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收诗3首,断句2。
唐诗汇评
雍陶,生年年不详,字国钓,成都(今属四川)人。少贫。大和三年,南诏侵蜀,攻陷成都,掳子女工匠数万人,陶在蜀中,有诗记其事。后人京,大和八年(834),登进士第。曾以侍御佐兖海幕。大中中,授国子毛诗博士。八年,出刺简州,世称雍简州。陶工于词赋,长于律绝,自比谢朓、柳恽。与白居易、王建、贾岛、姚合、刘得仁、殷尧沈、李廓、章孝标、无可、广宣等交往唱酬。有《雍陶诗集》十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云溪友议》
(陶)为简州牧,自比谢宣城、柳吴兴也,宾至则折挫之。……有冯道明下第,请渴,云:“与员外故旧。”阍者以道明言启之。及引进,陶诃曰:“与公昧平生,何方相识矣?”道明曰:“诵员外之言,仰员外之德,诗集中日得相见,何隔平生也。”遂吟曰:“立当青草人先见,行近白莲鱼未知。”又曰:“江声秋入寺,雨气夜侵楼。”又曰:“闭门客到常疑病,满院花开不似贫。”陶闻吟,欣狎,待道明如晨昔之友。
《唐才子传》
(陶)工于词赋。少贫,遭蜀中乱后,播越羁旅,有诗云:“贫当多病日,闲过少年时。”大和八年陈宽榜进士及第,一时名辈,咸伟其作。然恃才傲睨,薄于亲党。……与贾岛、殷尧藩、无可、徐凝、章孝标友善,以琴樽诗翰相娱。
《唐音癸签》
雍简州矜负好句,为客所窥。此公工于造联,奈孱于送结,落晚调不振。
《诗学渊源》
(雍陶)诗情景俱到,晚唐本色也。

 

共17,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送裴璋还蜀因亦怀归(唐·雍陶)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客在剑门外,新年音信稀。自为千里别,已送几人归。

陌上月初落,马前花正飞。离言殊未尽,春雨满行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情遥味永,非水部而何(“自为”一联下)?留不尽,是水部(末二句下)。

和刘补阙秋园寓兴六首 其一(唐·雍陶)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水木夕阴冷,池塘秋意多。庭风吹故叶,阶露净寒莎。

愁燕窥灯语,情人见月过。砧声听已别,虫响复相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六诗皆工而可观,荆公所取者。刘补阙为谏官,而家园有山水之乐,唐人之仕于东、西都者皆然。
《瀛奎律髓汇评》
何义门:风致极似姚合。纪昀:“庭风”二字生。燕不夜语。

塞上宿野寺(唐·雍陶)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塞上蕃僧老,天寒疾上关。远烟平似水,高树暗如山。

去马朝常急,行人夜始闲。更深听刁斗,时到磬声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五朝诗善鸣集》
“山”、“水”皆作虚用,使“烟”、“树”非复寻常景色。
《唐诗成法》
三、四写景切绝,七从夜间生出。刁斗、磬声、寒寺合写有法,得全题之神。塞上诗多壮丽,此独清新,意言边境不宁也。
《唐诗笺要》
“远烟”、“高树”一联,工写景物,馀不甚佳。陶尝有“江声秋入寺”,“雨气夜侵楼”之句,为冯道明所颂,因定交焉。
《网师园唐诗笺》
妙切“塞”、“夜”、仍不脱寺。(末二句下)。

寒食夜池上对月怀友(唐·雍陶)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人间多别离,处处是相思。海内无烟夜,天涯有月时。

跳鱼翻荇叶,惊鹊出花枝。亲友皆千里,三更独绕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声情韵味,全是水部(首二句下)。

咏双白鹭(唐·雍陶)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崔少府池鹭

双鹭应怜水满池,风飘不动顶丝垂。立当青草人先见,行傍白莲鱼未知。

一足独拳寒雨里,数声相叫早秋时。林塘得尔须增价,况与诗家物色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议者谓:“行傍白莲鱼未知”,此句最佳,上一句未称。然着题诗难句句好也。第二句亦未可忽。
《麓堂诗话》
唐律多于联上着工夫,如雍陶《白鹭》、郑谷《鹧鸪》二联,皆学究之高者。至于起结,即不成语矣。如杜子美《白鹰》起句,钱起《湘灵鼓瑟》结句,若奏金石以破蟋蟀之鸣,岂易得哉!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第三胜,第四造意未活。查慎行:咏物落色相,便不超妙。纪昀:此诗及郑谷《鹧鸪》、崔珏《鸳鸯》,皆词意凡近,而格调卑靡。虽以此得名,要是流俗之论,非作者之定评也。
《唐诗笺注》
见双鹭不动,遂疑双鹭为爱池水:以我之心度鹭之腹,妙矣。又妙在顺便带出“顶丝垂”之三字,觉双鹫如画。三,承写不动;四,忽又写动;要之,此二句所重,只在写白也。五、六再用曲笔细写:五是写双鹭两样立法,六是写双鹭一样叫法。然后,“得尔”一顿,“况与”一宕,以赞美之,欣赏之,双鹭于此亦价增十倍矣。
《小清华园诗谈》
从来咏物之诗,能切者未必能工,能工者未必能精,能精者未必能妙……《咏双白鹭》精矣,而未妙也。

晴诗(唐·雍陶)
  七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塞路初晴

晚虹斜日塞天昏,一半山川带雨痕。新水乱侵青草路,残烟犹傍绿杨村。

胡人羊马休南牧,汉将旌旗在北门。行子喜闻无战伐,闲看游骑猎秋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晚唐中有此自佳,结语便懈。
《批选唐诗》
新晴之景,宛然在目。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此虽写晴,然言外实是寓意边事。言晚虹在东,斜日在西,独有“塞天”其色未快,因特出大判云:一半未放人意也。“新水”句亦寓新恩已沛,“残烟”句又寓馀忧未靖,此皆“一半山川”四字中之深忧远虑也(首四句下)。此诗题是咏晴,乃前解因带有“塞天昏”之三字,人亦遂窥其是安边新喜,然实则笔笔皆细写晴色也。至此后解则竟忍俊不住,一口直吐出来。看他前解犹写忧,此解纯写喜,固已更忍不住也(末四句下)。金雍补注:五写远望荡荡,六写近望森森,毕竟画来是新晴风色。
《五朝诗善鸣集》
与牧之《晚晴赋》争妍角秀。
《唐诗成法》
“一半山川”写初晴,神妙。三、四写景真切,承二。五、六边境清宁。七、八之从五托下,写太平气象,行人安稳如在眼中。
《网师园唐诗笺》
得体(“胡人羊马”一联下)。
《历代诗法》
前四句说晴景,后四句说喜晴心事,通首灵变乃尔。

到蜀后记途中经历(唐·雍陶)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剑峰重叠雪云漫,忆昨来时处处难。大散岭头春足雨,褒斜谷里夏犹寒。

蜀门去国三千里,巴路登山八十盘。自到成都烧酒熟,不思身更入长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此“重叠内云漫”,乃是既过栈去,回指剑峰而叹。言今但见其重叠如此,不知其中间乃有千崎万岖,如大散岭、褒斜谷,莫非一崎一岖而已;今但望见其白云如此,不知其中间乃有异样节气,如春足雨,夏犹寒,真非寻常节气而已。“处处难”之为言,其难非可悉数,非可名状,在事后思之,犹尚通身寒噤者也(首四句下)。后又言已后直是不愿更出,此特别换笔法,再诉入来之至难也。言入来既是三千里、八十盘,后如出去,则照旧三千里,八十盘,人身本非金铁,堪受如此剧苦耶?“成都烧酒熟”者,并非逢车流诞之谓,如云任他水土敝恶,我已决计安之也(末四句下)。
《唐诗笺注》
此题若落常手,即将“忆昨来时”作起句,亦未为不可,然径直少致矣。今偏要兀然先装得“剑峰重叠白云漫”之七字,写置身南国,回首北都,惟见青峰插天、白云匝地而已,殊不知其中则有无数艰难,无数险阻,直是不堪追忆也。以为七、八之“自到”“不思”伏案,古人之严于审局如此。

经杜甫旧宅(唐·雍陶)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殷陶诗

浣花溪里花多处,为忆先生在蜀时。万古只应留旧宅,千金无复换新诗。

沙崩水槛鸥飞尽,树压村桥马过迟。山月不知人事变,夜来江上与谁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浣花溪里只添“花深处”三字,便是此日加倍眼色。只因此三字,便知其不止忆杜先生,直是忆杜先生爱人心地,忆杜先生冠世才学,忆杜先生心心朝廷、念念民物,忆杜先生流离辛苦、饥寒老病,一时无事不到心头也。三,万古应留,四,千金难得,便只是一句话,犹言即使国步可改,必须此宅长留,只看文人代有,到底杜诗莫续也(首四句下)。此沙崩树压,即七之所谓“人事变”也。“夜来江月与谁期”者,此月经照杜先生后,更照何人始得?则自不能不有此问也(末四句下)。
《唐诗笺注》
浣花溪里,居人不少,故特添出“花多处”三字以旌异之,曰:此方是杜少陵故居也……三承一,其人不朽,其宅亦不朽;四承二,其人虽无,其诗必不可无。以上只是见物怀人。五、六,然后细写旧宅:五写宅以内,六写宅以外。先生在日,以严武还朝,暂去成都,其宅不免荒芜,读《将赴草堂先寄郑公》五作可见,况身后乎?沙崩鸥去,树压马惊,所必然矣,七,忽然举山月而斥之,一似先生既死,此月便不应再照旧宅也者,大奇!八,又忽然向山月而问之,一似旧宅既荒,此月便不应更照他家也者,大奇!

题情尽桥(唐·雍陶)
  七言绝句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陶典阳安,送客至情尽桥,问其故,左右曰:“送迎之地止此。”陶命笔题其柱曰折柳桥,为诗云云。

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他离恨一条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鉴诫录》
雍使君陶典阳安日,送客至桥,离情未已,揖让既久,欲更前车。客曰:“此处呼为‘情尽桥’,向来送迎,至此礼毕。”陶下马命笔,题其桥楹,改为“折柳”。自兹送别,咸吟是诗。简郡风情,不革义路矣。诗曰:“从来只有情难尽……”
《唐诗鉴赏辞典》
雍陶在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出任简州刺史。简州的治所在阳安(今四川简阳西北)。据说一天他送客到城外情尽桥,向左右问起桥名的由来。回答说:“送迎之地止此。”雍陶听后,很不以为然,随即在桥柱上题了“折柳桥”三字,并写下了这首七言绝句。

这诗即兴而作,直抒胸臆,笔酣墨畅,一气流注。第一句“从来只有情难尽”,即从感情的高峰上泻落。诗人以一种无可置疑的断然口气立论,道出了万事有尽情难尽的真谛。“从来”二字似不经意写出,含蕴却极为丰富,古往今来由友情、爱情织成的种种悲欢离合的故事,无不囊恬其中。第二句“何事名为情尽桥”,顺着首句的势头推出。难尽之情犹如洪流淹过桥头,顺势将“情尽桥”三字冲刷而去。

前两句是“破”,后两句是“立”。前两句过后,诗势略一顿挫,好象见到站在桥头的诗人沉吟片刻,很快唱出“自此改名为折柳”的诗句来。折柳赠别,是古代习俗。诗人认为改名为折柳桥,最切合人们在此桥送别时的情景了。接着,诗又从“折柳”二字上荡开,生出全诗中最为痛快淋漓、也最富于艺术光彩的末句—“任他离恨一条条”。“离恨”本不可见,诗人却化虚为实,以有形之柳条写无形之情愫,使人想见一个又一个河梁送别的缠绵悱恻的场面。

诗的发脉处在“情难尽”三字。由于“情难尽”,所以要改掉“情尽桥”的名称,改为深情的“折柳桥”;也是由于“情难尽”,所以宁愿他别情伤怀,离恨条条,也胜于以“情尽”名桥之使人不快。“情难尽”这一感情线索贯穿全篇,故给人以一气呵成的和谐的美感。

(陈志明)

韦处士郊居(唐·雍陶)
  七言绝句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满庭诗境飘红叶,绕砌琴声滴暗泉门外晚晴秋色老,万条寒玉一溪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写处士隐兴,得趣亦极。
《唐诗摘钞》
亦只写所居之景,而处士之高自见。
《增订唐诗摘钞》
“秋色”一作“秋已”。作“色”字,句法始老。


共17,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汉语大词典》:故叶(故叶)  拼音:gù yè
枯叶。 南朝 陈 张正见 《衰桃赋》:“风落新枝,霜飞故叶。” 唐 雍陶 《和刘补阙秋园寓兴》之一:“庭风吹故叶,阶露净寒莎。”
《汉语大词典》:早秋  拼音:zǎo qiū
初秋。 唐 王勃 《秋江送别》诗之一:“早是他乡值早秋,江亭明月带江流。” 唐 雍陶 《咏双白鹭》:“一足独拳寒雨里,数声相叫早秋时。”
《汉语大词典》:顶丝(顶丝)  拼音:dǐng sī
禽鸟头顶上的细长羽毛。 唐 雍陶 《咏双白鹭》:“双鹭应怜水满池,风飘不动顶丝垂。” 唐 刘象 《鹭鸶》诗:“洁白孤高生不同,顶丝清软冷摇风。”
《汉语大词典》:新水  拼音:xīn shuǐ
(1).新汲之水。《仪礼·士虞礼》“明齐溲酒” 汉 郑玄 注:“明齐,新水也。言以新水溲酿此酒也。”《艺文类聚》卷五引 晋 夏侯湛 《大暑赋》:“沃新水以达夕,振轻箑以终日。”
(2).春水。 唐 雍陶 《晴》诗:“新水乱侵青草路,残阳犹傍绿杨村。”
《汉语大词典》:寒玉  拼音:hán yù
(1).玉石。玉质清凉,故称。 唐 白居易 《苦热中寄舒员外》诗:“藤床铺晚雪,角枕截寒玉。”
(2).比喻清冷雅洁的东西,如水、月、竹等。 唐 李群玉 《引水行》:“一条寒玉走秋泉,引出深萝洞口烟。” 唐 李贺 《江南弄》诗:“ 吴 歈 越 吟未终曲,江上团团帖寒玉。” 宋 吕渭老 《念奴娇·赠希文宠姬》词:“暮云收尽,霁霞明高拥一轮寒玉。” 唐 雍陶 《韦处士郊居》诗:“门外晚晴秋色老,万条寒玉一溪烟。”
(3).比喻容貌清俊。 前蜀 贯休 《题淮南惠照寺律师院》诗:“仪冠凝寒玉,端居似沃洲。”
《汉语大词典》:暗泉  拼音:àn quán
隐伏的泉水。 唐 雍陶 《韦处士郊居》诗:“满庭诗景飘红叶,绕砌琴声滴暗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