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花簃词话  宋 佚名

■宋周端臣〈木兰花慢〉句云:〔料今朝别后,它时有梦,应梦今朝。〕吕居仁〈减 字木兰花〉云:〔来岁花前。又是今年忆昔年。〕命意政同,而遣词各极其妙。

■史直翁有〈满庭芳‧立春词时方狱空〉云: 爱日轻融,阴云初敛,一番雪意阑珊。 柳摇金缕,梅绽玉腮寒,知是东皇翠葆,飞星汉、来至人间。 开新宴,笙歌逗晓,和气满尘寰。 风光,偏舜水,贤侯政美,棠荫多欢。 更圜扉草鞠,木索长閒。休向今朝惜醉,红妆映、群玉颓山。 行将见,宜春帖子,清夜写金銮。

《词苑丛谈》:庆历中,开封府与棘寺同日奏狱空,仁宗于宫中宴集,晏小山叔原作 〈鹧鸪天〉词,大称上意。词曰: 碧藕花开水殿凉。万年枝上转红阳。升平歌管随天仗,祥瑞封章满御床。 金掌露,玉炉香。岁华方共圣恩长。皇州又奏圜扉静,十样宫眉捧寿觞。 直翁词可与并传。盖华贵之笔宜于和声鸣盛也。

■填词檃括一体,宋贤集中往往有之,大都牵彊支离,迁就句调微,特其所檃括之作 ,佳处未能传出,乃至以文害辞,以辞害志,并生趣而无之,欲求言外,馀情事外远 致,乌可得耶。彝斋词〈花心动〉序云:〔外祖中司常公春日词曰: 庭院深深春日迟。百花落尽蜂蝶稀。柳絮随风不拘管,飞入洞房人不知。 画堂绣幕垂朱户,玉炉销尽沈香炷。半褰斗帐曲屏山,尽日梁閒双燕语。 美人睡起歛翠眉,强临鸾鉴不胜衣。门外鞦韆一笑发,马上行人肠断归。 近日风雅遗音多谱前贤名作因效颦云。〕: 庭院深深,正花飞零乱,蝶懒蜂稀。柳絮狂踪,轻入房栊,悄悄可有人知。 画堂镇日閒晴昼,金炉冷、绣幕低垂。梁閒燕,双双并翅,对舞高低。 兰幌玉人睡起,情脉脉、无言暗歛双眉。 斗帐半褰,六曲屏山,憔悴似不胜衣。 一声笑语谁家女,鞦迁映、红粉墙西。断肠处,行人马上醉归。 此词熨帖浑成,如自己出。盖元诗既工丽,词笔亦掉运灵活,非它人浪费楮墨者比。

■岳倦翁〈满江红〉过拍云:〔笑十三、杨柳女儿腰,东风舞。〕歇拍云:〔正黄昏 时候杏花寒,廉纤雨。〕脱口轻圆而丰神婉约,它人或极意矜鍊不能到。

■两宋钜公大僚能词者多,往往不脱簪绂气。魏文节〈虞美人‧咏梅〉云:〔只应明 月最相思。曾见幽香一点、未开时。〕轻清婉丽,词人之词,专对抗节之臣,顾亦能 此,宋广平铁石心肠,不辞为梅花作赋也。

■石屏词往往作豪放语,绵丽是其本色。〈满江红‧赤壁怀古〉云: 赤壁矶头,一番过、一番怀古。想当时、周郎年少,气吞区宇。 万骑临江貔虎噪,千艘烈炬鱼龙怒,捲长波、一鼓困曹蛮瞒,今如许。 江上渡,江边路。形胜地,与亡处。览遗踪,胜读诗书言语。 几度东风吹世换,千年往事随潮去。问道旁、杨柳为谁春,摇金缕。 歇拍云云是本色流露处。

■宋词名句多尚浑成,亦有以刻画见长者。沈约之〈谒金门〉云:〔独倚危栏清昼寂 。草长流翠碧。〕又云:〔寒色著人无意绪。竹鸣风似雨。〕〈如梦令〉云:〔忺睡 。忺睡。窗在芭蕉叶底。〕〈念奴娇〉刻本无题,当是咏海棠之作云:〔醉态天真, 半羞微歛,未肯都开了。〕虽刻画而不涉纤所以为佳。

■姚令威〈忆王孙〉云: 毵毵杨柳绿初低。淡淡梨花开未齐。楼上人情听马嘶。 忆郎归。细雨春风湿酒旗。 与温飞卿〔送君闻马嘶〕各有其妙,正可参看。

■卢申之〈江城子〉后段云: 年华空自感飘零。拥春酲。对谁醒。天阔云閒,无处觅箫声。 载酒买花年少事,浑不似,旧心情。 与刘龙洲词〔欲买桂花重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可称异曲同工,然终不如少陵之〔 诗酒尚堪驱使在,未须料理白头人。〕为倔弭可意。其〈清平乐〉歇拍云:〔何处一 春游荡,梦中犹恨杨花〕,是加倍写法。

■高竹屋有梅花词二阕,调寄〈金人捧露盘〉,《绝妙好词》录其〔念瑶姬〕阕,其 〔楚宫閒〕阕风格较尤遒上,未审公谨何以不登。兹并录二阙如左:俟知音者择焉。 念瑶姬,翻瑶佩,下瑶池。冷香梦、吹上南枝。 罗浮梦杳,忆曾清晓见仙姿。天寒翠袖,可怜是、倚竹依依。 溪痕浅,雪痕冻,月痕淡,粉痕微。江楼怨、一笛休吹。 芳信待寄,玉堂烟驿雨凄迟。新愁万解,为春瘦、却怕春知。 又 楚宫閒,金成屋,玉为栏。断云梦、容易惊残。 骊歌几叠,至今愁思怯阳关。清音恨阻,抱哀筝、知为谁弹。 年华晚,月华冷,霜华重,鬓华斑。也须念、閒损雕鞍。 斜缄小字,锦江三十六鳞寒。此情天阔,正梅信、笛里关山。 又竹屋词〈齐天乐‧中秋夜怀梅溪〉云:〔古驿烟寒,幽垣梦冷,应念秦楼十二。〕 此等句开国朝词门径,钩勒太露,便失之薄。

■寄閒翁〈风入松〉云:〔旧巢未著新来燕,任珠帘、不上琼钩。〕用待燕归来始下 帘,句意翻新入妙。〈恋绣衾〉云:〔自不怨、东风老,怨东风、轻信杜鹃。〕是未 经人道语。

■玉田词余最喜其〔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惜此词全阕未称。又《山中白云词 》余能背诵者独少。《新莺词‧齐天乐‧秋雨》云:〔一片萧骚,细听不是故园树。 〕〈莺序〉苇湾观荷云:〔问并作、几多红怨,画里回首,却又盈盈,未开刚吐。〕 鹜翁谓似玉田,殆偶然似之耳。

■黄几仲《竹斋诗馀‧西江月》题云〔垂丝海棠,一名醉美人〕: 撚翠低垂嫩萼,匀红倒簇繁英。秾纤消得比佳人。酒入香肌成晕。 帘幕阴阴窗牖,栏杆曲曲池亭。枝头不起梦春酲。莫遣流莺唤醒。 此花唯吾乡有之,太半樱桃花椄本,江南蓟北未之见也,紫艳沈酣信足当醉美人品目 。

■徐山民〈瑞鹧鸪〉云: 雨多庭石上苔文。门外春光老几分。为把旧书藏宝带,误翻残酒湿绡裙。 风头花片难装缀,愁里莺声怯听闻。恰似剪刀裁破恨,半随妾处半随君。 〈瑞鹧鸪〉调与七言律诗同,山民此词却必不可作七律观,此词与诗之别也。

■凡流连光景词多以回忆旧事作开,而以本题拍合,千篇一律,颇易生厌。李周隐〈 浪淘沙〉云: 榆火换新烟。翠柳朱檐。东风吹得落花颠。帘影翠梭悬绣带,人倚鞦韆。 犹忆十年前。西子湖边。斜阳催入画楼船。归醉夜堂歌舞月,拌却春眠。 乃用忆旧作合笔,一气绾落,全不照拍本题,阅者但觉其烟波缥缈,而不能责其游骑 无归,则在上下截搏合得紧,神不外散故也,此词虽非杰作,可悟格局变换之法。

■陈君衡词迄国朝而始显,其《西麓继周集》乃至彊村朱氏始。据何氏梦华馆臧钞本 刻行,故前人词话中论其词者绝●。嘉道已还,论南宋词人者乃皆偻指及之,其词境 如草软波平,芊绵宛委,自成家数,惜风骨未能高鶱,以比王碧山周草窗则犹未逮, 其殆玉田之仲叔乎。

■翁五峰〈摸鱼儿〉歇拍云:〔沙津少驻。举目送飞鸿,幅巾老子,楼上正凝伫。〕 东坡送子由诗〔时见乌帽出,复没是由送〕。客者望见行人,极写临歧眷恋之状,五 峰词乃由行人望见送者,客子消魂,故人惜别,用笔两面俱到。

■王碧山〈声声慢〉云: 迎门高髻,倚扇清吭,娉婷未数西洲。浅拂朱铅,春风二月梢头。 相逢靓妆俊语,有旧家、洛京风流。断肠句,试重拈綵笔,与赋闲愁。 犹记淩波去后,问明珰罗袜,却为谁留。枉梦想思,几回南浦行舟。 莫辞玉尊起舞,怕重来、燕子空楼。漫惆怅、抱琵琶闲过此秋。 得无自恨庆元之仕乎。〈一萼红〉题梅花卷云:〔疏萼无香,柔条独秀,应恨流落人 閒。〕又云:〔冰粟微销,尘衣不浣,相见还误轻攀。〕〈疏影‧咏梅〉云:〔算如 今,也厌娉婷,带了一痕残雪。〕其遇亦可悲矣。

■宋王沂公之言曰:〔平生志不在温饱〕,以梅诗谒吕文穆云:〔雪中未问调羹事, 先向百花头上开〕。吴庄敏词〈沁园春‧咏梅〉云: 虽虚林幽壑,数枝偏瘦,已存鼎鼐,一点微酸。 松竹交盟,雪霜心事,断是平生不肯寒。 二公襟抱政复相同,〔一点微酸〕,即调羹心事,不志温饱,为有不肯寒者在耳。又 庄敏〈满江红〉词有〔晚风牛笛〕句绝雅鍊可惠。

■履斋词〈满江红‧九日郊行〉云:〔数本菊,香能劲。〕劲韵绝隽峭,非菊之香不 足以当此。〈二郎神〉云:〔凝伫久,蓦听棋边落子,一声声静。〕〈千秋岁〉云: 〔荷递香能细。〕此静与细亦非雅人,深致未易领略。

■钱塘姚进道,南宋道学家也。其词如〈南歌子‧九日次赵季益韵〉云:〔悠然此兴 未能忘。似觉庭花、全胜去年黄。〕又〔赠赵顺道〕云: 〔不求名利不谭元。明月清风相对、自怡然。〕殊盎然有道意,然如〈浣溪沙‧青田 赵宰席閒作〉云: 〔醉眼斜拖春水绿,黛眉低拂远山浓。此情都在酒杯中。〕 〈鹧鸪天‧县有花名日日红高仲坚席閒作〉云: 〔夜深莫放西风入,频遣司花护锦裀。〕〈瑞鹧鸪‧赏海棠〉云: 〔一抹霞红匀醉脸,恼人情处不须香。〕〈如梦令‧水仙用雪堂韵〉云: 〔钩月衬淩波,仿佛湘江烟路。〕〈行香子‧抹利花〉云: 〔香风轻度,翠叶柔枝。与玉郎摘,美人戴,总相宜。〕 〈好事近‧重午前三日〉云: 梅子欲黄时,霖雨晚来初歇。谁在绿窗深处,把綵丝双结。 浅斟低唱笑相偎,映一团香雪。笑指墙头榴火,倩玉郎轻折。 亦复能为绮语情语,可知规行矩步中,政不废金荃兰畹也。又〈临江仙‧九日〉云: 〔莫将乌帽任风吹。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动容句亦有深情。

■余近作〈浣溪沙〉句云:〔莫向天涯轻小别,几回小别动经年。〕比阅柴望《秋堂 诗馀‧满江红》云:〔别后三年重会面,人生几度三年别。〕意与余词略同,为黯然 者久之。

■杜伯高〈酹江月〉赋石头城云:〔人笑褚渊今齿冷,只有袁公不死〕,〔宁为袁粲 死,不作褚渊生。〕宋时石城谣也。

■何搢之〈小重山〉〔玉船风动酒鳞红〕之句见称于时,此等句列为丽句则可,谓在 天壤间有限,似乎奖许太过。余喜其换头〔车马去匆匆。路随芳草远〕十字,寓情于 景,其丽在神。

■马古洲〈海棠春〉云:〔护取一庭春,莫弹花间鹊。〕用徐干臣〔闷来弹鹊,又搅 碎一帘花影〕可谓善变。又〈月华清〉云:〔怕里又悲来,老却兰台公子。〕〔怕里 〕,宋人方言,《草窗词》中屡见,犹言恰提防闲,大致如此诠释,尚须就句意活动 用之。

■高彦先吾广右宦贤也。《东溪词‧行香子》云: 瘴气如云。暑气如焚。病轻时、也是十分。沈痾恼客,罪罟萦人。 叹槛中猿,笼中鸟,辙中鳞。 休负文章,休说经纶。得生还、已早因循。菱花照影,筇竹随身。 奈沈郎虺,潘郎老,阮郎贫。 盖编管容州时作,极写流离困瘁状态,足令数百年后读者为之酸鼻。曩余自题《菊梦 词》句云:〔雪虐霜欺,须拌得鬓边丝〕,彦先先生可谓饱经霜雪矣!

■廖世美〈烛影摇红〉过拍云:〔塞鸿难问,岸柳何穷,别愁纷絮。〕神来之笔已佳 矣!换头云: 催促年光,旧来流水知何处。断肠何必更残阳,极目伤平楚。 晚霁波声带雨。悄无人、舟横古渡。 语淡而情深,令子野、太虚辈为之,容或未必能到。此等词一再吟诵,辄沁入心脾, 毕生不能忘。花庵《绝妙词选》中真不愧〔绝妙〕二字,如世美之作殊不多觏也。

■《归愚词》〈西江月〉咏开炉云: 风送丹枫卷地,霜乾枯苇鸣溪。兽炉重展向深闺。红入麒麟方炽。 翠箔低垂银蒜,罗帏小钉金泥。笙歌送我玉东西。谁管瑶华舞砌。 按《梦梁录》:〔十月朔,贵家新装暖阁,低垂绣帘,浅斟低唱以应开炉之节。〕《 武林旧事》:〔是日御前供进夹罗,御服臣僚服锦袄子夹,公服授衣之意也!自此御 炉日设火,至明年二月朔止。〕此词盖专咏煖阁绣帘中景物,亦承平盛概也!

■史真翁有〈满庭芳‧立春词时方狱空〉云: 爱日轻融,阴云初歛,一番雪意阑珊。柳摇金缕,梅绽玉腮。 寒知是东皇翠葆,飞星汉、来至人间。开新宴,笙歌逗晓,和气满尘寰。 风光,偏舜水,贤候政美,棠荫多欢。更圜扉草鞠,木索长閒。 休向今朝惜醉,红妆映、群玉颓山。行将见,宜春帖子,清夜写金銮。 《词苑丛谈》:庆历中,开封府与棘寺同日奏狱空,仁宗于宫中宴集,晏小山叔原作 〈鹧鸪天〉词:〔碧藕花开水殿凉〕云云,大称上意,直翁词可与并传。盖华贵之笔 宜于和声鸣盛也!

■亦文之一体,昔人名作亦有理脉可寻,所谓蛇灰蚓线之妙。如范石湖〈眼儿媚〉萍 乡道中云: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试轻裘。困人天气,醉人花底,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细极。

■陈梦和石湖〈鹧鸪天〉云: 指剥春葱去采蘋。衣丝秋藕不沾尘。眼波明处偏宜笑,眉黛愁来也解颦。 巫峡路,忆行云。几番曾梦曲江春。相逢细把银釭照,犹恐今宵梦似真。 歇拍用晏叔原〔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句。恐梦似真,翻新入妙,不特 不嫌沿袭,几于青胜于蓝。

■仲弥性〈浪淘沙〉过拍云:〔看尽风光花不语,却是多情。〕语淡而深〈忆秦娥‧ 咏木屖〉后段云: 佳人歛笑贪先折。重新为剪斜斜叶。斜斜叶。钗头常带,一秋风月。 末二句赋物上乘,可药纤滞之失。

■东浦词〈且坐令〉:〔但冤家何处贪欢乐。引得我心儿恶。〕之句为毛子晋所讥。 按宋蒋津《苇航纪谈》云:〔作词者流多用『冤家』为事,初未知何等语,亦不知所 出。后因阅《烟花说》,有云冤家之说有六:『情深意浓,彼此牵累,宁有死耳,不 怀异心,此所谓冤家者一也;两情相系,阻隔万端,心想魂飞,寝食俱废,此所谓冤 家者二也;长亭短亭,临歧分袂,黯然销魂,悲泣良苦,此所谓冤家者三也;山遥水 远,鱼雁无凭,梦寐相思,柔肠寸断,此所谓冤家者四也;怜新弃旧,孤恩负义,恨 切惆怅,怨深刻骨,此所谓冤家者五也;一生一死,触景悲伤,抱恨成疾,迨与俱逝 ,此所谓冤家者六也。』此语虽鄙俚,亦余之乐闻耳!〕诚如蒋氏所云,则〔冤家〕 二字,词流多用,何独于东浦而讥之。

■侯彦《周懒窟词》〈念奴娇‧探梅〉换头云:〔休恨雪小云娇,出群风韵,已觉桃 花俗。〕颇能为早梅传神。〔雪小云娇〕四字连用甚新。又〈西江月‧赠蔡仲常侍儿 初娇〉云: 豆蔻梢头年纪,芙蓉水上精神。幼云娇玉两眉春。京洛当年风韵。 芙蓉句亦妙于传神,〔幼云娇玉〕四字亦新。

■曾宏父〈浣溪沙〉云:〔紫禁正须红药句,清江莫与白鸥盟。〕寻常称美语出以雅 令之笔,阅之便不生厌,此酬赠词之别开生面者。

■明胡廷佩《订伪杂录》云:〔杜少陵〈水槛遣心诗〉:『老去诗篇浑漫与』今本梓 作『漫兴』,考旧刻刘会孟本、千家注本皆作『漫与』。赵次公云:『耽佳句而语惊 人,言其平昔如此,今老矣,所为诗则〔漫与〕而已,无复著意于惊人也』〕云云。 韩仲止《涧泉诗馀‧鹊桥仙》云:〔诗非漫与,酒非无算,都是悲秋兴在〕,是亦一 證。下句用〔兴〕字,上句必当作〔漫与〕也。

■毛子晋跋《哄堂词》谓其善用僻字,如〔袢〕、〔溽〕、〔皴〕、〔皵〕、〔褑子 〕之类。 按《诗‧鄘风》:〔是绁绊也〕 《传》:〔是当暑袢延之服也〕 《类篇》:〔袢,延衣热也〕 邹浩诗:〔清标藐粟壸,一见涤袢暑。〕 范成大诗:〔袢暑骄鼯杂瘴氛〕,袢溽,即袢暑也。皴皵音逡鹊,皮绉也。 邹浩〈四柏赋〉:〔皮皴皵以龙惊〕, 《尔雅‧释木》:〔大而皵楸,小而皵槚。〕 樊光云:〔皵猪,皮也,谓树皮粗也。〕褑,于眷切,音瑗。 《玉篇》:〔佩衿也〕 《尔雅‧释器》:〔佩衿谓之褑玉,佩玉之带二属。〕此类字未为甚僻。

■词家僚友赠答之作,佳构绝少。德阳李无变流谦《澹斋词》〈小重山‧绵守白宋瑞 席间作〉云: 轻著单衣四月天。重来间屈指,惜流年。久閒何处有神仙。 安排我,花底与尊前。 争道使君贤。笔端驱万马,驻平川。长安只在日西边。 空回首,乔木淡疏烟。 此词过拍、歇拍言情写景,疏俊深远,即换头笔端二句亦颇有气势,不涉庸泛俚滑之 失。无变词名不甚显,自宋已还,各家选本未经著录,比年乃见刻本。其它所作如〈 虞美人‧春怀〉后段云: 东君又是匆匆去。我亦无多住。四年薄宦老天涯。閒了故园多少、好花枝。 〈洞仙歌‧忆别〉前段云: 云窗雾阁,尘满题诗处。枝上流莺解人语。 道别来、知否瘦尽花枝,春不管,更遣何人管取。 并皆婉丽可诵。〈满庭芳‧过黄州游雪堂次东坡韵〉后段云: 松柏皆吾手种,依然●此间原无空格.据鹰斋词补、烟蕊霜柯。 君知否,人间尘事,元不到渔蓑。 则尤返虚入浑,渐近骨干坚苍矣。

■杨济翁〈蝶恋花〉前段云: 离恨做成春夜雨。添得春江地东流去。弱柳系船都不住。为君愁绝听鸣橹。 亦婉曲、亦新颖,无此词心不能有此词笔。

■刘伯宠生平宦辙在吾广右,惜其姓名廑见《省志‧金石略》而事行无传焉。〈水调 歌头.中秋〉云:〔破匣菱花飞动,跨海清光无际,草露滴明玑〕,〔跨海〕云云是 何意境,下乃忽作小言。子云〈解嘲〉所云:〔大者含元气,细者入无间〕略可喻词 笔之变化。

■词有淡远取神,只描取景物,而神致自在言外,此为高手。然不善学之最易落套, 亦如诗中之假王孟也。刘招山〈一剪梅〉过拍云:〔杏花时节雨纷纷。山绕孤村。水 绕孤村。〕颇能景中寓情。昔人但称其揭拍三句〔一般离思〕云云,未足尽此词佳胜 。

■《审斋词‧好事近‧和李清宇》云:〔归晚楚天不夜,抹墙腰横月〕只一〔抹〕字 便得冷静幽瑟之趣。

■徐山民〈瑞鹧鸪〉云: 雨多庭石上苔文。门外春光老几分。为把旧书藏宝带,误翻残酒湿绡裙。 风头花片难装缀,愁里莺声怯听闻。恰似剪刀裁破恨,半随妾处半随君。 〈瑞鹧鸪〉调与七言律诗同,山民此词却必不可作七律观,此词与诗别也。

■高竹屋有梅花词二阕,调寄〈金人捧露盘〉,《绝妙好词》录其〔念瑶姬〕阕,其 〔楚宫閒〕阕风格尤遒上,未审公谨何以不登。又竹屋词〈齐天乐.中秋夜怀梅溪〉 云:〔古驿烟寒,幽垣梦冷,应念秦楼十二。〕此等句开国朝词门径,钩勒太露,便 失之薄。

■〔诗酒气堪驱使在,未须料理白头人〕少陵句也。《梅溪词‧喜迁莺》云:〔自怜 诗酒瘦,难应、接许多春色〕,盖反用其意。

■李蠙洲〈抛毬乐〉云:〔绮窗幽梦乱如柳,罗袖泪痕凝似饧〕。〈谒金门〉云:〔 可奈薄清如此黠。寄书浑不答〕。饧黠谐韵,虽新却不坠宋人风格。然如饧韵二句, 所争亦止累黍间矣!其不失之尖纤者,以其尚近质拙也,学词者不可不知。

■后村〈玉楼春〉云:〔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杨升庵谓其壮语足以 立懦,此类是已!

■黄雪舟词清丽芊绵,颇似北宋名作。唯传作无多,殊为恨事。其〈水龙吟〉云:〔 柔肠一寸,七分是恨,三分是泪。〕盖仿东坡〔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之句,所不逮者,以刻镂稍著痕迹耳!其歇拍云:〔待问春,怎把千红换得,一池绿 水。〕亦从〔一分流水〕句引伸而出。 玫仪案:此词话前半由浙江图书馆所藏《宋人词话》辑出,后半由南京图书馆所藏《历 代词人考略》辑出。